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賀一誠上任第一年 | 與前任截然不同

也許只能根據疫情結束後的情況才能對賀一誠的領導風格作更明確的評估,但是迄今為止,我們所看到的情況均與上任行政長官形成鮮明對比。 

《商訊》2020年12月特刊 | 賀一誠上任第一年


賀一誠任職立法會主席的六年相對平靜。誠然,早在行政長官“競選”期間,賀一誠就已經展現了與崔世安不同的親民特質。 

另外,他在正式上任前數週接受了中央電視台的採訪,自稱做事“鷹派作風”。在澳門,這是不尋常的自我描述。 

事實上,賀一誠僅上任三天,就做了過往本地政壇無法想像的事情:在接受澳廣視中文頻道採訪時,行政長官對前社會文化司司長的工作作了毀滅性的評論:“浪費是最大的犯罪,我只能說一句話,不是貪污才是犯罪,貪污只是犯罪的一個元素,但浪費也是最大的犯罪。”譚俊榮的社文司花費政府預算的百分之35,“起碼是三百多億澳門元”, 即便如此,社文司仍是“市民大眾投訴”的目標,這是“一個問題”。 

目前尚不清楚這兩個詞是專門針對譚俊榮(被重新委任為澳門駐里斯本經濟貿易辦事處主任,同時兼任澳門駐布魯塞爾歐盟經濟貿易辦事處主任),還是其前任,又或者兩者兼而有之。 

事實上,在首年施政中,許多跡象都表明賀一誠與崔世安之間存在差別。對推翻屆政府的決定時,賀一誠顯得毫無負擔,例如放棄了新城D區的填海計劃,以及選擇在舊愛都酒店地段興建新中央圖書館,而非原定的舊法院大樓。 

數個月前,他在一次新聞發佈會上列出了一個有說服力的例子,表明澳門所有官員與本地居民的待遇一樣:“社會文化司司長歐陽瑜的女兒亦從歐洲回澳,同樣等待十三小時才能進入酒店房間。司長分管相關工作,有否為女兒作出特別安排?冇。大家一視同仁。” 

“首先,賀一誠比崔世安好。崔世安總是強調社會福利、派發現金和長者政策,賀一誠則側重於經濟復甦和公共行政改革,”傳新澳門協會副理事長甄慶悅向本刊姐妹機構澳門通訊社(Macau News Agency)表示,崔世安還傾向於只關注“政府出色的一面,忽略不好的”,但賀一誠似乎能夠“面對核心問題”,這是有效“解決核心問題”的重要一步。 

反對派陣營中,議員區錦新認為賀一誠“打破了過去20年的傳統”時,因為他不屬於任何一個曾執掌澳門的家族。另一位非建制派議員高天賜亦表示:“你知道人們尊重新任行政長官的原因嗎?因為過去十年,我們有的只是一位徹底失敗的領導人。”這些都已經說明了一切。 


楊鳴宇“更堅決、更果斷” 

“顯然,與崔先生相比,賀一誠的領導截然不同(更堅決,更果斷)。在賀一誠的領導下,澳門很可能‘真正’踏上‘經濟適度多元化’之旅,因為受到疫情影響,以及中美‘新冷戰’下,博彩業不太可能在短期內恢復。賀一誠推行的策略似乎強調與廣東的區域合作及澳門在中國與葡語國家關係中的橋樑作用。” 

廬兆興更引人注目和堅定 

“兩位領導人的風格不同,崔世安有時更顯低調且猶豫不決,賀一誠則更引人注目、更果斷且更堅定。當全球陷入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漩渦,賀一誠的領導方式非常適合澳門,但就如何使澳門減少對娛樂場經濟和行業依賴而言,他目前似乎仍缺乏足夠的能力和想法。” 

José Álvares而不迅速先發人” 

“值得一提的是,澳門政府最高領導層只進行了部分改組,以連續性確保過渡的穩定。 賀一誠的行動特徵是實而不華、迅速及先發制人。從關閉娛樂場的決定中,我們明顯感受到他在發現本地首宗感染病例後就作好了應對準備。然而,一味指責上屆政府缺乏勇氣是不公平的——無論正確與否,他們都啟動了收回閒置土地的過程,這令現任行政長官擁有了數量相當大的土地儲備,而上屆政府當時的情況幾乎為零(如果不考慮填海造地的話)。一項有趣的細節是本屆政府致力打造的形象,甚至在宣誓就職之前,賀一誠就已經與社會的各個階層代表會面。” 

查看 |【特刊】賀一誠上任第一年 | 香港:不需要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