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通往單一貨幣的道路

大灣區會在2049年到來之前,還是之後成爲單一貨幣區?這似乎是爭議的中心。 

《商訊》2022年3月特刊 | 大灣區:五年慶


“建設大灣區的目的在於促進區内商品、服務和資本流動,故採用單一貨幣與該倡議互相呼應,”李頴芝告訴記者。 

這位澳門聖若瑟大學商學院政府研究學士課程協調員解釋:“我以價格作爲基礎,對利率、價格指數和匯率數據進行評估。我發現,人民幣、港元和澳門幣之間的匯率越平穩,對進一步推動大灣區經濟一體化就越有利。採用單一貨幣可被視為不同貨幣之間的一對一掛鉤,即固定匯率。” 

爲了强調這一觀點,李穎芝借鑒内地推廣數字人民幣(即法定數字貨幣)的方式,以及當局透過北京央銀進行最高級別推廣,“法定數字貨幣已成爲全球趨勢,數字人民幣則是當中最先進的項目。如果要在大灣區推行單一貨幣,數字人民幣可以說是最具潛力。” 

擁有多年金融業專業經驗的Paul B. Spooner 對此有所保留,尤其看到政府近年來未有為提升澳門幣的重要性而付出任何重大努力。 


“建設大灣區的目的在於促進區内商品、服務和資本流動,故採用單一貨幣與該倡議互相呼應” – 李頴芝 

單一貨幣“將只能謹而慎之地推行,一步一腳印;當務之急是對香港進行梳理,這將需要一段更長的時間,”他告訴本刊,並補充說,“為了趕上 2047年或2049年就匆匆而爲,這沒有任何好處。那很快就會到來!盲目向前推進將嚴重擾亂衆多人的利益。” 

就時間點而言,李頴芝亦同樣謹慎:“就目前而言,預計數字人民幣將面對重重考驗,且大灣區內的數字人民幣試點城市只有深圳。” 

若澳門幣對單一貨幣的抵抗減弱,香港將如何反應?李穎芝坦言:“我沒有相關的知識,也缺乏第一手經驗評論這一問題。然而,由於兩座城市的產業專業化各有千秋,我認為跨境資本流動的性質是不同的。因此,兩者的關注點也不同,這可以理解。” 

Paul B. Spooner的看法更為激進。他預料“取消港元將面臨巨大阻力。這可能造成政治災難和經濟災難,導致兩岸局勢嚴重惡化”。 

這位在世界商業銀行領域工作超過25年的專業人士補充說:“基本上,澳門幣就是港元。 對澳門幣走勢就是對港元走勢。中國哪位官員將拿下這個馬蜂窩?他們的問題已經夠多了。” 

在現階段,情況仍未得到充分發展。一旦時機成熟,中國官員將能夠呈現歐盟的實際狀況,因為正如李穎芝所說,“歐盟採用歐元的利弊已經得到了充分研究。與所有的固定匯率制度一樣,一個明顯的優勢是消除了跨境貿易和金融投資的匯率風險,貨幣政策的獨立性成爲主要的取捨。然而,有別於歐盟,即使沒有單一貨幣,港元和澳門幣現時已與美元掛鉤,因此貨幣政策的獨立性已存在不足。” 

Paul提醒我們,過去兩年在澳門註冊的許多債券均使用美元,這將是我們需要適應的,“澳門的債券市場必須增長,但目前美元可能是唯一的貨幣。中國必定買入。以澳門幣或港元發行的債券將是對港元/澳門幣的信任體現。” 


財富管理 

在粵港澳大灣區範圍內已推行且與澳門相關的發展規劃及政策文件清單中,有兩大突出主題: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和財富管理項目。 

由於CEPA與大灣區本身的理念非常接近,可以說,付出更大的努力是爲了打造一個允許進行財富管理交易和投資的基地。 

因此,我們應該聚焦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管理局與香港金管局、香港證監會、澳門金管局簽署《關於在粵港澳大灣區開展“跨境理財通”業務試點的諒解備忘錄》,以及中國人民銀行、香港金融管理局、澳門金融管理局《關於在粵港澳大灣區開展“跨境理財通”業務試點》的聯合公告。兩份文件均於2021年發表,共同啓動了“跨境理財通”業務的試運行。 

截至去年底,透過有關業務完成的交易共5,855宗,涉及總金額人民幣4.86 億元(折合約澳門幣6.146億元)。 

該計劃允許港澳居民通過設於大灣區内的銀行購買內地銀行銷售的理財產品;大灣區九座内地城市的居民則可以通過香港和澳門的銀行購買香港和澳門的銀行銷售的投資產品,即“南向通”。 

同時,內地居民可通過內地合作銀行出具的證明,以代理或親臨澳門銀行的方式,開立投資賬戶,進行“南向通”交易。 

上一頁 | 初創企業:留?還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