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業:問題與解決辦法

若沒有博彩業,就沒有今天的澳門。與此同時,博彩業卻似乎令其周圍的一切變得乾枯。我們如何能化圓成方?

《商訊》2020年6月特刊 | 勿失良機


四月,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公佈政府為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而推出的第二輪紓困措施詳情。他明確指出這一事實:無論是過往,還是今次的經濟考驗,都表明澳門經濟過度依賴單一產業。

此外,這一佔據了經濟主導地位的行業對其他行業似乎不甚“友好”。兩位分別來自澳門和新加坡的研究人員寫道:“博彩業導致澳門的產業結構高度失衡且容易受到外部宏觀經濟變化的影響,對經濟的長期穩定發展構成嚴重威脅。”他們認爲,所謂的產業多元化實際上沒有發生,博彩業基本上是城中唯一的產業。

“儘管博彩業作爲澳門的支柱產業,對城市經濟增長和發展產生重大影響,但博彩業的產業聯繫程度卻非常低,對其他行業無法起到強大的拉動作用。”澳門科技大學宋宇副教授和新加坡國立大學陳新科(音譯)以此作爲對這一“相對獨立產業”的總結。

過去數年來,已有多位研究人員提醒實現經濟多元化的重重困難,尤其對一個博彩業肆意獨大的經濟體而言。

廣州暨南大學經濟學院盧平平曾以澳門產業適度多元化為研究主題。他指出,自2014年賭收連續九個月下跌,“博彩業缺乏‘嵌入性’和‘關聯效應’特徵,無法推動經濟可持續發展”,或“不利於澳門經濟的可持續發展”。

他認為,澳門需要“認識和檢視現有的經濟成長模式,以及導致經濟多元化困境的癥結,確定經濟的發展方向和經濟多元化的實施路徑,並為應對最嚴重的經濟衰退制定全面的突破策略”。

盧平平自2016年開始進行研究。四位分別來自中國內地、澳門和香港的專家最近亦發表了一本名為《Sustainable Development for Small Economy and Diversification from a Dominant Industry: Evidence from Macao(小型經濟體的可持續發展和產業多元化:來自澳門的證據)》的書籍。

Fei Choi、韓子天、毛艷華和賴嘉偉在書中強調“必須明確在經濟適度多元化與博彩業進一步發展之間取得平衡的方式”。他們指出,“除了與柬埔寨金邊、新加坡和日本等地之間的競爭外,社區疏遠、内地經濟增長放緩和中央政府政策等,都會引起行業需求下降,博彩行業對經濟的統治令澳門輕易就會遭受影響。”

博彩行業不僅是澳門政府庫房的主要貢獻者,還是城中最巨型的雇主群體,也是澳門最大型的服務和產品購買群體。

分析師兼綜合度假村顧問機構Intelligencia總裁Andrew Pearson在出席第十三屆亞洲全球博彩博覽會期間接受訪問時表明,澳門越來越依賴内地旅客,這些旅客“不如歐美消費者那樣老練,也不願意花錢”。他認爲:“在未來的五、十年,或者二十年中,狀況或將有所改善,但是對於澳門來說,這座城市已被視為博彩飛地,不再是娛樂目的地。”


 “博彩行業對經濟的統治令澳門輕易就會因行業需求下降而遭到影響”- Fei Choi等人


“高附加值行業和服務”

“澳門經濟多元化的進一步發展要求我們引入高附加值的行業和服務。儘管這是一個值得稱讚的目標,但這只有提升我們自身的多元化能力才有可能實現。”澳門城市大學商學院院長José Alves強調。

他向本刊記者解釋了四個不同的觀點:“首先,澳門已經積累了大量的金融資源,這表明金融能力絕非限制。澳門本地機構的研發和技術能力正不斷成長,但產出和影響仍然有限。城市的物理基礎設施持續改善,但尚未為城市的壯大做好準備。然而,人力或許是最大的限制,政府已經意識到這一點,並在過去二十年進行投資,推動各級教育發展。本地教育現在正踏入質的飛躍的關鍵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