【特刊】疫情一年 | 尋找新典範

眾所周知,澳門的經濟模式已不再有效,行政長官最先承認這一事實。我們需要新的想法,多位專家為此作出貢獻。 

《商訊》2021年1月特刊 | 疫情一年


“目前,疫情至少迫使政府就就業、財政赤字和稅基狹窄等方面採取行動。政府應如何應對?澳門政府能夠用錢去解決問題,但這非長久之計。”澳門理工學院講師謝四德向本刊記者說。 

研究人員強調,“重建全新的經濟發展模式才是真正的長久之策。” 

“我們能夠如何實現經濟的可持續發展?毫無疑問,答案是通過技術創新,推動產業結構升級和轉型。”謝四德在接受本刊記者採訪時表示(請參看本期專題報道)。 

謝四德的理解是,新模式無需處於博彩行業的對立面。“從當前專注於博彩行業的經濟發展模式出發,澳門應提高對本地第三產業的依賴,始終被學術界視為主導行業的博彩業須帶動其他相關產業,發展垂直多元化的經濟模式。” 

澳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默浠濂(Glenn McCartney)教授認為,未來亦取決於博彩業。但有別於過往。他將疫後時代視作“與行業互動的機會,以更密切的方式與私營部門合作,為澳門的前進道路創造更大的共識”。 

默浠濂教授最近發表了一篇題為《The impact of the coronavirus outbreak on Macau(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對澳門的影響)》的論文。從旅行限制到旅遊業復甦,他指出,與其“重新思考”旅遊業發展,澳門博彩業對經濟的影響巨大,這將意味著澳門的核心娛樂場業務和內地旅遊市場將成為焦點。同樣地,澳門的旅遊和目的地營銷主管部門將恢復疫情爆發前的處理手法。” 

澳門大學綜合度假村及旅遊管理學系的邱天然教授是另一位不相信“改變模式”的學者。“相反,我認為澳門將非常依賴旅遊業,即使我們正在嘗試改變這種模式,但也要花費很長的時間。” 

邱教授指出:“儘管如此,旅遊業多元化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必要的。例如,政府已著手將焦點從博彩行業轉向會展和飲食領域。誠然,澳門對本地旅遊業的嚴重依賴,使本地經濟輕易就遭受疫情和其他‘旅遊業相關’的衝擊,但沒有一個城市能夠倖免於難。” 

邱教授強調,“我們真正需要‘改變’的是完善這個行業。以澳門為例,合法賭博和中葡融合的歷史、文化都已經成為了我們寶貴的財富,行業應利用這些優勢來吸引並留住來自世界各地的訪客。” 

“博彩業是我們的名片,我們應該擁抱它。實現經濟多元化需要發展其他類型的旅遊活動,與博彩活動互相補充。” 

簡單? 當然不是。謝四德解釋說:“問題在於強制改革。” 

因此,他堅持澳門“應該奉行混合經濟發展模式。也就是說,政府不僅應遵循自由市場的原則,而且還應通過有效的政策供給進行干預;然而,需要強調政府干預應遵守一定的限制,不得代替企業家運營市場,只能改善營商環境,激發企業家創業。” 

“重建全新的經濟發展模式才是真正的長久之策。”- 謝四德 


(Xinhua/Fan Peishen)

醫療相關技術 

“長期以來,對博彩業和旅遊業的過度依賴始終困擾著澳門,這一問題在疫情期間尤為突出。為應對危機,我們確實需要建立一個強大的經濟支柱。高端技術是澳門需要關注的領域”,澳門大學綜合度假村及旅遊管理學系馮家超副教授向本刊記者解釋,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將澳門與廣州、深圳和香港進行整合,致力“打造技術創新走廊”。 

馮家超還認為,在這四座城市中,“澳門的地理位置優越,靠近廣東省西部城市,可在區內發揮領導作用”,“與葡語國家的聯繫則是另一項優勢”。 

然而,“由於土地空間和勞動力資源的局限性,澳門必須選擇性挑選即將開發的技術,軟件工程和醫療相關技術開發理應可行。” 

馮家超和謝四德的想法類似:“以先進製造業為例,澳門可專注於治療嚴重疾病的現代中醫藥。有別於應用於保健和輕度疾病治療的傳統中醫藥,這需要結合高科技。”謝四德向本刊記者解釋,“若澳門成功開發現代中醫藥,將來一旦發生類似疫症,澳門就能夠通過藥品出口獲得增長動力。我知道,這個想法很難說服一直堅持傳統發展思想的人士,但是我們必須做到這一點。真正的障礙並非來自反對派的抵抗,而是堅持的決心。” 

上一頁 | 【特刊】疫情一年 | 從鼠疫說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