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醫療預算:又一頭“大白象”?

2001年的醫療預算為11億澳門元,今年增加至120億澳門元,隨著新醫院投入使用,該數字至2024年或將翻倍。 

《商訊》2021年7月特刊 | 一所久候不至的醫院


英國Bournemouth University的愛爾蘭研究員Michael O’Regan去年發表論文《Post-Colonial Macau: hope and despair in a World Center of Tourism and Leisure(後殖民澳門: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希望與絕望)》,探討澳門當前社會狀況。 

為完成該研究項目,他採訪了24名澳門居民。23 歲的Mary認為:“儘管政府為本地居民提供了多項財政補貼,軟福利和資助卻遠遠不夠。本地醫療質量實在太差了,人們生病後只能選擇到香港或内地就醫。就算只是簡單的感冒,你也必須花大量時間才能在公立醫院得到治療。”另一方面,59 歲的Chris坦言:“得到門診服務的難度甚高,因為人們往往需要等待很長時間,甚至要提前預約。” 

誠然,並非單憑以上兩位居民的陳述就能得出公衆對政府醫療服務普遍不滿的結論,我們還有其他理據。 

作爲立法會唯一一位醫生代表,陳亦立議員的理解是“公衆和政府各有各説法,儘管輿論無法真正反映居民對醫療服務的滿意度,卻值得政府和衛生部門研究和投入更多關注”。  


“儘管輿論無法真正反映居民對醫療服務的滿意度,卻值得政府和衛生部門研究和投入更多關注”– 陳亦立 

或許正因如此,《2021年施政報告》透露,衛生局去年開展居民就醫行為和保障水平的調查訪問,以及離島醫療綜合體營運模式的可行性探討。 

賀一誠去年透露,2020年的醫療保健預算增加至120億澳門元(澳門回歸後的最初幾年,澳門在醫療保健方面的支出僅11億澳門元,15年後增加至80億澳門元)。行政長官亦宣布,隨著離島醫院投入營運,醫療費用將增加1.5至2倍。 

“醫療支出的穩步增長可被視作‘大白象’,公衆在醫療保健方面的保障未得到明顯改善,罹患特別嚴重或危急疾病的居民或受疾病困擾的病人仍需等待頗長時間,才有機會得到治療且效果不理想,促使居民選擇到澳門以外城市就醫,居民亦因此需要負擔沉重的費用。”立法會議員施家倫今年表示。 

即便如此,澳門的支出仍遠低於當局所參考的模型:例如,若澳門每年的醫療保健支出佔新加坡政府總支出的一成左右,即13個百分點,則分別是香港和台灣的16%和25%(台灣設有全面的全民醫療保障體系)。 


醫療補貼計劃:“大力支持” 

特區政府2009年推出的醫療補貼計劃“受到廣大居民認同,不僅減輕了居民的醫療負擔,一定程度上縮短了居民排隊看診時間,亦促進私家醫療市場整體發展”,鄭安庭議員認爲。 

然而,他同時表示,“由於各個年齡層的醫療需求有所不同,希望政府能因應各年齡層居民的需求適當調整醫療券政策。” 

“同時,長者亦因年齡漸長,易出現牙科疾病、眼疾等。但由於私營醫療機構看診的收費較高,即便使用自己及家人的醫療券,亦無法覆蓋全部醫療費用。大部份長者的醫療券在發放後幾個月内已經消耗殆盡。” 鄭安庭在一份書面質詢中提出。 

“長者多數還是會選擇到公立醫療系統就醫,公立醫療系統候診室仍然長期‘大排長龍’。現時醫療券的金額對長者來說,可謂是杯水車薪。”他要求“當局為醫療券計劃制訂具針對性的優化措施”。 

2009年,《醫療補貼計劃》啟動之初,每位澳門永久居民可獲派澳門幣500元的醫療券,金額於2013年提升至澳門幣600元。 

自此起,“計劃得到了改進,以電子方式發放醫療券且使用期限延長至兩年,方便居民使用,”衛生局在回應中指出,“計劃自實施以來,一直得到了居民和業界的大力支持,總體而言,取得了成功。” 

上一頁 | 【特刊】2020年,不平凡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