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ranch of Starbucks enforces social distancing among its customers by taping off tables and chairs in Hong Kong EPA/Jerome Favre

【特刊】香港詳解A到Z (P – T)

Peg(掛鉤)- 親北京的自由黨黨魁鍾國斌警告:假如美國削弱港元與美元的聯繫匯率制度,作為推行《國家安全法案》的懲罰,“香港可以冧檔”。眾所周知,澳門幣與香港貨幣掛鉤的關係。 

《商訊》2020年9月特刊 | 香港詳解A到Z


如果中國做出回應,該怎麼辦?澳門經濟學家Albano Martins向葡文報章《句號報》表示:“若然真的出現這種報復行動,澳門將從地圖上消失。” 

事實上,特朗普總統團隊的部分高級顧問希望華盛頓削減港元兌美元聯繫匯率制。有關的報道已出現了不止一次。 

這樣做的目的是實現指數化,限制香港銀行購買美元的能力。然而,美國在作出這一決定之前必須三思:不僅因為北京必定採取報復行動,而且此舉最終將損害香港銀行與美國之間的利益,而非中國。那麼,美國在澳門的博彩企業呢? 

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余偉文數月前稱,任何拒絕香港使用美元清算系統的舉動都將造成“世界末日”,“為包括美國在內的全球金融市場帶來極大震盪”。 

眾所周知,香港透過“匯率掛鉤”為美資企業創造了進入中國市場的較安全方式,以此維持與美國金融體系的聯繫。 

在上述的假設下,中國將進行報復,但這場金融戰爭將不會出現任何勝利者:“事實上,我們清楚這也將是中國經濟的終結,”《迴響》的編輯在廣州寫道, 並被《外交家》所引用。 


Question, the(那個,問題)-《The Impossible Question(不可能的問題)》是印度哲學家Jiddu Krishnamurti最著名的作品。 

若你在香港問任何一個人:“北京和香港,你支持哪一邊?”這亦將是一個不可能回答的問題。 

但是,這座城市如今已經不再存在其他決定性的問題了。如此果斷,以至於沒有人想表達出來。 

在香港問任何一個人:“北京和香港,你支持哪一邊?”這就如同查問別人的支持的球會、宗教信仰,甚至所支持的政黨。 

“北京和香港,你支持哪一邊?”這是一個社會分裂的象徵,體現在思想、言行的破裂之上。 

甚至在6月之前,當新法細節開始廣為人知時,就出現了關於香港內鬥環境的討論。爭論陷入了沉默,被恐懼所侵蝕。 

因此,我們提出另一個問題:香港會擁抱中國愛國主義,為充分融入內地鋪平道路嗎?還是2019年的抗爭最終鞏固了所謂的自治權? 

從一個問題到另一個問題,我們將得出最後一個問題:香港如何在2047年向國家展示自己的力量? 


Regina Ip(葉劉淑儀)- 香港立法會內外的親中派有多個突出的名字,但當中甚少涉及葉劉淑儀的往績。 

2016年,她憑在香港島區獲得的60,760票,以最高票數之姿再次當選立法會議員。說明了這位香港首位女性保安局局長的公眾形象(在主張推行《國家安全法》以實施《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之後,以及政府撤回該法案之後,她必須離開行政長官董建華的行政團隊)。 

嘗試失敗之後,她返回新民黨(2008)擔任領導人,此後一直在香港議會中佔有一席之地,但這並非她的主要目標:葉劉淑儀夢想成為香港第一位女性行政長官。 

她先後嘗試了兩次(2012年和2017年),但兩次獲得的提名票數均“遠少於所必需”。她放棄了嗎?葉劉淑儀沒有回應這個話題,也許70之齡並非她的困擾。 

去年,當她批評林鄭政府時(“政府誤判形勢,陷入兩難。”她說),許多人看到她積極角逐的跡象。 

在那一刻之前,她仍然是與北京最親密的聲音之一,正如她最近為《國家安全法》而專門發表的那份聲明:“北京當局沒有別的選擇,只能引入一套法律來保證國家安全,打擊分裂分子。”又或“我們的祖國對香港人民只有善意”。 

但葉劉淑儀亦清楚如何打動那些非激進派的香港人。當她表示“對越境抓捕、送回內地監禁,以及損害言論、結社和新聞自由的擔憂是可以理解。但是,當法律一旦在香港頒布和實施,眾所周知的司法審查、人身保護令、無罪推定和在犯罪證據確鑿的情況下才能推斷定罪的法律保障條例亦將同時發揮作用。”在親北京派別中,葉劉淑儀令自己與眾不同。 


Sino-British Joint Declaration(中英聯合聲明)- 去年六月,歐洲議會投票決定,如果中國實施香港國安法,歐盟應把中國提告至國際法庭。歐盟代表們提出的主要論點是:北京的立法決定違反《中英聯合聲明》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數天后,七國集團代表發表了聯合聲明,指“中國的決定不符合香港《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原則下的國際承諾。”1984年在北京簽署的《聯合聲明》已成為了最近數個月的法律討論焦點。 

中國的回應基於兩個論點,一方面,“《聯合聲明》與港區《國安法》無關。只要有關法律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制定和頒布,其合法性不容置疑”,中國政法大學法學教授霍政欣表示,外國無權干涉中國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國家安全法》的決定。 

另一方面,“《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對於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管理也不具備任何約束力。” 如果加上2017年說的話,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的這些評論就更有意義了。 

“如果《中英聯合聲明》真的單方面被破壞,英國將履行對香港居民的道德責任嗎?”香港多所大學的著名教授沈旭暉質疑。 


Taiwan(台灣)– 看來似乎並非如此,但台灣是香港當前混亂局勢的中心。實際上,台灣和香港兩地從不曾像現在這樣緊密地聯繫在一起。 

這讓我們開始意識到,台灣已經拒絕了基於“一國兩制”原則的統一並成爲了一個令中國和香港感到頭痛的問題。如果北京仍然對和平統一抱有希望,那麼《國家安全法案》很可能就不會實現。 

按照同樣的思路,假如北京不考慮鄧小平為整合香港而設計的原則的線性解釋的話,那麼台灣成為下一個目標,也就不足為奇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台灣做了什麼?它是走向中立?還是激化立場,支持香港民主人士? 

蔡英文領導的政府去年四月宣佈成立新辦公室,為到台灣尋求人道主義援助的港人提供支援。此時,答案昭然若揭。港人人道援助計劃向香港人提供升學、就業、投資、移民等協助。 

即使内部政治,香港、台北都弄至烏煙瘴氣:作爲台灣主要的反對黨,國民黨其中一名最高級官員在高雄的中期選舉中落敗後,已經與中國保持距離。與中國關係友好的高雄市長韓國瑜受到向中國出賣台灣的指控,被多個不同的民意調查“擊垮”了。 

蔡英文稱:“台灣與國際社會一同呼籲北京當局信守承諾,尊重港人的基本自由。” 

另一方面,政治學家盧兆興教授認為,根據新的法律,“台灣和外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活動將越來越敏感,並將受到更嚴格的監視。” 

畢竟,今天香港發生的一切事件,並非只有台灣處於風暴中心,香港亦成爲了台灣生活的中心。 

《商訊》2020年9月特刊 | 香港詳解A到Z > 查看 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