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訊 Feb | 澳門人創造澳門 | 填海之城

2005年,當時澳門面積還未達30平方公里,統計暨普查局發出警告:至2030年,澳門人口數字將高達75萬至85萬,至2050年,預料人口數字將達到100萬。 

這些數據“嚇壞了”澳門的決策者。當局分秒必爭地在一年之內已非正式地知會北京政府需要處理有關問題。 

繼後的兩年裡,澳門和中央政府交換信息並重新制定計劃。澳門當局於2008年正式向北京提出填造五幅地塊的申請,並明確提議具體填海位置和面積。 

2009年11月,國務院批准了澳門特區填海造地350公頃的要求。 

根據當時土地工務運輸局某位高級官員編製名為《新地塊──新城區》的文件,五幅新的填海地塊將用於實現不同的目標。 

首先,總體而言,通過“緩解澳門特區土地資源嚴重稀缺”,實現 “改善居民生活質量”與“平衡社會、經濟、環境、文化等綜合用地需求”。 

然而,五幅土地的填海工程也是為了“留出空間資源,保護世遺城區,減低舊城區內人口壓力”,同時“完善交通圈層路網結構 ,解決交通擁塞,配合區域交通發展”。 

最後,澳門特別行政區指填海工程“發展符合澳門產業適度多元化政策”,這意味著地塊將不會用於建造與博彩有關的設施。 

除了上述目標外,澳門特區政府還與中央政府合作,制定了一份覆蓋範圍廣泛的《規劃指引》,當中列明新填海地塊旨在推動與環境問題相關的區域合作等工作。 


E1 區, D 區, 及C區

如果上帝創造世界,荷蘭人創造荷蘭,那麼澳門人創造澳門”  (摘自《新地塊-新城區》) 

然而,所有這些舉措都是為了為澳門提供更多土地。《澳門特別行政區五年發展規劃(2016-2020年)》(以下簡稱“規劃”)提出“設立土地儲備的目的是為了澳門有可發展的土地”以及“新城350公頃土地將分階段落實規劃,以配合社會發展。” 

去年,澳門學者盛力和鄧宇華在知名島嶼發展專家Adam Grydehoj的幫助下,撰寫的論文中寫道:“通過填海創造新城區,政府期望創造必要的空間滿足城市長遠的交通規劃、美化沿海地區,同時擴大城市總體空間。澳門規劃策略旨在突破土地資源貧乏對澳門社會和經濟發展的制約。”  

葡萄牙學者兼建築師Ana Rodrigues以澳門填海為主題撰寫碩士論文。她寫到:“把這個葡萄牙前殖民地作為案例,即研究澳門半島一直因填海造地而飽受的例子,是對城市突變的一種反思。” 


350公頃土地 

填海A區約138公頃 

填海B區約 47公頃 

填海C區約33公頃 

填海D區約59公頃 

填海E區約73公頃 


科學填海? 

政府認為,在建的填海工程是“科學規劃、合理佈局、集約利用”的結果。 

然而,實踐中是如何操作?“運輸工務司成立了跨部門工作小組(包括社工局、教青局、體發局及文化局等)全面協調、溝通、推進相關工作,並委託中國城市規劃學會組織內地專家開展‘澳門新城區總體規劃’編製工作。為推動公眾參與、專家論證,分別舉行了一系列的社會諮詢、專家研討會、工作坊、專家論證會,邀請了一批海外內專家學者,過百名本澳基層社團、專業團體、青年團體、環保團體、文化團體、保育團體等不同範疇代表,以及政府跨部門工作小組成員,就新城總體規劃的不同問題進行探討,尋求共識。” 

“通過收集社會不同團體、人士的意見,綜合分析以充分利用好新填海區的土地,相信各部門都會因應澳門實際情況做好相應範疇的規劃。”(資料摘自高勝文及唐秀麗共同編著的《新城區對澳門經濟社會的影響分析》) 


澳門的新寝室 | 填海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