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超瓊,叛逆的繼承人

不論是年齡,還是其他多個不同原因,父親在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這是其他13名孩子身上找不到的:成為繼承人的能力。她本人甚至不願意,但正如她所承認的那樣,做何鴻燊的女兒實在太難了。 

《商訊》2020年2月特刊 | 葡京娛樂場,50週年


今天尚不清楚何鴻燊有否試圖挑選出接棒人——他的朋友Monjardino在之前公開的訪問中,向我們否認了這一可能。 

然而,在過去的20年中,二房太太藍瓊纓所生的長女何超瓊(57歲)似乎被下了具戰略意義的賭注。 

眾所周知,何超瓊持有澳博分拆經營權次級牌照的美高梅中國博彩22.4%股份,她同時在美高梅中國擔任高層職位。 

2000年,何超瓊被父親推舉至其博彩帝國的最高職位,成為澳娛的其中一名董事。她當時直言反對自己的姑媽,即澳娛的另一位知名股東、何鴻燊胞妹何婉琪。 

對澳門有深入研究的政治分析師盧兆興為澳門通訊社的定期撰稿人。他寫道:“為了應對內外危機和威脅,何鴻燊將女兒何超瓊視作帝國繼承人,為澳娛的管理層注入新的血液。”  

盧兆興指,何超瓊於1994年首次接觸父親旗下的企業。當時,她作為代表,參與兩家營運港澳兩地航線的船公司之間的合併談判。“何超瓊為澳娛的業務發展做出了貢獻”,盧兆興指出,在她的管理下,“該公司繼續兌現對澳門未來的承諾”,例如,從澳門觀光塔的建造,該工程於1998年動工,至2001年落成。 

何超瓊告訴中國新聞社(ECNS):“實際上,我能夠做自己的空間是有限的。無論我多麼努力地取得成功,‘她是何鴻燊的女兒’之類的言論都會令我之前所作的一切努力付諸東流。” 

父親首先在何超瓊身上看到了登頂的潛力。直到2000年左右,何超瓊一直被打上“社交名媛”的標籤,不斷被拍到參加各種派對、聚會,成為了當地狗仔隊瞄準的目標。 

然而,生命中總有一幕對她的生活產生決定性影響:在與香港著名海事企業家許世勳之子許晉亨的婚姻關係尚未正式結束之時,何超瓊與英皇集團主席楊受成之子楊其龍傳出了戀情。當時,兩人正在在平壤經營一家娛樂場。 


“在這樣一個成功的父親的影響下,保留自我真的很難。我必須(比其他人)更加努力地工作。”- 何超瓊 

楊其龍被香港傳媒冠上“壞男孩戀人”的稱號,並於2000年年中因藏毒被捕,此事佔據了香港最受歡迎報紙的頭版。何鴻燊對此感到不悅,甚至揚言要斷絕與何超瓊之間的父女關係,若她不離開楊其龍的話。 

何超瓊認真地看待父親的威脅,並改變了自己的生活。她承認:“在這樣一個成功的父親的影響下,保留自我真的很難。我必須(比其他人)更加努力地工作。” 

在她被晉升為澳娛董事不久後,何鴻燊開展了與美高梅之間的賭牌談判,賦予女兒更多權力,令她成為美高梅中國的聯席董事長和股東。 

2018年,何超瓊(通過信德集團,她是該集團的董事總經理兼執行董事)與霍氏基金簽署協議,共持澳娛逾五成三股權,並藉此控制澳博百分之54.1股份。這項交易令何超瓊成為了主要繼承人,亦削弱了何鴻燊四房妻子兼澳娛最大單一股東議員梁安琪的影響力。 


富有的女 

刊物《Tycoons in Hong Kong(香港富豪)》指出,何超瓊自2011年起便是香港最富有的女人。 

儘管美高梅可能是澳門博彩業運營商中的小弟弟,但何超瓊的聲望和財富卻始終在上升:她在2019年《福布斯》“億萬富豪”榜單上排名第413位,並在香港排名第20位。 

她的個人財富估計為48億美元。據說2018年,她購入了亞洲第二貴的物業,據稱是香港一棟價值9億港元的豪宅。 

在2019年的最後幾個月中,何超瓊出售了美高梅度假村245萬股;何家持有該博彩運營商的股份比例降至1.78%。 


“如九頭蛇般的三人聯席主席小組” 

“何鴻燊正準備退休,他留下的問題多於答案。”摩根大通證券(亞太)有限公司2018年就當時發佈的一份管理層協議發佈評論,“我們認為,這種複雜的結構令未來出現爭權鬥爭成為了可能。董事會缺乏明確的控制權(至少在我們看來是如此)。” 

券商盛博有限公司也對此發表了評論:“該公司非但沒有將何鴻燊退休視作推行治理和管理變革的動力,反而選擇了進一步鞏固現狀。設立一個類似九頭蛇的三人聯合主席小組,對早已根深蒂固的管理層進行提升,這些都表明該集團未來不會進行任何重組(正如某些大量持有集團股份的人士所希望的那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