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脫穎而出的澳門初創企業

澳門有數百家初創企業,我們從中挑選了能夠代表不同行業、不同發展水平的佼佼者。

《商訊》2022年6月特刊 | 澳門初創企業


澳覓

“澳覓”作為知名度最高的初創企業,在澳門尤為出名,以至於許多人都沒有意識到:這個我們幾乎每天使用的訂餐、團購餐飲折扣券應用程式是一個僅誕生數年的項目。

澳覓創始人兼CEO江海濤於2003年獲得澳門科技大學全額獎學金。繼取得澳門大學MBA學位後,他選擇了創業。

基本上,2016年上線的澳覓應用程式是內地大眾點評的本地化版本。

在項目推出後的數年間,公司遭遇到了不同的困難,甚至網上傳出謠言,指責澳覓延遲向合作商店和餐館付款。

然而,疫情卻為澳覓帶來了有好處。自政府限制邊境往來以來,公司的銷售額持續增長。“在疫情高峰時期,澳覓平台收到的訂單數量同比增長了一半以上,因為人們在家裡的時間多了,”江海濤證實。2019年,澳覓平均每月處理的訂單金額逾澳門幣4,000萬元,累計用戶數達100萬。

2021年,澳覓成功在北美上市,獲注入3,600萬元資金。

Barra Studio

三名“90後”青年人,蔣家文、湯穎豪和梁嘉俊於2017年創立了Barra Studio。這是一家專注於AR擴增實境內容和互動設計等主題的初創企業。

蔣家文是心理學專業畢業生,另外兩名創始人均主修計算機科學系。“我們想啟動一個項目,嘗試與前人研究不同的事情。目標很簡單:我們希望為人們帶來新奇刺激的體驗。”蔣家文介紹。

2019 年為美高梅劇場派對表演‘Fuerza Bruta Wayra’製作開場前的AR互動遊戲是他們首部具影響力的作品。

此後,他們先後參加了區內多個創業大賽並屢獲殊榮,澳門政府舉辦首屆全澳青年創業創新大賽便是其中之一。

在澳門青年創業孵化中心(下稱“創孵中心”)和澳門大學創新創業中心的支持下,Barra Studio得以茁壯成長。

跟我遊澳

跟我遊澳(Follow Me Macau)是一個一站式澳門旅遊體驗平台,專注於B2B業務模式。構思和開發項目的是一名葡萄牙人,他自2015年開始將澳門視作第二故鄉。

Marco Duarte Rizzolio 選擇利用澳門蓬勃發展的旅遊業,並於 2017 年與商業夥伴共同創立了跟我遊澳。

平台提供澳門指南,內容囊括餐飲預訂、購物、文化、體育運動和其他活動。近年來更專注於會展市場,例如團隊建設活動。

疫情令跟我遊澳的活動陷入停滯,項目自啟動至今就一直受到創孵中心的支持。

多年來,Rizzolio是澳門商業生態系統中其中一把最活躍的聲音,尤其是在初創企業領域。

珍禧健康雲平台

珍禧健康雲平台是創憶健康科技有限公司開發的健康管理服務平台,專注於健康領域的發展,業務涵蓋醫療保健、醫藥和初級保健。“我們是澳門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運營線上診所預約系統的公司,”他們介紹,“以此平台為起點,我們在大灣區內引流醫療資源並公平地進行再分配。”

2016年自澳門大學畢業後,黃茵到了廣州一間藥企任職,之後參與“澳門青年人才上海學習實踐計劃”。

在上海,她發現當地的網上醫療預約系統省時易用,比澳門的同類平台先進,於是她決定回澳並與澳大校友羅一正(音譯)合作於是2019年成立創憶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公司很快就推出旗艦產品“珍禧健康雲平台”,幫助患者挑選合適的診所。平台能夠有效地減少患者的等待時間,並為醫生提供清晰的工作時間表。

他們在珠海橫琴成立灣谷科技研究(珠海市)有限責任公司。

紫電科技

紫電科技有限公司是由曾在澳門大學攻讀心理學專業本科生的岑邦杰於2019年在澳門創立。

根據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的報告,岑邦杰及其團隊受2003 年沙士(SARS)爆發期間存在的問題啟發,以AirClearV ®空氣消毒技術為核心開發了一款室內醫用空氣無菌維持裝置,“不斷嘗試研發新技術,終於成功開闢了一條新的空氣消毒產品之路” 。

“這技術目前已經擁有 4 項國家專利,3項國際專利正在審批中,且已取得廣東省衛健委認證的消毒產品許可證。”岑邦杰介紹。

他還獲得首屆“粵港澳大灣區傑出青年企業家”等多項榮譽。紫電科技目前在澳門有一支 6 人研發團隊,佛山市的生產廠房則約有 12 位員工。

上一頁 | 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