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尋新政策

政府的新目標是“住多一晚,多留一天”。具體的推行措施仍有待觀察;另外,當局會否減少對會展行業的投入,以及市場對非博彩業務的需求會否增加,都是未知之數。 

《商訊》2020年7月特刊 | 澳門旅遊業的十字路口 


賀一誠已表明不認同崔世安任內推行的經濟多元化模型,卻尚未明確説明計劃中的行動方式。然而,行政長官清楚未來將透過橫琴達成目標。 

這實屬正常。首先,行政長官不過就職兩個月就遇上了令人大吃一驚的大型危機;其次,即將建立的範式應將賭牌分配引起的新競爭納入考慮;第三,無法在短短數週內撤消並重建整個戰略計劃。 

正如旅遊局局長公佈,受到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影響,將檢討《澳門旅遊業發展總體規劃》。文綺華解釋:“在疫情爆發前,政府已考慮修訂《規劃》。現在,我們正著手進行這項計劃,檢視行業未來發展和變化。”這也將為新政府推出戰略舉措創造機會。 

今年四月,政府宣佈已為下一階段的經濟復甦預留了32億澳門元,重點扶持旅遊業和酒店業。 

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稱:“我們的目標是(讓旅客)多住一晚,多留一天。” 但,如何實現呢?李偉農介紹,政府正在研究能夠有效推動旅遊業與本地文化創意產業合作的方式,鼓勵旅客在澳門停留更長時間。 

“即日來回的旅客一般消費約800元。但如果旅客在澳門逗留一晚,則將花費2,600元左右。來自内地的自由行旅客每留多一晚,人均消費就增加一成。”他強調,該計劃旨在吸引內地旅客,因當地旅行條件有所改善。因此,近年引起政府關注的國際市場投資已被(暫時?)擱置了。 

事實上,賀一誠在首份施政報告中列出:“新興產業佔整體經濟的比重依然偏低,政府致力推動的會展業和文化創意產業佔本地生產總值的比重均不到 1%,博彩業的比重仍高達 50%。”——這留下了許多未有得到答覆的問題。 


“進度可能令某些人失望;然而,過去十年的全球政治和經濟動盪或多或少地嚴重阻礙了澳門實現適度經濟多元化的時間表。” – 劉丁己 

“新興產業培育需時,特別是考慮到澳門不過數年前才從零開始,”澳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劉丁己教授指出,“當然,進度可能令某些人失望;然而,過去十年的全球政治和經濟動盪或多或少地嚴重阻礙了澳門實現適度經濟多元化的時間表。行政長官非常了解這些問題,並意識到澳門必須抓緊時間。” 

政府即將處理的另一個問題是利用重新分配賭牌的契機,調整非博彩業務在本地城市生産總值中所佔比重。政府在《五年發展計劃(2016-2020年)》中公開提出,至2020年,娛樂場領域的非博彩收入應佔本地運營商總收入的百分之9或以上。 

然而,官方統計數據證實,此目標早已在2015年底實現了。當年的非博彩收入佔娛樂場總收入的百分之9.39。根據政府去年10月公佈的《五年發展規劃》中期評估,最新數據顯示目前的非博彩業務收入比重已達到百分之9.97。 

這意味著四年來幾乎沒有變化。政府沒有要求特許經營公司提供其他目標,他們似乎對結果感到滿意。 

然而,劉丁己教授就其他問題提出警告:“非博彩業務的目標是2016年取得223億元收入(同年博彩收入2,332億元);至2019年的收入目標是292億元(同年博彩收入2,942億元)。我們所說的是同一個‘百分之10’,但實現該目標的絕對價值和難度存在差別(2016年至2019年之間的差距高達70億元!)。” 

因此,劉丁己教授補充說:“我們不能輕易就判定非博彩業的發展太慢;事實上,博彩行業的發展太快了。” 

“好消息是,澳門政府和娛樂場運營商都清楚長期的可持續發展比短期利潤更為重要。”劉丁己教授總結,“沒有必要‘強迫’娛樂場運營商實現百分之10的目標,政府只需加強交流並鼓勵運營商盡可能地實現這一目標。” 


更具協作性的方式” 

澳門大學國際綜合度假村管理副教授默浠濂(Glenn McCartney)認爲,疫情後的經濟復甦“為政府創造了參與行業發展的契機,當局可循更具協作性的方式與私營行業攜手,達成共識,共同推動澳門的前進之路。” 

他最近在一篇名為《The impact of the coronavirus outbreak on Macao. From tourism lockdown to tourism recovery(新冠肺炎疫情對澳門的影響:從旅遊業停擺到復蘇)》的研究論文中指出:“對澳門博彩業的巨大經濟影響,將引起人們對城市核心娛樂場業務和中國旅遊市場的關注,不僅僅對旅遊業的‘重新思考’。同樣,城市旅遊和市場主管部門將回復到疫情爆發之前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