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訊 | 時事評論 – 病急亂投醫

1202

文: 甄慶悅  | 資深傳媒人

攝影:MB/Tiago Alcântara

二月農曆新年的入境旅客人次破紀錄,中區逼爆,不得不實施人流管理措施,旅客煩,當區居民更苦不堪言,有家難歸,就算回到家中,同樣要忍受人多嘈吵、衛生環境下降等問題。當局在關前街等周邊地區推分流措施,亦定時定候封路搞市集,冀引客入舊區,爭議甚大,效果也麻麻,不少居民怨聲載道。 


澳門各區要平衡發展,舊區亦急需重整、活化,但難以只靠一些行政措施,便能引一班旅客到舊區,就可分流主要景點的人流,順道帶旺、活化舊區,盤活社區經濟,這只是美好的想像及願景。就像農曆新年分流後,一大班旅客落到關前街一帶,結果得個“逼”字,旅客根本無興趣去這些舊區,匆匆而過,甚至冀盡快離開。旅客只會去心儀的區份、景點,無緣無故,不會聽從政府號召去這去哪。何況如關前街等舊區,不少仍殘殘破破。舊區環境一般不太理想,除當區居民外,本地人尚且少去,旅客又怎到此一遊? 

澳門舊區的主要問題,是日久失修舊樓較多、公共設施缺乏、居住環境欠佳等,區內長者較多,社區冷清,活力不足。舊區確需重整、活化,惟須有計劃、有部署,方法雖然不少,關鍵及第一步卻是通過都市更新、舊樓重建等政策及措施,先改善生活環境,增加公共設施,令年輕一代重回舊區。人氣提升了,社區活力再現,舊區的營商環境自然好轉,社區經濟才能形成。只要環境、氛圍良好,又有特色的話,喜歡深度遊的旅客便慕名而來。不理三七二十一,先推一大班旅客到舊區,乃本末倒置,幾面不是人。必須先宜居,後宜業、宜遊。 

另一方面,關前街、十月初五街、媽閣、新橋等舊區,有相當文化底蘊,又涉及文物保育、文化承傳。故不論重整或者活化,均須保育為先,並以當區的文化、歴史特點為主要考慮,經過相當長時間的累積及發酵,才有機形成新的社區特色文化。否則只顧發展,以為將一些舊建築刷到五顏六色,在外牆塗鴉一番,或者盲目㩙一些所謂創意、新潮店舖進去,便能活化並帶領潮流,即時生晒,這未免藥石亂投,亦太輕視社區文化的建立了,現在有版你睇。 

坊間也有意見倡政府分流旅客到各區,既疏道節假日中區逼爆慘況,也盤活社區經濟。要指出的是,澳門雖小,但不能區區都係旅遊區,青洲、筷子基、新橋、台山等乃居住區,不可能更不應全盤為旅客服務,否則擾民,激化矛盾。此等區份多為住宅,沒有景點,小商店、小食店主要服務街坊。不能期望舖在北區,卻想服務旅客為主,並不現實。 也要強調,説澳門承載力爆錶,並不止於部分景點節假日逼爆,而是整個城市的資源過渡使用,包括交通、垃圾處理等,不是分流了,景點不再逼爆,就説澳門承載力無問題,自欺欺人。 

針對旅客逼爆、引客入舊區、都市更新及文物保育等問題,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必須通過城市規劃及都市更新,去逐步及徹底解決。無奈政府慢了幾十拍,“城規法”2014年3月1日生效,但全澳總體規劃至今影都冇,各區詳細規劃更不用説。另由舊區重整講到都市更新,十幾年講多過做,連都更會都換屆了,真正的都更政策及“都更法”仍未出到台。議而不決,決而不行,如此態度及工作效率,怎能解決老大難問題?以上牢騷不知講了多少次、多少年,惟舊區重整、文物保育均與時間競賽,問題越拖越大,越拖越難解決。距離政府換屆還有9個月,不能萬事都等新特首去應對,儘管這必是特區政府的優先處理問題。現在就應快馬加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