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附加價值

政府期望將高等教育打造成能促進本地經濟多元化的產業。 

《商訊》2021年3月特刊 | (現代)高等教育40年


當選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後,賀一誠在接受新華社採訪時表示:澳門應充分利用高等教育機構資源,結合5G通信等高科技產品,將高等教育發展成新興產業。 

這一構思或許未有引起人們關注,但賀一誠在其首份《施政報告》(2020年)中明確指出:“推動高等院校逐步朝着市場化的方向發展。支持高等院校教學、科研及其成果的轉化,推動高校創新發展,開展跨學科、跨領域的科研與教學,提升本澳科研綜合實力。” 

該份文件還承諾“促進科技與經濟緊密結合,提升科技進步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為了取得理想的成效,高等教育委員會承諾設立“研發成果產業化專責小組”(詳情請參看本期專題報道)。 

去年4月,在《施政報告》辯論期間,行政長官進一步表明:“每個在本地大專院校就讀的學生每年花費公帑約25萬澳門元,當中許多都不是澳門居民,我們需要為超過十萬名學生提供支持。 ” 賀一誠補充道,高等教育必須是一項自給自足的產業,不能繼續過度依賴公帑。 

 “我們不能繼續使用大量公帑培養(主要是)內地學生,這些學生以後甚至不會選擇留澳作貢獻”, 行政長官的話引出了一個十分具啟發性的比較:澳門教育機構所收取的學費甚至“比中國內地的某些幼稚園收費還要低”。在澳門就讀的外地學生中,約94%來自內地。 

賀一誠更深入探討道:本地十所高等教育機構的學生人數相對較少,甚至低於那些選擇到外地留學的本地學生人數(見附表)。 

這個話題已非第一次引起公眾討論,但聽起來卻從未試過如此明確。 

《高等教育制度》(2017)更著重以下目標:崔世安政府的社會文化司譚俊榮司長曾在不同場合多次表示“推動文化、科學及技術領域的研究及發展”或“推動創新及發揮本地科研潛力”。 

然而,在崔世安政府任期的最後一年,這已提升至:“推動高等院校與企業和科研實體鏈結,倡導產業、學術及研究的結合” 。 

“作為一所教育機構,大學不僅是給學生提供學習知識和技能的機會,還是避免社會動盪、豐富人才庫及為澳門打造光明前景的方式,”澳門大學教育學院黃素君副教授向本刊記者解釋,“一般來說,政府不應僅將高等教育視作成就項目,還應承擔更大的責任,協助高校回歸學術機構的本質,並最終實現上述的多元化目標。” 


“我認為,高等教育領域應更注重物有所值的想法非常合理” – Keith Morrison 

對此,澳門的重要教育家Keith Morrison亦有同感。 “狹窄的職業培訓主義或令高等教育陷入低迷。”他告訴本刊記者,“我發現,澳門某些高等教育成果不停地重複這一點錯誤;我接觸了大量自澳門高等院校畢業的學生,他們的知識面狹隘,僅強調實用主義。高等教育不是單純的服務業或單一的服務業,優質的大學遠不止是一項商業那麼簡單。” 

關於澳門高等教育的費用,現任澳門聖若瑟大學副校長的Keith Morrison認同行政長官的觀點:“我認為,高等教育領域應更注重物有所值的想法非常合理,澳門的某些教育機構簡陋且浪費,其教學質量實在令人懷疑;若能得知行政長官所指的是哪所高等教育機構,那麼將很有趣,因他言談中提到的絕非單一事件,甚至當中可能包括了超過一所本地私立高等教育機構。” 


接受高等教育的學生數量 (2018/19學年) 

 在澳門升學 到外地升學 
本地學生 16,287人 18,526人 
外地學生 17,992人  

產學研 

2019年10月,高等教育委員會設立研發成果產業化專責小組,“旨在研究有助促進本澳院校產學研發展的政策和支援措施,鼓勵本澳院校積極開展科技成果轉化工作,推動本澳產學研發展”。 

該專責小組於2020年6月舉行了首次會議,各高校在會上介紹了產學研的發展現狀。本刊記者獲悉,專責小組今年已經舉行了一次會議。 

根據多個機構的資料,原高等教育局曾在一份聲明中表明,當前面對的困境主要是缺乏合格的專業人員,難以組建專門的團隊推行有關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