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當地人般生活⋯⋯或相反

旅遊學院副教授和曾為學院工作的學者參與一項研究,探討旅居澳門人士的生活選擇。 

研究中心 《商訊》與澳門旅遊學院之合作項目


受勞動者的跨區流動生活方式影響,“居家與出行”、“工作與休閒” 曾一度涇渭分明的對立界線正日趨模糊,這一現象在全球化的環境下更加明顯。澳門作為一個旅遊目的地,擁有大量外地僱員,情況更是可見一斑。 

澳門旅遊學院的一名副教授和一名曾為學院工作的學者參與以此為主題的研究,並於最近發表了研究論文。研究團隊探討了那些來自其他地區或國家的“旅居者”在適應新生活期間,如何“模糊時空的界限”。 

旅遊學院副教授黃婉妍博士與曾在學院工作的崔瑞希博士、香港大學的Benjamin Lucca Iaquinto博士合作撰寫論文,並在文中寫道:“這項研究描繪了社會生活中那些曾經截然不同的領域,如‘居家’、‘出行’、‘工作’和‘休閒’等,現在如何高度融合。” 

學者們認為,澳門的旅居者“透過維持原有習慣以營造‘居家’”的感覺;同時,他們又“透過部分融入當地的生活方式及利用觀光和旅遊的機會”創造“出門在外”的體驗。 

以上結論載於論文《Sojourners in Macau: blurring binaries of home/away and work/leisure(澳門旅居者:居家與出行、工作與休閒的模糊界線)》。文章去年刊登於研究學術期刊《Leisure Studies》。該項研究由旅遊學院提供部分資助。 

研究團隊分別採訪了17名擁有不同背景的旅居澳門人士。受訪者來自不同國家和地區,包括菲律賓、美國、韓國、馬來西亞、加拿大、英國、香港和中國內地,當中有人在澳門居住了不到一年時間,也有受訪者在澳門逗留了超過十年。 

生活方式選擇 

研究人員在論文中指出,旅居者通常是從事專業活動的人士,並因有關活動受到時間限制。“這意味著,旅居者需決定了解旅居地生活方式和文化的時機,也需選擇在其旅居地參加休閒或旅遊活動的時間。” 

根據澳門統計暨普查局公佈的數據,旅居澳門的大多數是外地僱員。去年9月底,本地總人口約68.28萬人;其中,約181,700人是外地僱員。 

研究人員指出,旅居者管理個人空餘時間的決定與他們對“居家”態度的“關鍵選擇”互相影響,即旅居者希望在旅居地保留“居家”生活方式的程度,或者融入當地生活方式的程度,甚至兩者結合。他們寫道:“因此,居家和出行的觀念變得模糊,工作和休閒的觀念亦然。” 

是次研究記錄了澳門旅居者的不同生活方式。從“為適應全新的臨時生活方式,有選擇地利用當地資源”到“幾乎完全專注於工作,對新環境及其提供的機會一概冷漠對待”不等。 

研究團隊總結道,旅居澳門人士的長時間工作“嚴重限制了休閒,尤其是旅遊活動”。“漫長的工作時間和身心的疲憊程度或壓抑”旅居者在工作和休閒模式之間轉換的能力,學者們表示,這同時壓抑了旅居者與另一種文化互動時所展現的深度和興趣。 

他們強調,工作壓力導致部分旅居者選擇推遲休閒時間。部分人士計劃在離開澳門之前“匆忙地”到本地旅遊景點參觀。這表明旅居者在工作和休閒之間移動的“速度和節奏”取決於他們在旅居地採取的時間管理策略而“可能出現波動”。 


– 研究人員 

韓國首爾慶熙大學地理系副教授崔瑞希曾在澳門旅遊學院任職。她於美國Purdue University取得款待業和旅遊管理專業哲學博士學位。其研究興趣包括旅遊業流動性、公共外交、移徙者休閒、深度休閒和旅客體驗等。 

Benjamin Lucca Iaquinto博士是香港大學地理系助理教授。他擁有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墨爾本大學頒授的地理學博士學位。其研究興趣包括背包旅遊、旅遊地理、可持續旅遊和旅遊業流動性等。 

黃婉妍博士是旅遊學院副教授,擁有新西蘭The University of Waikato頒授的博士學位。其研究興趣包括朝聖和宗教旅遊、後殖民主義、文化旅遊和文化遺產解讀等。黃博士是世界文化遺產專業導賞員培訓及認證計劃團隊的成員。 


– 研究論文 

崔瑞希、Benjamin Lucca Iaquinto 和黃婉妍,《Sojourners in Macau: blurring binaries of home/away and work/leisure(澳門旅居者:居家與出行、工作與休閒的模糊界線)》,刊登於《Leisure Studies》2020年第39卷第6冊,第811-824頁 

https://doi.org/10.1080/02614367.2020.1775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