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化?“這是政府的責任,不是綜合度假村的”

Niall Murray及其創立的穆雷國際集團(Murray International Group)曾為威尼斯人、新葡京和美獅美高梅等多個企業客戶提供服務並完成了多個項目。作爲集團的領軍人,他需要到紐約、北京、巴黎、拉斯維加斯等不同地方工作,但目前以澳門為基地。Niall Murray是“設計、開發、建立和營運大型綜合度假村及多功能酒店方面的知名專家” 。 

《商訊》2020年7月特刊 | 澳門旅遊業的十字路口 


三年前,何鴻燊在接受本刊記者專訪時稱老實說,在澳門經營這些非博彩景點,不會創造任何收入除了要求評論以上的言論外,我還希望能夠專營公司的心態進行解釋 

Niall Murray – 非博彩產品或許無法帶來巨額利潤,甚至是造成本地多家綜合度假村虧損的主要原因,但其他司法管轄區的情況卻並非如此。 

不同地區的博彩和非博彩業務之間的收入差異很大,讓我們分別看一下拉斯維加斯、新加坡和澳門的情況。 

拉斯維加斯擁有260萬人口,城市主要依靠一個由4,200萬人次旅客組成的市場,並且在很大程度上,670萬國際旅客(佔旅客總數的百分之16)是當中的支柱。拉斯維加斯主打國家產品,得益於城市成熟、發達的航空運輸和道路網絡,旅客能夠自由地從美國任何地方出發,無需受到簽證或旅行時間限制。 

擁有550萬人口的新加坡在更大程度上依靠本地旅客(佔收入七成),以及由1,911萬國際旅客組成的市場。新加坡的三大旅客市場分別是中國(342萬)、印尼(302萬)和印度(144萬)。非博彩業務收入佔當地綜合度假村總收入的百分之25至33。這個國家的經濟高度發達,且高度多元化。除了博彩產業外,新加坡的會展行業規模巨型且發展迅速,每年吸引旅客約200萬人次。實際上,新加坡政府的年度稅收中只有百分之3來自博彩稅。 

澳門情況卻非如此。城市居民數量僅65萬,這意味著綜合度假村只能依賴國際旅客。2019年,澳門的3,940萬旅客中,有四分之三來自中國内地。 

總體而言,在簽證限制、短途旅行和依賴内地旅客等因素作用下,非博彩支出有限,顯著增長機會同樣受制。為了增加旅客的非博彩支出,綜合度假村必須吸引更多來自其他國家的旅客。內地旅客必須花費更多時間去使用這些設施;隨著逗留天數增加,提供更多不同用餐時段(早、午和晚餐)的選擇,延長購物時間,完善付款方式及提供普通話的娛樂體驗,滿足内地旅客的需求、口味和喜好。緊隨而來,應該是一系列放寬簽證和參加會展簽證的措施,並將自由行計劃擴展到更多城市。 

“新加坡模式將能為澳門所用 

澳門可向新加坡取經? 
N. M. –澳門可從多方面向新加坡學習,包括多元化發展、綜合度假村產業拓展,及以協同、共贏和可持續方式擴展娛樂場專營許可。濱海灣金沙集團和聖淘沙名勝世界都已同意在未來數年內顯著地擴大投資(90億元投入,佔最初150億元的3/5),並以非博彩產品為重點,承諾保證營運商的娛樂場經營權直至2030年年底。 

新加坡政府堅持實事求是,努力探尋並達成互惠協議,允許綜合度假村擴展博彩業務,儘管程度要比非博彩業務輕微,但仍要確保商業和財務上的可行性。 


“為了增加旅客的非博彩支出,綜合度假村必須吸引更多來自其他國家的旅客。” 

新加坡並不期望投綜合度假村領域帶頭實現經濟多元化,卻以可衡量、合理和負責任的方式為經濟發展做出貢獻。儘管當地政府正著手促進兩大綜合度假村項目在未來數年內茁壯成長,但它們是以公平的方式實現。要求營運商同時發展擴大博彩和非博彩業務,政府並沒有給企業造成不公平的負擔。此外,新加坡政府堅信,他們為經濟作出的貢獻必須超出其本應為多元化貢獻的份額;此舉將來可能對澳門有利。 

一位專家最近說:“到訪澳門的內地旅客未成熟,消費意欲不如歐美消費者。”你同意嗎? 

N. M. – 儘管旅遊學院的年度旅遊業“訪問意向”調查表明,只有百分之7的內地旅客對博彩活動感興趣,但事實遠非如此。大多數內地旅客來澳門都是為了賭博。 

在許多情況下,內地居民能夠在內地享受與澳門綜合度假村非博彩設施媲美的設施。在內地,他們唯一不能合法參加的就是博彩活動。在很多情況下,內地旅客並不因為缺乏成熟度,而不願將錢花在澳門的非博彩產品上,他們往往比想象中的要先進得多。實際上,在語言、便利、價格、文化品味、喜好和方便營商方面,內地旅客常常認為在家鄉能夠得到更大的滿足。 


在澳門,博彩業既受政治動態影響,同時反過來影響政治動態” 

‘非博彩’定義對綜合度假村施加了巨大壓力” 

多年來,儘管澳門特別行政區歷屆政府在促進經濟多化方面付出大量心血都沒有取得顯著成果。行政長官表示政府主張的會展行業及文創產業在城市生產總值中所佔的比重不到一個百分點”。是否認同以上解釋?或者更樂觀的看法 

N. M. – 在澳門,博彩業既受政治動態影響,同時反過來影響政治動態。決策者將焦點放在綜合度假村的短期稅項及其分配上,以確保自己的政治生涯安全,這有時會分散長期維持增長所需的政策和投資,加上內部衝突加劇,對多元化進程造成不利影響。 

概括而言,澳門所有經濟活動和非博彩活動產生的收入都是非博彩活動。但是,這個定義似乎順勢給綜合度假村造成了巨大的壓力,要求營運商大幅增加旗下企業的非博彩業務收入,拉近與拉斯維加斯、新加坡之間的距離;與此同時,綜合度假村將神奇地解決澳門政府的多元化問題,並減少城市收入來源對博彩業的依賴。鑑於當前的政府政策、內地簽證規定、國際旅客人數和實際的旅客消費方式,不可能僅靠要求營運商增加非博彩收入來實現經濟多元化。 


“澳門可從多方面向新加坡學習” 

受到目前勞動條例和人手短缺的限制,澳門要實現行業多元化,就必須專注於利用先進技術的增值服務,和城市本身在“一國兩制”下享有的獨特地位:作為特區,位於大灣區,與一帶一路、海上絲綢之路間的關聯,並作為通往中國的門戶。澳門政府可透過優惠貿易協定(PTA)以及與內地、香港及其他國家和國際貿易組織開展貿易談判,推動這一領域的發展。 

總之,澳門經濟多元化並非綜合度假村的責任;這是政府的責任,他們應該召集“澳門經濟多元化專責小組”。澳門可以透過與內地之間緊密的區域合作,建立多元化擴張框架,在未來數十年內成功實現此目標。通過重新分配現有資源,為人力資本、基礎設施和機構資產的關鍵投資提供資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