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長之言】澳門樂園

平心而論,只要在澳門居住的時間足夠長,無論是誰,都能從中獲益。在過去數個世紀,無論前景如何令人沮喪,這座城市都能如同鳳凰涅盤一樣,無數次重生。它成功地生存了下來,安然地度過了風波,然後通過將弱點變成資產而倖存下來,這都要歸功於冒險家和漁民的創造力、以及內、外各大群體和勢力的利益一致。

《商訊》2020年 9 月 | 社長之言 – 馬天龍


這座城市的規模細小,始終被一項或多項競爭優勢所抵消:從澳門在全球化中的先鋒樞紐地位和主要的貿易路線,到其在黃金、紡織品、乃至最近數十年的龍頭企業博彩業中保持統治地位。澳門的黃金時期總是與開放,以及中國內地直接或間接為其提供的優惠條件和支持互相呼應。自博彩業開放以來的最近二十年,無疑是一個舉世無雙、千載難逢的時代。現在很容易事後孔明地辯稱,2002年便擁有了天時地利,是蓬勃發展的大好時機,但是當時沒有任何跡象表明我們將前途無量。大約在六年前,2013年博彩收入錄得3,600億澳門元,創下紀錄,超出人們預期。

當前,我們深深地陷入了這場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引發的危機,感覺如同全盛時期將永不復返。一方面,令人欣喜的是,貴賓廳的隨心所欲、大量且有時是陰暗的資本外流已經成為了我們的後盾。這個城市已經沉迷於一種不可持續的模式。必須遏制房地產投機和社會失衡。

當我們跨越2020年這個多災多難的年份之際,這座城市正為關鍵時刻作準備,然而,受到疫情衝擊、中美關係緊張局勢升級及國家安全共三大社會焦點的照耀之下,《博彩法》的修訂和接踵而來的公開競投難以引起人們的關注。

在這個關頭,投入幾乎不會更高了。但應該強調的是,近年來,主要的政策方向已經形成,這暗示著未來的博彩專營權將與城市相傳已久的經濟適度多元化保持一致,全心全意地投入社會公益事業,為澳門融入大灣區的計劃作貢獻,並按照行政長官所說的橫琴是潛在的“第二澳門”。明年的關鍵決策和新的特許經營合同將如何轉化?如何反映內地政府加強監管,深化“全面管轄和監督”的趨勢?這些只是本期專題報道探討的部分問題,這為新一期MBtv辯論的第二部分奠定了基礎。繼第一期探討了當前房地產市場的不確定性和機遇後,我們將聚焦特區核心產業的發展。

娛樂場經營者似乎已經意識到當中的某些關鍵要素,因此他們明智地選擇了向特區和祖國效忠。展望未來,澳門需要改變行業規則的創新想法,在已定的框架和總體規劃中,只有打破陳規的思維才能創造新的質量飛躍,我們不需要也不應回到2010年代初至中期的瘋癲狀態。一方面,行業真正需要的是從博彩和旅遊業界新力量寫就的多元化案例中學習,無論是成功的,還是失敗的,都值得我們去參考,從而將會展、活動、表演、娛樂和創意產業帶入全新的高度。另一方面,行業需要推行創造性的舉措,促使這座城市的博彩業及整個經濟實現更高水平的創新、自動化和人工智能,吸引年輕一代中更精明的消費者,並產生分拆和溢出效應,鼓勵本地中小型企業參與其中。這將是澳門必須把握的良機,脫下皇帝的新衣,停止所謂的現代化,這恰恰是全面改革和開放所急需。

歷史告訴我們,這座獨特的城市在開放時期總是欣欣向榮,並願意引入新的人才,無論是本地,還是外來的新業者或新移民。

更不用說它在阻止動盪和戰爭方面寫下的奇蹟記錄。 隨著人們對“脫鉤”和準新冷戰前景的預期日益嚴峻,澳門將能夠再次自我超越,為不同的文化和利益創造無價的交匯處和駐紮地,不負東西方交匯和南南合作的美名。因此,這座城市絕不能屈服於恐懼,更不能在一片危險、封閉的海洋中漂泊,這些都只會引來失敗而已。

畢竟,澳門就如同其城市象征蓮花一樣:出於污泥而不染,即使被黑暗淹沒了,每天仍能在晨光中綻放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