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納民意 協同奮進

8月25日,賀一誠以唯一候選人姿態,獲392票當選澳門第五任行政長官,得票逾98%。在城市發展幾乎停擺10年後,等著他的問題一籮籮,眼前有5座大山,包括政制發展、公共行政改革、社會信任、經濟衰退以及各大民生問題,樣樣息息相關。

時事評論 | 甄慶悅 – 資深傳媒人


賀一誠打著“協同奮進,變革創新”旗幟,矢志改革公共行政、財政,改善民生問題。賀政綱以概念為主,未有具體政策宣示,從他回應傳媒採訪、選委及公眾提問,一些想法有的放矢,切合社會多年訴求,如社屋足夠、經屋不足,解決夾心階層住屋問題;都市更新不是地產項目;改革公共行政,弄清權責、問責;政府不應在旺季搞大型活動等等。具體如何,明年3月首份施政報告見真章。

眾多民生問題困擾澳門多年,但此乃表象及結果,應究本追源,方能對症下藥、源頭根治。簡而言之,住屋、交通、環保等問題層出不窮,成因各異,卻有共通點:公共行政太爛太落後。關鍵在於官員離地、偏聽,只願同溫層取暖,只顧自身行政方便,不知或不理民間疾苦、社情民意,很多立法、政策缺乏民意基礎,不是議而不決、決而不行,就是決策本身出問題或者民意反彈,終究解決不了問題,又損政府威信、官民信任,形成惡性循環。故面對對民生難題,得先理順公共行政,再加上要做好政制改革,打破形形式式的壟斷,令社會的多元聲音可以進入行政會、立法會、諮詢組織,而非限於俗稱的建制之內,如此可加強政府及官員的社會監督、認受性、官民互信,以及社會的歸屬感及共建心,立法及政策會更接地氣,執行上更有效率及效益。另一方面,可讓社會問題、矛盾在諮詢會、立法會層面,由不同持分者代表通過正常的政治方法去化解,毋須街頭解決。香港有樣本給大家睇了。

否則,長期將大部分居民拒於特首選舉、政策諮詢、制訂、監督門外,社會不能有認同感、獲得感,下屆政府要“變革創新”就應從政治制度、官員選拔及晉升、諮詢組織改革等方面著手,讓居民有參與社會的門徑、熱情,這才真叫“協同奮進”政制改革可循序漸進,第一步讓立法會間選議員、特首委任由界別直選選出,加強其公平性及認受性,且不涉《基本法》,只修訂本地法律即可,是較易走的政改第一步,最終目標則是普選特首。至於行政會、諮詢組織加入不同聲音,不涉法律問題,主要看為政者的胸襟。要強調的是,澳門並非政治化城市,但居民對政改訴求不少,尤其好追求公平正義的年輕一代,不可等閒視之。

除上,經濟也是賀一誠的重點難題。 現況是今年連續兩季GDP負增長,技術上已步入經濟衰退。當中,八月賭收242.62億澳門元,同比下跌8.6%,創三年最大單月跌幅;今年首8個月的博彩收入1,982.18億元,按年跌1.9%。另第二季零售業銷售額、旅客人均消費同比均下跌。不同數據均顯疲弱,過去20年鮮見。因自2003年開放博彩後,小城經濟即井噴式發展,隨後的16年中,經濟雖曾向下,整體影響有限,故人們差不多忘記了失業率、經濟衰退為何物。

然而,今次情況不同,除環球經濟不景氣持續而拖累澳門外,多了中美貿易戰這超不穩定因素。貿戰已向爭霸戰、持久戰進發,中央會有所部署,如限制資金外流、反洗黑錢等是必然措施。再者,貿戰陰霾下,製造業已現撤出苗頭,勢打擊內地的產業發展、失業率及民眾收入,加上人民幣貶值等,將左右澳門的博彩表現,具體影響多大、多長時間,視乎貿戰進展及去向,現階段未許樂觀。賀一誠曾稱,會以公共工程加快推動等手段,增強內需去應對經濟衰退,這無疑是一招,但可發揮多少作用仍是未知數。至於說了多年尚未成事的經濟適度多元,就更棘手,此需完整及長期的產業政策去推動,這是特區政府過去20年都未做好的工作。

最後,冀賀一誠盡最大努力去維護澳門的城市特質。過去,澳門一直是個行資本主義制度,法治但社會環境相當自由、寬鬆、包容、友善及安全的開放型城市,國際化程度高,年來隨著內地社會逐步收緊的大氣候下,小城有亦步亦趨之勢,須小心處理及平衡。面對國家安全等,澳門當有責任維護,但小城特質必須保留,法治、自由等是國際旅遊休閒中心、中葡平台的必要條件,嚴刑苛法及緊張的社會氛圍,根本倒澳門及國家的米。特首有責任向中央如實反映及堅持,這對國家、澳門及一國兩制最為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