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疫情一年 | 對心理健康的影響或是“普遍且長期的”

專家警告,即使疫情結束,一切恢復“原狀”,精神損害仍將繼續存在。 

《商訊》2021年1月特刊 | 疫情一年


一項大規模的互聯網調查訪問了52,000多名來自包括港澳在內的中國36個地區的受訪者。總體而言,35%的受訪者表示正遭受與疫情相關的心理困擾。 

接受本刊記者訪談的學者們均對這一令人印象深刻的數字有所保留(*),但事實上,疫情不僅給經濟帶來了後果,對心理健康也產生了影響,不容忽視。 

澳門大學社會學系主任徐建華表示:“毫無疑問,疫情帶來的社會和心理後果遠遠超出了經濟影響。” 

“許多人受疫情影響,在不同程度上遭受精神健康問題的困擾。對隔離、失業、社交距離及出行限制(尤其是對那些需要經常跨境旅行的人們而言)等方面的憂慮都能導致這些問題。”該位澳門研究中心助理教授說。 

學者們從現有文獻歸納的另一個流行病心理學特徵是:“似乎流行病帶來的心理影響通常比直接的物理影響更廣泛且持久,因為後者影響的可能是感染者本身,前者卻有能力將影響擴散至公眾甚至全球範圍。”澳門大學心理學系博士後助理Juliet Chan解釋說,“ 這些精神影響的發生可能波濤洶湧,且不一定與疫情爆發同步。”Juliet參與了多項旨在了解疫情對心理健康影響程度的研究。 

一項首次發表的研究表明,除其他發現外,“針對疫情的部分預防措施,例如保持社交距離和在家工作,可能引發某些因生活方式改變而出現的壓力,包括家庭衝突加劇、友情惡化和體重增加等,這些新出現的壓力源往往伴隨著更高程度的精神困擾。” 

她向本刊記者透露,另一項研究“發現報稱患上新冠疫情思覺失調的人數是患上新冠疫情焦慮症的兩倍。” 

即使這樣,即使強調這一事實也很重要,但這些研究仍言之過早,尚未能得出明確的結論。“我們必須等待縱向研究所得的數據才能做出更具決定性的結論。目前,根據現有的數據,我們持審慎態度提出一項建議,新冠肺炎疫情直接或間接地給人們的心理健康造成了新的壓力和挑戰,我們不能排除這種影響將持續存在且延長的可能性。在疫情期間,甚至後疫情時代,人們都可能直接或間接地因精神影響,遭受痛苦。”Juliet補充道。 

(*這項研究於去年1月至2月,即疫情爆發之初進行,是一項全國範圍調查,以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人造成的心理困擾為主題,分析事件造成的影響並提出政策建議。報告的英文版本僅有兩頁,且沒有按地區提供數據。六位作者均來自上海,本刊記者聯繫了其中一位,但至發稿前仍未收到回覆。) 

“報稱患上新冠疫情思覺失調的人數是患上新冠疫情焦慮症的兩倍” – Juliet Chen 


污名和歧視 

“新冠肺炎疫情給許多人製造了各種污名和歧視。”澳門大學社會學系系主任徐建華說。徐建華與學生們一起完成了題為《 Stigma, discrimination and hate crimes in Chinese-speaking world amid COVID-19 pandemic (疫情期間,華人世界的污名、歧視和仇恨犯罪)》的研究。 

徐建華與本刊讀者分享了這項研究的最初發現:“在華語世界中,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引發了針對不同人群的污名、歧視甚至仇恨犯罪。” 

“我們發現,在疫情爆發初期,非湖北華人對武漢和湖北居民、某些香港和台灣居民對中國內地,以及某些西方人對華僑施加侮辱。隨著中國以外的感染病例數量超過中國公佈的數量後,中國人對在中國逗留的非籍人士施加了侮辱。”論文寫到,“我們進一步探索各種因素,例如對疾病的恐懼、食物和口罩文化、政治意識形態和種族主義等,如何影響不同受害者群體的污名化。”

上一頁 | 【特刊】疫情一年 | 灣區“故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