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頭疼的上葡京

澳博確信手中的專營牌照將獲得續期,因而不介意到路氹開發度假村問題是,這能否解決公司過去暴露出來的市場份額和收入方面的問題。 

《商訊》2020年2月特刊 | 葡京娛樂場,50週年


特區政府之前批給澳博的18年專營權將於下月結束,這不足以保障該集團在路氹的項目。 

幸運的是,去年政府為這家由何鴻燊創立的企業將期限推遲了兩年,以免澳博在何超鳳的領導下卻因上葡京無法開業而陷入尷尬的境地。 

該個項目顯然沒有花費18年時間去建造,然而第一個令人頭痛的問題是:它直到2014年才正式動工,這表示,由於各種原因,澳博等待了足足十多年時間,才最終決定到路氹大展拳腳。 

這將是澳博的最後一擊,拖延已經對公司財務造成影響,並導致所佔的市場份額萎縮。 

儘管尚無法得知上葡京的開幕時間,但它無疑是澳門歷史上建造時間最長的綜合度假體,也是投資金額最多的度假體。 

該企業自2017年以來公佈的所有完工日期都已超過,澳博管理層亦因此對開業日期更加謹慎。集團首席執行官蘇樹輝10月表示,上葡京可能會在2020年下半年“部分”開業。然而,去年9月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師卻認爲,估計上葡京開放時間將推遲至2021年1月。 

目前尚不清楚是什麼因素令設施花了近七年時間才最終開幕。然而,眾所周知的是2017年發生了兩次火災,還有其他工程事故及颱風天鴿亦造成了數次工程停頓和延誤。但是之後,澳博高層公佈了數個日期,即2019年和2020年。 

工程延誤不僅對澳博的收入產生直接影響,還對澳門半島上的22家娛樂場帶來了限制,這些娛樂場佔了城市市場份額30%以上。 

另外,建造成本亦隨之增加了。去年,澳博宣布該項目耗資390億港元,遠高於近15年前威尼斯人集團的200億港元,又或是永利皇宮的328億港元,是迄今為止最昂貴的項目。券商博恩斯坦(Bernstein)指出:“如果工程進度被進一步拖延,且最終預算超過390億港元,我們不會對此感到震驚。” 

疑問就到此為止嗎?多年來,澳博的市場份額持續下滑。集團將上葡京視作救星。在過去的五年中,澳博所佔的市場份額已從23%以上跌至歷史低位14%。在極為重要的高端大衆市場領域,澳博的市場份額實在非常有限。“上葡京不會成為解決問題的靈丹妙藥。”博恩斯坦在另一份報告指出。 


“該項目幾乎被視爲一個決定澳博‘成敗’的項目。從長遠來看,上葡京的成功或失敗將決定澳博的命運。”- 博恩斯坦 

然而,這支由Vitaly Umansky領導的分析團隊寫道,“該項目幾乎被視爲一個決定澳博‘成敗’的項目。從長遠來看,上葡京的成功或失敗將決定澳博的命運。” 

博恩斯坦還強調了項目選址的問題:“上葡京在路氹的位置實在十分不利,它與其他物業之間缺乏良好的連通性,與蓮花口岸之間的距離相對較遠,距輕軌站亦較遠,預計該項目可能難以吸引人流,並將更加依賴公共運輸來吸引一般旅客。”這份2019年公佈的報告說,唯一的好處是,“上葡京離永利皇宮相對較近。兩家運營商正在計劃興建一座人行天橋,以連接這兩家綜合度假村物業。” 

“我們將提供嶄新的酒店、知名餐廳和其他服務,吸引更多旅客。我相信,上葡京將為澳門建立良好的形象。我們無法重複路氹現已存在的設施,但我們將成爲這裡最後一個全新項目,並嘗試引入新的產品。”澳博聯合董事長兼執行董事梁安琪一年前許下諾言。 


葡京人 

上葡京和葡京人將由一座天橋連接。 

葡京人是一座與上葡京毗鄰的主題公園和度假體,項目由何鴻燊和梁安琪之子何猷亨於2018年10月向公衆宣佈。 

有關這個投資金額約50億港元的項目,營運商最近一次提到將於2020年開幕。那就是在上葡京之前? 

葡京人將設三家酒店和“不同的休閒娛樂設施,例如亞太地區的第一條城市滑索、華南地區的第一座室內跳傘設施及澳門第一座IMAX和MX4D劇院” 。 

蘇樹輝亦承認在葡京人開設娛樂場的可能性。 

(里斯本是葡萄牙的首都,里斯本人是對該地居民的稱呼。澳博利用這兩個項目的名字向葡萄牙人民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