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維加斯模式不適合澳門”

拉斯維加斯稱霸的時代早已不復存在。內華達州的娛樂場確實有不少出色之處,但當中的許多方式在澳門根本就行不通。

《商訊》2020年6月特刊 | 勿失良機


隨著拉斯維加斯運營商的抵達,在澳門打造另一個“拉斯維加斯”的想法已變得司空見慣。據說,澳門應該受到拉斯維加斯的啟發。

“2004年5月,首家來自拉斯維加斯的娛樂場(金沙娛樂場)開業並在中場和高端業務(並非以澳門傳統賭廳方式運營)上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澳門特區市場普遍認為拉斯維加斯娛樂場度假村模式將改變澳門傳統賭廳,是開創新時代的強大工具。”澳門大學蕭志成和Miao He在《China’s Macau Transformed—Challenge and Development in the 21st Century(21世紀中國澳門的轉型-挑戰和發展)》。

時至今天,人們已經發現這絕非可參照的範式。理由也非角子機在澳門的失敗運作,而是由於澳門玩家的博彩有別於內華達州。

“我認為拉斯維加斯的模式不適合澳門”,盛力向本刊記者解釋,“或者說,澳門不可能模仿拉斯維加斯。”

他列出了部分理據:澳門缺乏自然資源,土地資源稀缺導致澳門無法建造主題公園等大型娛樂項目,同時自然景觀數量不多,“這使得觀光旅遊業難以發展”。

然而,從推動要素的角度來看,“博彩並非美國旅客的唯一選擇,也不是最佳選擇,因為他們更喜歡戶外活動,戶外觀光是拉斯維加斯的熱門選擇。然而,博彩對來自内地的旅客具極大吸引力;他們不僅喜歡博彩,甚至傾向於高額投注。總而言之,由於自身條件及旅客喜好的差異,拉斯維加斯模式不適合澳門。”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系盛力教授寫道。

實際上,越來越多聲音警告澳門不應愛上“拉斯維加斯模式”。其中一把最突出的聲音來自澳門大學盛力的同事顧新華教授。

這位澳門工商管理學院教授一年前發表評論,指“澳門的經濟多元化在政治上是正確的。但是美國的所謂專家學者將澳門經濟多元化與博彩稅收聯繫起來,並聲稱只有向拉斯維加斯學習,澳門才能成功實現經濟多元化。”

蕭志成和Miao He還指出,“擁有悠久歷史的賭廳業務對變革產生了強烈抵制,這不僅阻礙了拉斯維加斯娛樂場模式的發展,亦反過來促使拉斯維加斯採用澳門模式”,因此得出結論“在某些情況下,這兩種模式甚至相互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