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20年點燃蠟燭

不確定性極大——娛樂場中場增長能否抵消可預見的貴賓百家樂萎縮?2020年仍屬未知,但政府卻認為不會比2019年的表現更差。 

《商訊》2020年1月特刊 | IMF:踏下輝煌的寶座


從宏觀經濟而言,預料2020年將連續第二年衰退,但賭收(主要是博彩總收入)前景並不太悲觀。 

然而,這裡似乎存在矛盾。澳門經濟基本上取決於博彩收入,這種對前景預測的差異主要是由於這段時期的不確定性所致。 

讓我們從一般的政府保守預測開始。崔世安團隊制定的2020年最新預算以2,600億元(澳門幣,下同)收入為基礎,與2019年預期一致;然而,直至本刊物出版之時,我們尚不知道有關預算的最終定稿。2018年的預算為3,020億元。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似乎更加樂觀。它將2020年賭收預期從三個百分點降低至兩個百分點。“除非貴賓廳市場復甦,否則2020年上半年的博彩總收入很可能維持負增長”,團隊分析師去年11月指出,“我們估計,2020年的中場博彩收入將上漲11%,貴賓廳收入則減少13%,博彩收入增幅為2%(之前為13%)。” 

CNBC報道了惠譽評級(Fitch Ratings)董事科林曼斯菲爾德(Colin Mansfield)的評論:預料今年將出現“低個位數增長”。 

曼斯菲爾德(Mansfield)表示:“我們希望貴賓廳業務大致保持平穩,然而,我們確實發現,從長遠來看,中場更多地受到了內地財富增長和大灣區基礎設施改善等因素的影響。” 

中場似乎是澳門博彩行業的命脈。但是,正如惠譽最近提出的警示那樣,這不過是“長遠的”看法,即使中場博彩繼續保持兩位數增長(到第三季度的增幅為17%), 且因貴賓廳業務風險而遭受的影響亦保持最低程度。” 


“新的旅遊習慣是他們每次旅程的消費都有所減少” – 李振國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博彩特許營運商們會怎麼解釋?永利澳門首席營運總裁兼執行董事 陳志玲向GGR網站的記者表示,她“不擔心”澳門貴賓廳業務將繼續萎縮,預測2019年餘下的日子將迎來“穩定的市場”。 

蕭登·艾德森(Sheldon Adelson)於10月表示:“我相信澳門是世界上最好的市場,因此我們將繼續投資這座城市。” 

美高梅中國控股有限公司公司首席執行官及執行董事簡博賢(Grant Bowie)同樣不曾感到悲觀:“我認為這一進程[放緩]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我們都在改變。 這就是我們早在10年、15年前就預料到的情況。現在我們看到了。我認為這對澳門而言,最終是一件積極的事情。” 

“假如中美貿易戰將達成第一階段解決方案,我認為這將為旅行中的消費者注滿信心,因為這昭示著糾紛即將終結,經濟亦因此改善,加上人民幣匯率得以穩定。 我相信,這些都將在來年對澳門帶來積極影響。”新濠博亞娛樂有限公司主席兼行政總裁何猷龍在接受CNBC採訪時表示。 

距離賭收雙位數字升幅的日子似乎仍很遙遠。如果2020年不是負增長的話,那麼所有人都會感到滿足。 


旺丁不旺財 

澳門旅遊局局長文綺華預料2019年訪澳旅客將再次創紀錄,達四千萬人次;然而,這無法阻止這座城市陷入衰退。 

2019年,统计暨普查局錄得了強勁的訪客數據。與去年同期相比,2019年第一季度的旅客數字飆升了約21.2%,第二季度則錄得約兩成的升幅,同年第三季度則按年上升約10.2%。 

“根據统计暨普查局旅遊調查,旅客呈現新的旅遊習慣,他們每次旅程的消費都有所減少”, 澳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副系主任李振國解釋,“他們來的頻率更高,花費卻少了,原因可能是受到人民幣貶值、收入狀況及出遊目的的影響。”他總結道:“因此,入境旅客人數的增加並不意味著旅遊收入的大幅增長。” 

澳門聖若瑟大學商學院政府研究學士課程協調員李頴芝博士認為:“中國有‘旺丁不旺財’之說,增加的旅客並不一定帶來更多的收入。” 

她向本刊記者表示:“我作的計算發現,與2018年同期相比,2019年第一季度的實際人均旅客支出下降了約15.5%,第二季度的跌幅增加至約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