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解決固體廢物問題

大眾旅遊業帶來太多垃圾,並演變成一個嚴重的問題,需立即採取行動。政府定下明確目標:人均城市固體廢物棄置量減少三成。 

《商訊》2021年 9月特刊 | 綠色澳門


2017年,特區政府推出《澳門固體廢物資源管理計劃(2017-2026)》(以下簡稱“《計劃》”),列明澳門未來十年的固體廢物管理政策、具體減廢目標和行動計劃,推動“源頭減廢、資源回收”行動。 

《計劃》定下了具體的目標,即至2026年人均城市固體廢物棄置量減少30%。白駒過隙,時間過去了一半,但離實現目標仍很遠。 

受疫情影響,澳門垃圾焚燒中心2020年處理的垃圾量減少了20%。撇除2020年,澳門年均垃圾處理量自2015年以來始終保持在50萬噸以上,2019年更是創下55萬噸的歷史新高。(自千禧年開始至2015年的垃圾處理量幾乎飆升了一倍,即自2001年的23萬噸增加至2013年的 40萬噸。) 

“人均城市固體廢物棄置量高出其他鄰近城市甚多。”環境保護局在《計劃》中寫道。 

以下數據能夠讓讀者更清楚地了解:2016年澳門人均城市固體廢物棄置量(2.11公斤/天)超過了北京(1公斤/天)、上海(0.70公斤/天)、廣州(0.93公斤/天)和香港(1.39 公斤/天)等城市的數值。 

澳門大學科技學院土木及環境工程系2017年發表的學術研究論文指出:“博彩行業開放、人口和經濟增長、區域內商品貿易和旅客數量上升等因素,均對現有資源造成壓力,尤其是廢物管理系統。” 

環境保護局同樣在《計劃》中警告:“解決廢物管理問題迫在眉睫,若我們不果斷採取有效措施和及時行動,估計未來幾年內澳門的城市固體廢物棄置量將超過現時本澳現有固體廢物處理設施的處理能力。” 

2016年,宋慶彬領導研究團隊調查澳門居民的態度,尤其是居民為處理固體廢物支付費用的意願。研究團隊認爲:“面對現時日益增加的固體廢物數量,澳門有迫切需要解決廢物管理問題。” 

該項研究結果顯示,澳門居民表現出“較高的環保意識”。就澳門環境質量而言,大部分受訪者(92.4%)滿意目前的情況,約50.2%受訪者認為澳門固體廢物污染應比其他三種環境污染(空氣污染、水污染和土壤污染)更受關注。另外,調研數據還顯示“澳門居民對垃圾分類持積極態度”:約95.7%受訪者稱,若政府提出要求,他們願意在家中進行固體垃圾分類。 

澳門大學土木工程及環境工程系研究人員鄭慧婷(音譯)、高冠鵬和葛贇透過對本地城市固體廢物的分析,進行風險評估,建立環境風險評估指標體系。“這項研究是為了估算環境風險臨界點,在應對指數的影響下,澳門將先後於2019年和2041年達到IV級(較高風險級別)和V級(極高風險級別)水平;壓力指數和狀態指數則分別於2017年和2025年達到V級。”該研究團隊補充說,“城市人均生活垃圾量值得關注。” 

以上的種種擔憂完全有道理,尤其是考慮到,正如一位本地專家所言,澳門是世界領先者。 

“解決廢物管理問題迫在眉睫,若我們不果斷採取有效措施和及時行動,估計未來幾年內澳門的城市固體廢物棄置量將超過現時本澳現有固體廢物處理設施的處理能力。”– 環境保護局 


循環經濟與城市採礦 

循環經濟和城市採礦作爲兩個尚未被探索的概念,是固體廢物焚燒處理的替代方案。 

“透過在經濟系統內普及使用閉環生產模式,循環經濟旨在提高資源利用效率,以城市和工業廢物為重點,實現經濟、環境和社會之間的進一步和諧發展。就中國而言,循環經濟的概念被視作一種新的發展模式並應用於實際,以完善可持續經濟結構的定位。 

“城市採礦以城市本地取得材料為對象,有系統地進行回收或提取,然後循環再用,這些原料來自城市積存的大量材料,例如建築物和基礎設施、報廢產品、包裝材料和生物量。從理論上講,城市採礦在提高資源利用效率方面有巨大潛力,並帶來新的商機。” 

(資料來源:2019年出版的《Understanding residents’ and enterprises’ perceptions, behaviours, and their willingness to pay for resources recycling in Macau(了解澳門居民及企業對資源回收的認知、行為及支付意願)》


人們被免費廢物處理寵壞了 

澳門清潔專營有限公司執行董事李文壽是一位廢物管理專家。  

撇除深受疫情影響的2020年,澳門固體廢物棄置量逐年增加。臨界點是什麼? 

李文壽  實際上,在垃圾焚化方面,澳門現有的設施早在2020年疫情爆發之前就已達到了每天處理1,728噸固體廢物的最高值。因此,環境保護局已啟動設施擴建工作,希望在2024年之前將產能提高一倍。然而,這僅僅是垃圾焚燒;從焚燒處理設施到垃圾填埋場,仍需進一步儲存底灰和飛灰。澳門現時似乎沒可能進一步完成填埋的工序。 

有研究顯示,人們未能重視固體廢物的處理卻將空氣污染或噪音污染放在首位。這是文化問題嗎?能否透過加强環保教育解決? 

李文壽這是因為人們單憑一己之力就能對空氣污染和噪音展開科學、學術研究;這些領域的數據收集比廢物管理來得更容易。你是對的!人們對垃圾的容忍度比對空氣污染、噪音污染的容忍度更高。此外,針對空氣污染和噪音干擾的行政手段和立法控制通常更能被人們接受。澳門的空氣污染實際上主要來自發電和汽車排放的尾氣。(澳門居民被免費廢物處理寵壞了;推行用戶付費機制或將遭遇阻力)。 

在您看來,如何解決澳門固體廢物過多的問題?至少能減少部分影響 

李文壽–我們有必要推行用戶付費機制(這將鼓勵回收利用並減少廢棄物的產生)並加强對廢物處理程序的認識和教育,即讓居民瞭解廢棄物是一個永久性問題,無法靠焚燒手段解決。同時,與中國政府之間的溝通是必要的,旨在回收廢物出口到中國,並制定完整有效的回收策略和政府政策,政府也應與本地廢物回收和再利用行業展開合作。 

上一頁 | 【特刊】罰款並提高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