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進進出出 | 新的“城市機場”

澳門國際機場的客運量已飽和,機場正設法從不同方面努力增容。 

澳門國際機場的擴建計劃將徹底改變自1995年啟用的機場基礎設施外觀。 

《商訊》2020年11月特刊 | 進進出出


根據較早前宣布的《澳門特別行政區城市總體規劃(2020-2040)》草案,澳門國際機場客運大樓南面擴建氹仔客運碼頭的機場“第二航站樓”,以及《澳門國際機場整體發展規劃》等項目,“優化機場、碼頭、輕軌及巴士站的連接性,構建澳門重要的海空聯運交通樞紐”。澳門國際機場的專營商澳門國際機場專營股份有限公司向本刊記者介紹,“將生動地展現‘城市機場’的特徵。” 

改造後的氹仔客運碼頭將與澳門國際機場無縫連接,預計每年可接待1.5至200萬乘客,並設有12至16個登機櫃檯和4個登機口,停機坪亦規劃在此區域,根據最新預測,新的“第二航站樓”將於2021年底全面投入運營。 

根據旅游局提供的資料,“這項在建中的新項目十分重要,將提升澳門國際機場的承載力,氹仔客運碼頭的一部分被改造為機場‘第二航站樓’,有助於加強海空聯運服務,並將氹仔客運碼頭打造成海陸空交通運輸樞紐,更好地為澳門和大灣區居民服務。” 

旅遊局向本刊記者強調了多個數字:去年,澳門國際機場共有32家航空公司提供航班服務,連接全球55座城市。截至去年年底,機場旅客量突破960萬人次,1999年僅錄得260萬人次(設計該基礎設施的目標是780萬人次)。旅游局補充說:“澳門國際機場始終致力發揮其作為澳門主要門戶的作用,穩步擴大航空公司數量和目的地網絡。” 

“未來的重要發展之一將是透過輕軌將澳門國際機場與橫琴高鐵車站直接相連,”Brian King教授評論道。“澳門國際機場將成為橫琴不斷增長的居民人口(預計將達到300,000)的潛在門戶,該區內有龐大的酒店房間數量(預計可提供100,000間客房)以及大型的觀光景點和主題公園。”這位香港理工大學酒店及旅遊業管理學院副院長指出,“隨著橫琴發展,航空公司將增加,從而帶動澳門國際機場提升自身能力。儘管澳門本身的旅客流亦將增加(例如上葡京),但橫琴將迎來更大規模的發展。” 

施家倫議員同樣認為,計劃中的改變或將改變機場的當前狀況。其中,他强調了政府多年前制定的《澳門國際機場整體發展規劃》,“預計政府將盡快開展相關的填海工作。” 

他還著重提出,“續約三年後將完全開放專營權”,等待“新航空公司在合理的時間內開闢新航線並介紹機隊規模。”施家倫指出,“澳門優越的地理位置和第五航權(註:航空公司在兩個海外國家之間飛行的權利,該航班的始發地或終點站設在本國)的使用,内地旅客可經由澳門飛往東南亞不同城市,享受一程多站,將澳門國際機場改造成香港機場以外的另一個航空樞紐。” 

“我不得不說,我完全不認爲澳門國際機場將永遠落後於其他鄰近機場。如果您認為它僅僅為一座人口不到70萬的城市提供服務,但截至2019年,澳門國際機場已能夠接待將近1,000萬人次旅客,這絕對是一座高吞吐量的機場。”澳門航空專家、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航空工程碩士鄧英傑解釋。 

回顧中央政府為澳門機場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中提出的戰略計劃,鄧英傑認爲:“澳門和澳門國際機場都應該恰當定位,為在大灣區發展世界一流的機場群發揮協同作用。我認爲,澳門國際機場不會成為補充機場或替代機場,它將開闢屬於自己的道路,成爲區内重要的公務航空港。” 

“我認爲,澳門國際機場不會成為補充機場或替代機場,它將開闢屬於自己的道路,成爲區内重要的公務航空港。” – 鄧英傑 


同一機場在橫琴設兩站點 

魏美昌1999年前擔任澳葡政府顧問期間,曾參加了有關“在何處興建一座連接澳門與珠江三角洲東部的機場”的討論。 

他記得,在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之前,社會就已經進行了多年的“長期辯論”。“我支持在橫琴建造一座機場的想法。這座機場有兩個網點,一個是珠海網點,另一個則在澳門,類似於總部設在瑞士,之後分別在德國和意大利開設網點。在橫琴興建機場的空間將要比分別在兩地興建機場的整體空間要大得多,建設成本卻相對較低。” 

他抱怨“我們的機場跑道太短,無法容納更大型的飛機,對澳門旅遊業和商界造成障礙”,尤其最近香港發生的社會動盪和疫情令香港國際機場癱瘓,這位澳門亞太拉美交流促進會創辦人兼前任理事長指出,“不幸的是,橫琴建機場的提議被當時北京保守陣營否決。現在的問題是:我們現在能夠實現這項提議嗎?現有兩座機場的空間能夠被我們用於不同的目的嗎?” 

查看 【特刊】進進出出 | 過於依賴香港國際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