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賀一誠上任第一年 | 經濟多元化?橫琴!

賀一誠强調“我們希望將打造橫琴成為第二個澳門”,同時表明經濟多元化必須在短期内實現。 

《商訊》2020年12月特刊 | 賀一誠上任第一年


在介紹任内首份施政報告時,賀一誠對經濟多元化作出了鮮明的判斷,令部分人士感到驚訝。 

對公眾而言,崔世安在其兩屆任期內,將城市需要發展經濟多元化的理念提上了議事日程,尤其是透過創建所謂的“新興產業”,例如會展、傳統中醫藥及各種文化產業。 

 “博彩業‘一業獨大’的狀況未有改善,且有所加劇。” 賀一誠指出,“若長期過度依賴博彩旅遊業,不改變產業結構單一的局面,澳門經濟就難以實現可持續發展。” 

在行政長官看來,這種危險性在今年更顯而易見。“本次疫情再次暴露了澳門經濟結構存在的問題和風險。因此,從長遠計,需要加大力度促進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構建較為多元的產業結構,為特區長遠可持續發展奠定牢固的根基”。 

儘管賀一誠認同上屆政府在不同經濟領域所作的投資和所付出的努力,但他亦毫不猶豫地指出:“特區歷屆政府多年來在推動經濟多元發展方面作出了努力,但成效並不明顯,新興產業佔整體經濟的比重依然偏低,政府致力推動的會展業和文化創意產業佔本地生產總值的比重均不到 1%,博彩業的比重仍高達 50%。” 

在同一場合中,他提出另一項目選擇:在“大灣區”區域一體化的進程中,充分利用橫琴島上湧現的機遇,是實現澳門經濟多元化的解決方案。 

行政長官表示,橫琴“為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提供空間、創造條件。澳門經濟多元發展,不僅局限於為澳門增加收入、創造財富,而是要為實現澳門長治久安奠定堅實的經濟基礎,為澳門廣大居民,特別是年青一代提供新的發展舞台。” 

當被問及會否進行新的填海造地項目時,行政長官解釋,所花費的時間不適合澳門實際,因為我們必須在短期內發展經濟多元化。對他來說,橫琴將“為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提供空間”,成為澳門缺乏土地資源的解決方案。 

在這份《施政報告》公佈的八個月期間,出現了其他想法,這表明橫琴并非澳門唯一的選擇,因為在那裡不可能立刻就取得成果 。 

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補充說:“對債券市場、財富管理和融資租賃的拓展將在澳門經濟多元化中發揮核心作用。” 

行政長官透露,“推動金融發展,特別是加強債券的發行”和“大力發展中醫藥產業”是政府當前的工作重點。他更於最近表明,當務之急是發展中醫藥產業。 

除了看重橫琴外,這些最近出現的想法都與傅自應的意見保持一致。這位澳門中聯辦主任強調,“要加快推進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從澳門社會實際出發,做優做大文創、教育、醫療等產業,創造更多優質就業崗位,為澳門普通市民特別是青年人提供發展空間。” 


楊鳴“北京或將賦予澳門新的角色” 

“再次,我相信明年‘十四五’規劃出台後,澳門的未來將變得更明朗。北京可能賦予澳門新的角色和政策,以及更多任務。” 

廬兆興尚未清楚可以發展的人才和行業” 

“橫琴仍然是澳門實現經濟多元化的重點所在,但目前尚不清楚澳門可以培養、發展的人才和產業類型,當然疫情期間,很多事情仍未能確定。然而,澳門居民的受教育水平、技能和知識等方面都確實需要升級,以協助城市真正擺脫對博彩業的過度依賴。就此,反映了澳門政府智囊團一貫的弱點,缺乏活動、想法,亦未有舉辦足夠的研討會,無法協助、激發官僚、政客和高級官員就澳門如何,以及應該如何實現經濟多元化,並就是否需要實現多元化作出思考。那將如何改革和繼續教育?當全球陷入疫情的泥潭中時,賀一誠的領導方式可以說非常適合澳門,但就如何使澳門減少對娛樂場經濟和行業的依賴而言,他目前似乎仍缺乏足夠的能力和想法。” 

José Álvares“我們必須調整我們的期望 

“‘澳門還有什麼’的疑惑存在結構性缺陷:人們正在探尋一種能夠帶來相同規模效益的經濟活動替代方案,如果沒有其他因素的影響下,就這座城市的規模而言,幾乎是不可能。我們必須調整我們的期望。何猷龍曾經說過,綜合度假勝地提供的某些(娛樂)商品只能在博彩收入的支持下才成爲可能——這正是我們需要調整的。意思是,希望設計出能夠自己產生收入的替代方案——我知道,這並非易事。橫琴是本屆國家領導人提出的國家戰略之一,從其大量投入(來自澳門、香港和内地企業)便可見一斑。橫琴澳門的不利之處在於,此處不受澳門政府控制。話雖如此,賀一誠與區内官員之間似乎有良好的溝通渠道。區域的進一步整合有助澳門解決空間問題——但我認為,一旦邊境被嚴格管制,那將難以成事。” 

查看 | 【特刊】賀一誠上任第一年 | 試金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