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的開始,不變的刺激

第66屆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特刊 | 選稿:Sérgio Fonseca

國際汽聯三級方程式世界盃賽事


有智者曾這樣說過:“我不能改變風向,但我能調整風帆,讓我到達目的地。”作爲澳門唯一的單座賽車選手,梁瀚昭認爲引入全新的三級方程式賽車並沒有讓他變得更輕鬆。

與大衆的猜想相反,本地車手通常都不是超級富豪,也沒有得到澳門政府的大量支持,梁瀚昭就是其中之一。他的背景並不富裕,每年從特區政府獲得的資助甚至不足以支付國際汽聯三級方程式錦標賽半個賽季的費用。這位18歲的賽車手今年將連續第二次出戰澳門格蘭披治三級方程式大賽——國際汽聯三級方程式世界盃。對本地賽車手來說,獲得私人投資者的贊助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務”,鑒於博彩業界才是這座城市的主要投資者,他們無意投資額外的市場。因此,這位澳門小將等待了足足六個月,才坐上全新的三級方程式賽車。

9月底,梁瀚昭在國際汽聯三級方程式冠軍賽俄羅斯索契站決賽中首次有機會駕駛新的三級方程式賽車。他認爲,這是一次充滿意外的經歷。由於沒有前期測試(為降低成本,國際汽聯三級方程式賽季不允許進行測試),他必須在周末排位賽前的一次練習中適應新車。在比賽中,他的速度差了四秒鐘。而且,首場賽事儘管梁瀚昭已經佔據了一定的領先地位,但因車輛在賽道上打滑並撞上輪胎防撞欄而不得不提前結束比賽。直到第二場比賽,他才終於有機會駕駛着一輛如此強勁的賽車,體驗完整的比賽戰場,並以第21位的成績飛越終點。

“這是一次艱難的初體驗。六個月後,全新的賽車、全新的賽道,再次出發。我已經習慣了去年使用的三級方程式賽車,那與今年的車型完全不同。車手需要像四級方程式賽車一樣剎車。”他解釋說,“人們總是難以改變自己的駕駛風格。”

除了適應困難外,梁瀚昭大致喜歡新款賽車的駕駛體驗。“從物理上講,這與亞洲三級方程式賽車(國際車聯三級方程式區域規格)一樣苛刻,但這款賽車的速度更快,能夠為車手帶來非常不錯的體驗。車輛的功能強大,減阻系統(DRS)亦十分出色。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肯定是車輛的直線速度。”他說。

新款賽車不僅比舊款的要快得多,重量也大得多(在不帶駕駛員和燃料的情況下的重量高達690公斤),這意味著車手從水塘北角彎到加思欄彎間的平坦路段能夠以更快速度駕駛,同時增加在羊腸山道區域的挑戰難度。

2019年三級方程式賽車配備專門定製的自然吸氣式3.4升Mecachrome 6缸發動機,在8000 rpm的轉速下能夠輸出功率380 hp。這款新型賽車在今年早些時候的蒙扎賽道上錄得了300公里/小時以上的驚人時速。上屆賽事冠軍Dan Ticktum 駕駛580公斤的賽車在沒有牽引情況下,以267公里/小時的最高時速飛過葡京彎。出於安全原因,國際汽聯爲東望洋賽道設定了最小的後翼角度,以保持最高速度。即使如此,在啟用減阻系統的情況下,車隊和車手仍然相信,Dallara製造的賽車能夠在比賽周末的長途比賽中將作出接近280-290公里/小時的成績。

與一級方程式賽車一樣,新的三級方程式賽車同樣裝備了減阻系統。當車手在指定地點且與前方汽車相距一秒鐘之內,就能夠激活該系統,打開後翼插槽,減少阻力,增強動力,推動直線速度,以全力超車。這戲碼將在東望洋賽道的加思欄彎大直路上演。

此外,新的車型總長度為4965毫米,比之前的賽車長度長了半米,車迷們期望車手在賽道狹窄部分展現超凡的應對技巧。然而,梁瀚昭卻困惑地表示,預計車隊會進行設置調整,協助車手在髮夾彎推進,因為“這是一輛非常大型的賽車”。

車輛配備相同的底盤、發動機和倍耐力輪胎,年輕車手們必須施展各自在速度和輪胎管理方面的技能,就如同在賽車階梯上移動時必須做的一樣。經驗在倍耐力輪胎老化的預防中起著非同尋常的作用,這恰恰是梁瀚昭9月抵達俄羅斯時所缺失的。東望洋賽道的路面表面不是十分光滑,因此輪胎退化程度相對較高,車手需要在比賽周期間妥善管理四組乾旱天氣輪胎。

儘管如此,這位曾參加亞洲雷諾方程式系列賽的前中國四級方程式賽冠軍仍保持著一貫的冷靜。梁瀚昭在西班牙參與了一場比賽並進行了為期三天的測試。他清楚自己的起步遠遠落後於對手,但並未因此卻步。

“老實說,我沒有感到任何壓力。我和去年一樣出賽,竭盡所能,我想能夠最大程度地享受比賽週末。我希望,人們理解我沒法和其他選手一樣作準備,也沒有相同的資源。”他表示。

對於“澳門男孩”來說,情況沒有發生太大變化,因為他和去年參加格蘭披治大賽車一樣,擁有大致相等的三級方程式里程。他仍然是排位賽中的第18名,是東望洋跑道加思欄彎混戰中的無辜受害者。然而,今年,看到方格旗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