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長之言】選擇

緊縮措施,艱難,這不過是開始。新冠病毒肺炎流行正在全球範圍內掀起軒然大波。就澳門而言,最糟糕的情況是今年城市生產總值萎縮六成之多。這本身足以引起人們警覺,並引出艱難卻必要的選擇。

《商訊》2020年 8 月 | 社長之言 – 馬天龍


政府將當前支出削減一成,這只是第一步。如今,復甦之路崎嶇不平,政府部門正著手草擬2021年預算支出,計劃採取進一步的預防措施。黑暗中總有一線希望,但短期內沒有足夠的陽光預示反彈。那些持樂觀立場的人士強調,與世界其他地區相比,澳門得益於出色的地位,能夠分享內地主導經濟復甦的成果,恢復正常狀態,這歸功於預期内的華南旅行泡泡,儘管有限且建基於核酸測試。前景是這種情況將逐步擴大至跨省,為恢復自由行簽證和迎回内地旅客鋪平道路。然而,恢復的道路無疑將很漫長。但是,若要回復疫情前的全盛時期,則需花費數年時間。

事實上,不確定性仍然佔主導地位,這個城市不應該認爲自己已擺脫了束縛,不受其他地區(例如東亞)的命運影響,這些地區最初被視為疫情的“成功典範”,但後來卻成爲了“警示故事”。

本期專題報道專訪了澳門政府旅遊局局長文綺華。她恰如其分地強調,這一危機促使人們反思整個旅遊業。

我們甚至可以更深入:有必要反思經濟領域的其他部門,甚至改革某些公共政策和政策選擇。誠然,我們必須優先處理疫情大流行對社會和經濟造成的巨大影響,但是解決頑固痛症和低效率的長遠方法應同時形成。新政府有機會清理當中某些問題,例如近幾年顯現的節約與開支的缺陷,又或者投資問題。

對此,請恕我直言,正如本期報道涵蓋的主題,即政府每年支出超過8億澳門元租用私人物業,實在難以證明其合理性,尤其是部分公家物業及地塊尚未被充分利用,處於完全閒置的狀態。(順帶一提,計劃興建政府辦公大樓及司法機關是怎麼回事?項目一直處於停滯狀態,完全有可能陷入被遺忘的危險。)當然,那些私有物業的業主,他們的財大氣粗是衆所周知!他們對租金下調或尋找新租戶幾乎不感興趣;另外,他們能夠輕鬆地透過其代理人所在的機構表達意見。當出現質疑時,就這些年來激增的支出而言,這都是冰山一角。

中小企業是城市經濟和社會命脈,也是特區生活方式的重要特徵,在這種情況下,應受特別關注。為扶助本地居民及向本地小型企業提供短期救助,政府早期推出了“一刀切”措施;現在則需要新一輪,量身定制的政策,滿足特定行業的需求。在現階段,儘管前景不明朗,仍應採取兩級方法:從短期來看,繼大受歡迎的電子消費卡後推行新一批舉措;從長遠來説,在撰寫來年的施政報告時,應將如何維持澳門無價卻脆弱的結構納入考慮,並作全面計劃。此外,從未來展望可以看出,如果沒有互惠互利的區域合作、合格和負責任的治理、富有生產力和競爭力的商業精英、新生且具創新精神的本地典範、健全的法治和思想的自由流動,特區的重要性和自治性注定要被削弱。黑天鵝和灰犀牛隨時突襲,複雜的外部和國際環境加劇了這一問題。賭注無疑是昂貴的,但希望這不會讓我們孤立無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