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賀一誠上任第一年 | 總體規劃:首輪政策重大考驗

上任九個月後,賀一誠推出了一項重要資產:本地首份綜合性城市總體規劃草案。草案帶出不同觀點,被視為對澳門未來發展的重大考驗。 

《商訊》2020年12月特刊 | 賀一誠上任第一年


疫情阻礙了政府全面推進其政策議程的能力。政府9月發佈備受期待的城市總體規劃草案,旨在將澳門打造為一座“快樂、智慧、可持續及具韌性的城市”。 

作為一份以至少20年為目標的戰略性規劃,該方案未有局限於詮釋上屆政府公佈的方案。 

在某些方面,新規劃是大膽的:例如,它提出填造新的地塊,將新城A區和澳門半島東北側連接起來。考慮到半島北部的人口密度,新增的41公頃土地將設更多綠化區域和娛樂設施。 

另一個例子是,政府決定放棄已獲北京批准的其中一個填海造地項目(所謂新城D區),並捨棄了輕軌將貫穿市中心的想法——這是前任行政長官多次重申的承諾。“這不在城市總體規劃中,我同樣認為在澳門市中心架設輕軌非常艱難。我認為原因顯而易見,我可以告訴你,這難以實現。在短期內,我們不會這樣做,我認為每個人都已經對這種情況有所了解。”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說。 

對政府提出的草案,社會褒貶不一。數位社區領袖稱讚此舉表明當局正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關鍵一步。 

那些抱有質疑態度的人士,例如澳門文化局前任局長吳衛鳴指出草案在保護歷史遺跡方面存在缺陷,又或如澳門資深工程師岩土工程協會監事長李熙爗認為,輕軌東線無論是地面行駛還是深埋地底,均存在一定利弊。 

曾代表新澳門學社的前立法會議員陳偉智指出,魔鬼隱藏於細節間,在實施有關項目時,澳門政府將擁有最終決定權。 

其他人則說缺乏協調(立法會議員林玉鳳),或政府提出的區域劃分沒有考慮澳門的形象(建築師蔡子鈺)。 

該份城市總體規劃將指定用於商業用途的土地面積由目前城市土地總面積的百分之1擴大到百分之4。該份草案的公開諮詢期至11月初。 

草案還提出公共基礎設施區域的佔比為百分之23;居住區為百分之22%;生態保護區為百分之18;旅遊娛樂區為百分之13;公共設施區為百分之10;綠地或公共開放空間為百分之8。 

政府用了五年時間完成該份城市總體規劃的設計,且須每5年進行一次規劃檢討。除了必須在2021年9月底前完成實施該份規劃所需的所有行政程序外,緊隨其後的是18個行政分區各自的詳細規劃。 


楊鳴宇等待國家“十四五規劃 

“該計劃目前尚未完全明確,我認為明年國家的‘第十四個五年計劃’出台後,一切將變得清晰起來。” 

廬兆興“舊式管治” 

“總體規劃應更有效地敲定要點;另外,總體規劃提出了澳門未來的美好願景,卻未有得到有效的宣傳。在電子政務需求迅速變化,以及應在公共政策制定和實施方面與公眾更好地互動的情況下,計劃整體的講解、諮詢過程反映政府的舊式治理。” 

José Álvares“澳門沒有人才的想法實在荒謬” 

“必要性顯而易見,只有後來者才對當初未能制定適當的規劃感到遺憾。以澳門輕軌為例,或者在這種情況下,輕軌路線改變及建造困難。另一個例子是,部分法院仍設於商業大廈內,導致人們對正義的理解失誤。提前做好規劃還可以允許在那些短期、中期內未有開發計劃的土地上建造低成本的臨時設施,為城市增光添彩,減少劣質建築和廢物堆積。我認為必不可少的一點是,即使涉及公共住房,也要避免使用“水泥塊”。人們對新葡京有評有讚,但它至少成為了人們討論的話題,並且無可否認,它是澳門的象徵。澳門沒有人才的想法太荒謬了,吸引本地建築師加入,我們只需提供激勵措施(可能要花更多的錢)。” 

查看 | 【特刊】賀一誠上任第一年 | 與前任截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