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尼系數如是說

如非因為政府的社會支持,衡量社會不平等的國際公認系數將成為澳門的第一個紅色警示。 

《商訊》2020年1月特刊 | IMF:踏下輝煌的寶座


在接下來的篇章中,我們向讀者展示多個本地社會不平等的例子,但我們使用經驗性表述,而這些表述將不會得到所有人的一致認可。議員陳澤武去年處理內地僱員4,000澳門幣補償一事的方式就可見一斑。 

值得慶幸的是,意大利統計學家和社會學家Corrado Gini於1912年提出了堅尼系數的基礎,度量反映貧富收入差距。當該系數為“零”時,表示完全平等(例如所有人的收入都相同);當系數為1(或100%)時,表示最極端的不平等,即只有一個人獲得了所有的收入,其他人分配所得的收入為零。世界銀行表示,系數介於0.25和0.40之間,表明分配不平等程度較低,大多數歐洲國家、澳大利亞和加拿大就是這種情況。 

儘管存有某些限制,但堅尼系數最大的優勢在於,它找到了一種能夠衡量社會不平等的方法,至少在收入方面。 

統計暨普查局今年四月公佈最新調查結果表明,澳門堅尼系數自2012/13年度的0.35%上升0.01%,至2017/18年度的0.36%,表明本地家庭收入分配變得更加不平等。  

澳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商業經濟學副系主任李振國教授告訴本刊記者:“指數得分的增長並不意味著收入分配大幅度惡化,但增長趨勢卻是一個問題。” 


 “除非政府做好工作並重新分配收入,否則澳門收入分配可能會更加不平等。” – 李振國 

澳門的情況並不令人擔憂,因為當局承認政府補貼有助於減少這些不平等現象:根據統計暨普查局發出聲明指,撇除政府福利和補貼,堅尼系數從2012/13的0.38%上升至 2107/18的0.40%。 

他認同:“政府補貼在降低堅尼系數中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考慮到政府補貼在過去五年的增幅,指數最終仍呈上升趨勢,因此,除非政府做好工作並重新分配收入,否則澳門收入分配可能會更加不平等。這可能是2014年至2016年經濟下滑所造成的直接後果。”這位收入不平等研究課題的專家解釋。 

與2012/13年的0.03%相比,政府福利和補貼將2017/2018年的堅尼系數值拉低了0.04%。根據當局的聲明,這暗示政府的措施“對改善家庭收入分配產生了顯著作用”。 

統計暨普查局將堅尼系數的上漲歸咎於人口老齡化和家庭規模縮小。聲明指出,這些社會人口變化導致收入相對較低的家庭(例如老年家庭、小規模家庭和就業人數較少的家庭等)的數量增加,“這影響了家庭收入分配的平等從而推高了堅尼系數的值”。 

然而,現在的情況比澳門回歸之前,甚至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第一個十年的情況都要好。當時,堅尼系數從1998年的0.43%增加到2006年的0.48%,比其他臨近地區的指數都要高(例如內地為0.447%),這“使澳門成為世界上貧富差距最大的地區之一”本地著名社會學家郝志東認為,“貧富差距還衍生了其他問題,例如不同類型的僱員之間,以及僱員與雇主之間的衝突”。 

李振國教授總結道:“鑑於博彩業在經濟中的統治地位,以及政府對(博彩業)外勞政策的保護措施,加上政府補貼,我認為堅尼系數在短期內可能不會面臨強大的上行壓力。特別是在博彩行業的表現預計將保持相對穩定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