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跨境流動

隨著粵港澳大灣區高等教育機構間合作前景的發展,學生的跨境流動正日益增加。 

《商訊》2021年3月特刊 | (現代)高等教育40年


根據原澳門高等教育局提供的官方數據,僅本學年,澳門的高等院校就招收了來自廣東、北京和湖北43所高中的1,108名高中畢業生,分別入讀醫學、教育、經濟、管理和傳播等專業。 

另一方面,澳門10所高等教育機構共有17,922名非本地學生,當中絕大多數來自内地。 “更具體地說,修讀博士學位課程、碩士學位課程和學士後文憑課程的非本地學生人數超過了本地​​學生人數。對那些希望畢業後在澳門工作及生活,或將澳門視為海外升學“跳板”的內地畢業生而言,澳門的學士後文憑課程頗具吸引力。” 香港教育大學鄧希恆解釋說。 

橫琴島澳門大學新校區也可被視作印證這一融合的又一例子。“屬於澳門的全新教育空間被同時映射為‘一國兩制’的政治空間,創造全球化知識的概念空間,土地租賃的地域空間,以及珠江三角洲區域共同繁榮的經濟空間。”撰寫《Macau Higher Education Expansion in Flux: A Critical Spatial Perspective(澳門高等教育拓展變革:關鍵的空間視角)》(2017年)的澳門大學教育學院黃素君和吳晉婷表示,“橫琴校區作爲一個混合管治區域,體現了澳門致力發展合法的教育區域身份。這也反映了在空間創造期間,以及學校與社會之間新的動態關係形成過程中的地方—國家—全球協同作用。” 

本刊記者向黃教授諮詢了標準化的見解。“就澳門和中國内地而言,大灣區除外,在尚未展開實質性討論前,不應過早地採取任何行動。”她提議,“我們首先需要一個更全面、更實用的框架,描繪出兩地高等教育發展的概念、方法和評估標準,以此確保未來的任何標準化都能實現兩地兼容,且能夠將在每個地區發揮最出色的效用,大學之間能夠互補互惠,從而推動高等教育的區域發展。” 


大灣區大計 

2019年2月公佈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綱要》”)將高等教育及研究和發展列入重要組成部分。《綱要》表明“加強產學研深度融合”。為此,鼓勵高等教育機構和研發機構“共建高水平的協同創新平台,推動科技成果轉化”。 

由中國内地數名研究人員(馬金元、姜帆、谷劉健、鄭錚、林曉和王傳義)組成的團隊探討了“Patterns of the Network of Cross-Border University Research Collaboration in the Guangdong-Hong Kong-Macau Greater Bay Area(粵港澳大灣區高等院校跨境研究合作網絡的模式)”。他們得出以下結論,“2017年,中國政府將大灣區建設提升至重大國家戰略的地位,以此加強大灣區9 + 2城市群的連通性,為深化和擴大區内高等教育機構的研究合作創造了前所未有的歷史機遇。” 

研究團隊提議,完善三地高等學府研究合作的密度和質量。他們強調,“關鍵在於人才的流動、合理分配和研究資源的互補共享,這需要在大灣區内創造高等教育創新生態系統。” 

他們還指出,必須牢記《綱要》第八章提出“共建人文灣區”的願景。人文科學和社會科學領域的研究合作“將加强三地間的文化認同,促進這一目標的實現”。 


“我們需要確保未來的任何標準化都能實現兩地兼容,且能夠將在每個地區發揮最出色的效用,大學之間能夠互補互惠,從而推動高等教育的區域發展” – 黃素君 

“對那些希望畢業後在澳門工作及生活,或將澳門視為海外升學“跳板”的內地畢業生而言,澳門的學士後文憑課程頗具吸引力。” –  鄧希恆 

“關鍵在於人才的流動、合理分配和研究資源的互補共享,這需要在大灣區内創造高等教育創新生態系統”-  馬金元、姜帆、谷劉健、鄭錚、林曉和王傳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