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政府儲備花光前,應有什麽行動?

數年前,我曾擔任澳門經濟發展碩士學位論文的評審員。其中有一篇研究論文稱,澳門的發展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從内地旅客處獲得的收入。當我問那位考生,假如這些收入來源都枯竭了,我們怎麼辦?為了安全起見,澳門是否應該考慮爭取更多元化的收入來源?她諷刺地看著我,完全不相信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用最客氣的話來説,她給我留下了獨特的印象。她認爲我提出的問題很荒謬:一個擁有逾十億人口的泱泱大國,怎麽可能會發生這種情況? 

時事評論 | Keith Morrison – 作家及教育家


但是它確實發生了。經過了這麼多年,那種得到平反的感覺實在令人感到滿足。最近發生的事件導致内地赴澳門的旅客人數大幅下降,重創了這座城市主要的收入來源。 

如果澳門已經實現經濟多元化,哪怕是少量的,不再過度依賴某一收入來源的話,在一定程度上,能夠預防在類似事件中出現的損失嗎?儘管無休止地勸告澳門應當推動經濟多元化,卻仍未足以真正實現澳門收入來源的多元化,本地政府的收入來源仍然極大地依賴内地旅客。將如此多的雞蛋都放到同一個籃子裡,維護成本巨大。 

在這種情況下,多元化的收入來源可能是風險分析或風險管理作出的反應,以期能夠預防收入來源枯竭,或避免其他危害本地經濟,令經濟不穩定的風險。 

社會中有聲音向澳門當局發出了若干警告,包括颱風、洪水、恐怖主義、安全問題、社會穩定問題、對高額博彩市場的過度依賴等。然而,《2019年財政年度政府工作總結》未有從更具體的經濟角度作風險分析和風險管理。在“力促經濟穩定發展”的章節中,不曾提及風險。同樣,“經濟財政”章節亦沒有討論風險分析或風險管理。 

該報告僅探討了兩個範圍相對較細的風險項目。在“增強安全風險管控”章節中,政府提出(a)“恆常開展大型演練”和“全面強化風險意識”;(b)逐步完善“危險品管理工作”,並為此起草“危險品監管法律制度草案”。文件實在沒有太多與經濟或收入風險分析、管理有關的内容。 

該報告提出的“培育多元產業成長”步驟非常有限。在這個章節中,不過提出了五項要點,當中的一項藉狡猾的措辭,例如“引進更多大型優質會展項目落戶澳門”,即新增一個或兩個活動就能夠達到這一標準了。簡而言之,對能夠將收入風險降至最小化的經濟多元化,政府僅投入了些許關注。 

有限的經濟和收入多元化,加上澳門需要進行更大規模的風險評估和風險管理,而我們所面臨的是一種潛在的有毒情況。就這樣,世界範圍内的單個事件就能嚴重損害,甚至摧毀一個城市的經濟。在這次的事件中,我們遇到的是一種病毒,但也可能是澳門無法控制的一系列其他因素。誠然,澳門政府在處理新型冠狀病毒威脅時,確實迅速、有效地採取了行動;但是積極的風險分析和評估、風險管理和風險處理,在澳門政府維護本地居民的經濟安全中,又發揮了什麼作用? 

假如向“多元化”之神發出祈求,但如果神靈無法為我們帶來各種色彩,不能為我們提出、解決辦法,不能替我們進行風險分析,亦無法提高政府的管理和響應力。當然,澳門並非唯一一個因疫情而出現諸多經濟問題的城市,也許餐飲快遞和外賣服務能夠倖免。在全世界範圍內,這種看不見的殺手帶來巨大經濟影響。澳門幸運地擁有一些貨幣儲備。其他地方則不太好彩了。 

眾所周知,澳門偏向於規避風險,這給它帶來了不幸的諷刺。現在我明白這意味著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