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傳統

社會不平等的情況將無法在未來得到舒緩,尤其是當澳門面臨著數年危機的風險。 新政府將更能感受到居民的不滿情緒,因為香港離得太近了。 

《商訊》2020年1月特刊 | IMF:踏下輝煌的寶座


在編撰這份專題報道時,我們對於澳門將面臨的經濟危機的嚴重程度,仍然沒有明確的想法。 

在這一點上,不可能說它會比上一次經濟危機(2014年至2016年)的程度更高,但眾所周知,中國未來幾年的宏觀經濟前景並不樂觀。 

另一方面,習近平主席在12月最後幾天宣布的事宜將帶來怎樣的影響,這仍有待觀察。 

因此,唯一能夠參考的中期文件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佈的最新經濟展望,正如本期專題報道先前的篇章所描述的那樣,報告未為澳門帶來令人鼓舞的消息。 

肯定會有很多人對此感到擔心,剛剛宣誓就職的行政長官是當中最忐忑的人。一年前,當他獲得足夠的支持角逐該職位時,甚至四個月前,當他當選後,賀一誠也不認為需要將應對經濟危機放在首要任務的位置。 

而且,在像澳門這樣特殊的生態系統中,政府在緩解任何經濟危機可能帶來的社會影響方面都起著特殊的作用。 

實際上,上一屆執政團隊在即將卸任的時候就已明確表態。首先是時任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指出,澳門衰退期將繼續,並建議政府在必要時進行干預。數周後,時任行政長官崔世安承諾,政府將監視澳門特區當前經濟狀況,並準備採取一切能夠維持經濟穩定的干預措施。 

在香港的影響下,政府將更加關注任何形式的社會不滿。這是與上一次危機相比的不同之處。 

2014年至2016年金融危機期間,當時在澳門工作的學者林明基預測:“這場危機將給政府施加壓力,這可能是一件好事。當人們意識到有一顆炸彈即將爆破時,他們可能會採取措施阻止爆炸。” 

炸彈終歸沒有爆炸,但正如林明基向本刊記者所描述的那樣,參照香港的例子,“中央政府可能指示澳門新任行政長官更加留心收入差距(讓澳門成為“一國兩制”的榜樣),同時加強政治控制”。 

因此,最大的挑戰是設法防止危機加劇社會不平等。聖若瑟大學李頴芝博士 表示:“作為一個小型的開放經濟體,受到全球經濟風險帶來的負面影響可能是不可避免。” 

另一個問題是收入不平等。澳門大學李振國教授指出:“造成收入不平等的原因可能是經濟表現波動而非收入增長。考慮到2014年的低迷,有人被迫離開了自己在博彩業中的高收入職位,而且在經濟復甦之後,這些人無法再次回到原來的位置。這可能有助於解釋收入不平等問題。” 

澳門明愛總幹事潘志明分析:“這一趨勢可以通過政府政策予以扭轉;例如,通過增加社會房屋和經濟房屋的供應,從而減輕低收入家庭的經濟負擔。” 


“作為一個小型的開放經濟體,受到全球經濟風險帶來的負面影響可能是不可避免的。” – 李頴芝博士  

潘志明提議:“同時,由於澳門與鄰近地區之間的物流運輸能力已大大提高,通過引入更多外地供應商提供日常食品和生活必需品,穩定食品和生活必需品的成本。 此外,政府可以通過社會企業加強對低收入家庭的支持,例如食物銀行向低收入家庭提供食物和基本必需品;降低低收入家庭的門檻,使更多家庭有資格獲得援助。” 

在短期內,政府只能通過維持廣泛的補貼發放計劃來緩解這些問題。因為從結構上講,問題仍然存在:過度依賴博彩業,並將其作為城市主要收入來源。 

“提高出口多元化,或有助於舒緩增長波動性降低,” 李頴芝博士評論說,“因此,促進出口多元化的決策者可以預見到經濟周期的平穩發展和長期的經濟發展。澳門政府在近期的施政報告中已經明確指出了這一需求,並提出了實現行業多元化的目標。 


國際貨幣組織表示 

  • 澳門特區的小型開放經濟非常容易受到內地經濟、金融和政策變化的影響。由於多數旅遊者來自內地,任何削弱這些旅遊者境外消費能力的政策都將對澳門經濟增長產生不利影響。 
  • 中美貿易矛盾。美國與中國內地之間的貿易矛盾可能對澳門特區產生顯著影響,影響渠道包括,內地赴澳門旅遊人數減少,以及三家美國賭場經營者削減投資。 
  • 鑑於澳門元與美元的間接匯率聯繫,澳門元相對於人民幣可能升值,因此,澳門特區的競爭力可能被削弱,每名遊客的博彩支出可能下降,儘管博彩收入過去經受住了匯率變動的影響。 
  • 亞洲新興的博彩中心可能將內地遊客從澳門吸引過去。 
  • 經濟多元化取得更快進展,進一步推動填海造地項目,可能將擴大非博彩旅遊選擇,幫助提高住房可負擔性,從而促進經濟可持續增長。 

 (摘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 2019年第四條磋商代表團工作人員總結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