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ef Executive Ho Iat Seng visited São Januário hospital on Saturday 25 January 2020. GCS

【特刊】賀一誠上任第一年 | 公共行政改革面臨延遲

賀一誠希望推行公共行政改革,而且他有充分的理由這樣做。其一是允許更有效地管理資源。 

《商訊》2020年12月特刊 | 賀一誠上任第一年


在行政長官競選期間,賀一誠將公共行政改革作為個人的主要綱領之一。在尚未宣誓就職之時,他已表示任内的政府將尤其注重對公共行政系統進行深入的改革。他稱,根據“先立後破”原則,對本地公務員體制推行全面改革將在議程中佔據重要地位。 

之後,疫情爆發了。儘管如此,抗擊新冠病毒及其經濟影響,以及推動公共行政改革同是行政長官4月在立法會發表首份施政報告時提出的兩個主要優先事項。 

“我們將繼續提升公共行政效率及優化公共服務品質,建設一個廉潔、高效、便民、便商的現代服務型政府。”行政長官說,“其核心是提升公共行政效率,切實增強公務人員的服務意識,樹立‘一切以市民利益為依歸’的理念。” 

他在任内的首份施政報告中,明確指出目前政府面對的問題,例如“部門設置重疊、職責不清,行政效率偏低、居民辦事難”、“公務人員招聘繁瑣、人資錯配”以及“跨部門工作難以協調、相互推諉”等。 

然而,行政長官10月承認,畢竟這是一項循序漸進的任務:“由於公共行政系統存在的問題是長期積累形成,相關改革工作較為複雜,也不可能在一、兩年內完成。”他相信,“要給予時間有序推行”,因此,“實事求是,不能為改革而改革”。 

根據當局公開的資料,賀一誠計劃重組數個政府主要部門,但目前僅將原屬社會文化司管轄的政府旅遊局撥入經濟財政司範疇。 

他還宣布,將對澳門基金會進行重大改革,使公帑用得其所。透過改革,政府希望資助的投放可更精準地用在基層和有需要的市民身上。立法會公共財政事務跟進委員會主席麥瑞權警告,博彩收入下降將導致澳門基金會削減對協會的補貼。 

賀一誠提到,當他還在擔任立法會主席一職時,已多次提到“浪費資源的問題確實存在”。 


楊鳴宇“顧客主義” 

“你指的是政府開支的管理嗎?如果是的話,我相信賀一誠能夠做到,但這非易事,因爲澳門的政治體系由許多主顧組成。” 

廬兆興:“審計署應獲派權力” 

“適當的支出對政府很重要,本地審計署應有權審核政府每個部門及每家公營企業的開銷。與此同時,政府在疫情期間推出大量援助,或需考慮完善對博彩稅的運用,為社會創造更大益處。澳門政府需要考慮運用稅收優惠政策,引導私營企業投資合適的領域(例如體育領域),促使年輕人充分發揮自己的才華和精力。在公共行政改革方面,賀一誠需要更多時間,因為他必須依賴相關高級公務員和主要官員提出公務員制度改革的藍圖。這種改革需要得到公務員的支持,同時要求部門間更暢順、更緊密的協調和溝通、完善公務員的績效評估並對公眾作出更出色績效保證。換而言之,公共行政的改革將更加困難,因為這是由公務員體系内部著手,甚至行政長官本人,這個群體亦是利益攸關方;同時,又要將公眾納入考慮,普羅大衆均期待公務員能夠提供更優質、更高效、更便捷的公共服務,令資源得到充分利用。” 

José Alvarez:“永無止境的拖延 

“眾所周知,為澳門政府工作意味著豐厚且穩定的薪酬回報。以賀一誠作出的聲明為準,儘管已宣佈了節流計劃,但人員薪酬未被調低。我們確實擁有一群很有能力且熱心的公務員,但是有些煩事亦確實被無休止地拖延(因爲沒有人願意去做),在重大決策或事件上,相對不透明。賀一誠似乎希望解決有關問題,並避免諸如收回閒置土地出現不清晰的問題,即在政府收回地塊的過程中,未能明確區分土地所有者有否在指定期限内完成土地開發。在支出方面,賀一誠似乎避免作出回報不多的花銷,希望將資源集中在引導社區發展上——我們已經看到了他對基礎設施的投資(即道路建設,並將工程分配給本地企業)——而非旅遊盛事,我相信旅遊活動的舉辦將逐漸減少”。 

查看 | 【特刊】賀一誠上任第一年 | 經濟多元化?橫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