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豪客:適應?定消亡?

《商訊》2022年7月特刊 | 澳門博彩業新時代


請系緊安全帶

澳門能否像某博彩新聞網站引用專家的說法那樣,頂著頂級博彩目的地的光環完成最後的使命?

這樣的推斷極具戲劇性,卻指出了問題的真正根源。

這座城市的博彩業正在經歷一場變革風暴,或許只能與之前的分水嶺時刻相提並論,例如澳門旅遊娛樂股份有限公司 1962 年獲得特許壟斷經營權或 2001年至2002年間完成的博彩行業開放。

在之前的兩次巨變中,澳門在短時間內就佔據了贏家的地位。現在呢?

豪客、博彩中介人和衛星娛樂場等本地博彩業的若干標誌性特徵仍擁有什麼空間?

在本期專題報告中,我們盤點了新博彩法帶來的變革、對經濟多元化的推動、內地採取政策的影響,以及疫情引發的經濟危機。

與此同時,為新一批博彩專營權而設的重新公開招標即將展開。可以肯定的是,行業似乎無法重回疫情爆發前的時期。前方等待我們的會是什麼?

買定離手!做好準備吧!

撰文:João Paulo Meneses

[email protected]


貴賓博彩能否在本地博彩法律框架的大刀闊斧改革中倖存下來?有專家對豪客持較為消極的看法,但也有人士預料該細分市場將適應新時代。

一如所料,貴賓博彩的結束將是澳門新博彩特許經營期最深刻的變化之一。

誠然,在疫情爆發前數年裡,貴賓博彩已日漸失去活力,但該細分市場仍一度佔據了市場七成份額的事實,證明了其作為澳門博彩行業標誌的地位。直到中央政府著手加強監管並限制博彩中介人活動,這一現象才發生變化。

 “對於豪客來說,攜帶大量資金進入其他司法管轄區的難度也不低,甚至更加困難。他們必須適應新的澳門,這意味著資金和每年的旅行次數相應減少,因為內地多個省份限制每名居民申請簽注的時間間距,” 2NT8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李達勝向記者解釋。


“博彩中介人曾是高端中場和高投玩家等大額賭客進入澳門的主要渠道,珠寶店和銀聯等其他渠道將無法如常經營,因為我預料政府將推行更嚴格的審查制度。”– 李達勝

“博彩中介人曾是高端中場和高投玩家等大額賭客進入澳門的主要渠道,”他預測,“珠寶店和銀聯等其他渠道將無法如常經營,因為我預料政府將推行更嚴格的審查制度。”

澳門理工大學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主任王長斌教授認同李達勝的觀點並表示:“受內地限制影響,豪客市場持續萎縮,預料新博彩法生效後將繼續走低,因為博彩中介人難以到內地開展業務,但大多數客戶都在內地生活。”

研究博彩問題多年的本地律師高彼濤提出了更明確的觀點。若說他一方面相信“來自中國以外的國家和地區豪客將成為澳門博彩運營商、博彩中介人未來目標”,那麼對於來自中國內地的豪客,“我懷疑他們能否繼續前往澳門或其他地方,因為內地政府在修訂刑法時加入了有關的限制規定,組織或鼓吹內地居民參與線上線下博彩活動均屬犯罪行為,最高可判處10年監禁。”

高彼濤向本刊記者強調,繼刑法修正案正式推出後,中國相繼公佈了三批跨境賭博旅游目的地黑名單,加上最近以雷厲風行的方式對澳門博彩中介人實行打擊,“因此,也許我們將迎來豪客,但與過去數十年到澳門耍樂的玩家相比,客戶性質有所不同。”

這位力圖律師事務所的資深合夥人認為,單據沒有必要加強現有的控制措施:“我相信現時推行的監控措施已經十分清楚:吝嗇的中場博彩獲綠燈通行,但不允許豪客以與過去相同方式提出個人資金。僅僅是因為中介渠道被關閉,且現行法律將此類活動定性為違法。”

然而,澳門理工大學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課程主任蕭錦雄卻認為豪客將繼續造訪澳門。

 “我相信,澳門總是歡迎豪客,他們可能會到承批公司經營的貴賓室耍樂。與亞洲其他司法管轄區相比,澳門旅遊產品和服務在現代化、便利性和安全性方面具諸多優勢,”蕭錦雄向記者說,“除非這群客戶想要得到與眾不同的產品,否則他們可能會選擇控制程度較低但風險較高的司法管轄區。”

高額投注的漸進式結束似乎是澳門博彩業的壞消息?同樣來自澳門理工大學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的另一位講師何雄威看到了一線希望:“從長遠來看,以中場博彩為導向顯然為澳門娛樂場提供了一種更具可持續性的商業模式。有別於貴賓博彩利潤率極低的情況,中場贏率約為20%,有娛樂場甚至記錄了更高的贏率。這對運營商來說可能是個好消息。”

 “從長遠來看,以中場博彩為導向顯然為澳門娛樂場提供了一種更具可持續性的商業模式” – 何雄威


2035年後,娛樂場幾乎消失?

“我對這個行業的前景相當悲觀,考慮到當前的政策,其中一種情況是澳門娛樂場可能在2035年之後消失,又或者我們為外國人專門開設的小型遊戲廳,這些都是前所未見。 例如,當澳門首部《博彩法》(1961年7月4日第1496號法令)生效時,針對澳門居民(即法律規定在澳門居住的所有25歲或以下人士,不論國籍)制定了進入娛樂場的條件和限制。” 高彼濤向記者說。


“聚焦歷史悠久的產業,推動行業的成長和壯大”

“在這場激烈的演出中,博彩企業家和前立法會議員周錦輝敦促特區當局傾聽社會的意見,聚焦本地核心產業,這是將經濟從疫情沉重打擊中喚醒的唯一途徑”去年4月,我們的姊妹機構澳門新聞通訊社報導了澳門勵駿創始人關於行政干預的看法。

“我不知道政府在做什麼。他們認識自己嗎?博彩業對澳門來說極其重要,這已經持續了長達20年之久,但現在削減了很多東西。”這位商人參加了澳門中小企業聯合會舉辦的活動後坦言。

 “這是政府的責任,我們試圖告訴他們。他們必須傾聽並嘗試合理地解決問題。與中國政府對話。澳門的博彩業很重要。不要為新項目感到擔憂,專注於老行業,聚焦歷史悠久的產業,推動行業的成長和壯大。這是未來五年的唯一生存途徑,”周錦輝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