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那應是在澳門”……或不是

中央政府正著手研究在橫琴建立澳門證券交易所的可行性。然而,現階段澳門特區當局卻表示持謹慎態度。 

《商訊》2021年4月特刊 | 打造中的金融中心


根據内地官方媒體(即去年11月)最新透露的信息,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在回覆澳區全國政協委員一份提案時稱,北京正研究探索在橫琴建立澳門證券交易所,協助澳門發展符合自身實際的特色金融產業。 

數天後,國有媒體澎湃新聞報導指,中央政府正研究在橫琴建立澳門證券交易所的可行性(該篇報道使用證券交易所一詞,而非股票交易所)。 

對此,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顯得有點措手不及:“我未深究有關內容,但總的中心思想是澳門若要發展證券(股票)市場,一切都要考慮清楚,例如市場在哪裡、與鄰近交易所的關係等。”本刊記者向經濟財政司司長辦公室和澳門金融管理局分別提出了與這些主題相關的若干問題,得到了以下答覆:“政府始終有序地推動現代金融服務的發展,主要關注債券市場、金融技術等方面,以逐步豐富金融業務的種類,並提高彈性金融業對城市生產總值的相對重要性,從而藉助金融服務推動產業多元化的發展。” 

澳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前院長、現任澳門科技大學商學院院長兼系主任蘇育洲認為,在澳門或橫琴建立證券市場“存在很大差別”。 

“如果目的是多元化宏觀經濟基礎並通過引入海外(不僅是中國)投資者以獲得成功,那麼選址澳門將更加可取,因為這座城市是不受資本管制的自由港。”作爲澳門特別行政區領先的金融專家之一,他認爲,“我與許多大型投資公司進行了非正式的交流,他們也同意我的看法。如果他們希望到中國投資,可選擇上海、深圳等地。” 

蘇育洲教授強調了另一種論點:若該金融中心選址橫琴,如何確保其將為澳門經濟作出貢獻?“答案是否定的,它應該在澳門建立。”他答覆本刊記者。 

蘇教授指出了一個事實,若遵循紐約證券交易所、芝加哥證券交易所和香港證券交易所等舊式證券交易所模型,交易員和經紀人按照習慣做法,例如叫喊、手勢或便簽等進行交易,就需要為他們提供實體的工作空間。但是,“得益於電子和電信技術的發展,現在大多數人都選擇納斯達克交易所的交易方式。實際上,它們和場外交易類似,沒有集中的位置,只有電話線。”  


“推行‘澳門大學模式’是選擇之一:將橫琴島上的大型商業區打造成推行澳門法律法規的‘澳門街’” – 蘇育洲 

但是,如果土地、空間限制的論點占據上風的話,“推行‘澳門大學模式’是選擇之一:將橫琴島上的大型商業區打造成推行澳門法律法規的‘澳門街’!這將是‘一石二鳥’的方法,無論是短期,還是長期,對兩個城市的經濟發展都是雙贏。”蘇教授指出。 

聖若瑟大學商法學院高級講師Dr. Sérgio Gomes則進一步解釋:“由於澳門在物理空間方面存在明顯的局限性,這一金融中心很可能選址橫琴。” 

澳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金融學教授黎寧亦強調:“當然,這在技術上是不同的。橫琴和澳門兩地的法律制度不同。除非橫琴與澳門之間的進一步合作得以實現,令橫琴靠近澳門目前的政治和經濟體制,否則就不可能實現兩地之間的‘無差別’。” 

黎寧還談到“兩座城市之間幾乎‘無縫’的合作”。她向本刊記者表示:“我認為,即使存在差異,隨著時間推移,這種差距也將越來越小,人員、企業和資金的流動自由度將繼續提升。當澳門經濟多元化成為可能之時,就會發生這種情況。” 

澳門城市大學金融學教授張偉光表示:“問題不在於地點,而在於法律體制、稅收系統和激勵措施。應該選用哪套法律制度和稅收制度?澳門的還是内地的?假設橫琴將推行澳門的法律和稅收系統,投資者爲何要在缺乏激勵措施的情況下前往橫琴建立新的證券市場?” 

澳門城市大學澳門社會經濟發展研究中心最近公佈了一份以粵澳(橫琴)深度合作區)為主題的報告,其中多位專家提出了有關問題。 

法學院助理教授呂冬娟表示:“要在橫琴建立粵澳深度合作區,就應當將不同司法轄區的實體法和程序法銜接納入考慮。”她提議“在‘一國兩制’框架、《憲法》和《澳門基本法》下,為橫琴深度合作區建立一套法律保障體系。另外,應為解決粵澳深度合作區和澳門之間的爭端建立多套機制並進行優化。” 

經濟學人智庫中國區和澳門區首席分析師馬志昂(Nick Marro)向本刊記者補充說:“假若交易所真的選址橫琴,我們或會更多地將其看作一個政治標誌,旨在推動澳門與中國內地一體化的實現。”從經濟上講,馬志昂認爲:“我們可能不會看到太大的提振。在澳門的經濟政策沒有發生根本性變化的情況下,又或出現香港發生的情況,我預料澳門經濟在短期內仍將依賴博彩業。經濟多元化可能將透過發展不同類型的旅遊活動實現,而非將諸如金融服務之類的新型產業引入澳。” 


全球金融中心指數 

全球金融中心指數是國際上用來評估金融中心城市競爭力的評價指數(https://globalfinancialcentres.net/survey/)。 

由英國智庫機構Z/Yen發佈的排行榜尚未將澳門納入其中,但其協調員Mike Wardle向本刊記者承認:“本地競爭意味著你需要開發若干利基特色產品,提升澳門所具備的吸引力。然而,位於西歐的金融中心數量表明這並非沒有可能。” 

正因如此,Wardle的理解是“在建立證券交易所方面,我確實認為香港和深圳的緊密聯繫可能是個問題。” Z/Yen集團總監指出,還有其他城市考慮建立小型交易所,例如英國愛丁堡。 “但是在該國已經建立了交易所,且投資者已習慣經由有關機構進行交易的情況下,確有困難。” 

“因此,與其期望所有企業都將目光投向澳門,不如探尋某些更具意義的特定領域,無論是在金融領域,還是在工業領域。”他對本刊記者解釋,“我對澳門的認識尚淺,未足以清楚這些行業所屬的領域,但是要在金融服務領域建立聲譽,就需要某種形式的專業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