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政治

澳門從來不是政治化城市,加上十幾年經濟榮景,大部分人政治冷感。然近月有變,源於香港的大型社會運動。

時事評論 | 文:甄慶悅 – 資深傳媒人


表面看,澳門與世隔絶。實際上,街頭巷尾、茶餐廳、辦公室都在談論,社交媒體亦有眾多相關貼文、討論、對罵。面對突如其來的政治海嘯,很多從不看新聞、不關心社會、時事的澳人中途落水,被假新聞、仇恨言論、無頭無尾的短片弄到“上晒腦”,家人、朋友因政見不同而鬧翻者,不在少數。更甚者,一個靜默活動申請,即弄到街坊們驚慌失措,壁壘分明,我們的警方及法院還給出似是而非的理由去否決,“嚇死寶寶”。綜上可見我們的政治知識、素質及應對薄弱,大家都應補補課,尤其政治、法治等基本概念。其實,政治不可怕且要擁抱,沒有高度的政治意識,社會不會進步;法治並非單純只有守法,而是建基於公平、正義。 

華人社會聞政治色變,到底何為政治?政治涉及到行政、立法、司法等社會制度、公共政策的諮詢、制訂、執行、監督、權力和資源分配等概念,以維持社會秩序、運作、解決問題等,學術上可以很複雜。簡淺而言,眾人之事即政治,人人都活在政治之中。你不理它,它會理你。 

德戲劇大師布萊希特有句名言,“在各種無知之中,最差勁的是政治無知。”若用澳門的焦點社會問題代入其說法是,他聽而不聞、視而不見,從不參與任何政治活動,彷彿懵然不知,人們最關心的超高樓價、公屋供應、巴士收費、違泊罰款、公務員薪酬、養老金金額等,全與政治決定息息相關。他甚至以政治無知為傲,高聲說自己討厭政治,但他不知,基於自己的政治冷感,會造成貪污枉法案頻生、高官問責無從、大型公共工程例牌超支超時等大問題。 

毫無疑問,政治有其黑暗面。澳人一聽到政治活動,多聯想到相對激烈的遊行示威、衝擊、反政府、陰謀鬼計、爭權奪位。實際上,政治活動還有公民意見表達、公共政策諮詢、選舉投票等,當平常、溫和的政治活動或者手段走不通,政府不願行,民間行動才會不斷升級。很多澳人對上述民生難題怨聲載道,卻只限私人閒聊,甚少正式的表達意見、參與公共政策諮詢,更不會做選民或投票,致立法會選舉的直選投票率多屆來只五成多。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良好的政治制度、政治參與,不單可制衡其黑暗面,還可使政治趨向清明、政策貼地,社會向前發展。人們該擁抱政治,並非叫你日日上腦去搞抗爭,而是關注社會時事,為不公義、社會發展發聲、參與政策及立法諮詢、投票,共推社會進步,儘管現有些制度限制了公平參與,須努力改善。否則大部分人政治冷感,社會將失衡,他們不單會被代表,失去生活的話語權,更會被哪些懂政治的人所取得甚至壟斷,包括制度、政策、資源、財富等。不公平的社會,遲早出事,香港有版你睇。 

法治是港澳社會掛在口邊的話,有人說,今次激進示威者破壞法治。首先,什麼是法治?我們必須明白,法治並非單純只有“守法”,尚涉法律、制度是否公平、正義等大原則,可以很複雜,也可以很簡單。以香港事件為例,可分三個方面去審視,缺一不可。第一,部分激烈抗爭者,確有嚴重的暴力行為,包括衝擊警方、打人、互毆、破壞、放火,這些是筆者及很多“和理非”極力反對、社會所不容的。然而,激烈示威者會被補、受審,罪成得受法律制裁,事實已二千多人被捕,當中不少會被控告極為嚴重的暴動罪。不過,他們最多是違法或犯罪,並非破壞法治,因其行為都受法律制約,警方可拉人追究。 

第二,很多畫面顯示,部分警員有違法之嫌,如散播仇恨言論,稱示威者為“曱甴”及黃色物體;行動中不按警例,去顯示警員編號或出示委任證;使用過度或不成比例武力,濫打濫捕,超出驅散、拘捕、執法目的;從高處施放催淚彈、橡膠子彈等;派黑衣臥底混入示威者群中,疑似掟汽油彈、破壞公物,帶頭或鼓動示威者進行激烈行動;近距離向示威者胸口開真槍;無理針對、攻擊記者等;還有“721”元朗地鐵站,縱容黑社會無差別襲擊市民的“警黑合作”指控。面對強烈的社會質疑,警方總文過飾非,既無令人信服的交代,也無一警察因此停職,連基本的調查都沒有,當全世界“傻仔”,哪怕鐵證如山的元朗黑幫打手,也只極少數被捕,與眾多示威者“即捕即告”的做法,明顯不一視同仁,違反公平原則,這才叫破壞法治。亦從來只有手握公權力者,才能破壞法治。警方的不公已成今次運動不斷升溫、惡化的關鍵及死結。 

第三,以林鄭為首的特區政府,在自製災難的整個過程中,大話連篇,死不悔改,犯下連連大錯,既沒用政治手段去解決政治問題,還不斷加大武力鎮壓,推警察鬥民眾、民眾鬥民眾,陷東方之珠於硝煙及人道危機之中,惟高官們不自責、問責、下台,更霸王硬上弓,動用1922年殖民地時代的“緊急法”去硬推“反蒙面法”,為本已激烈的警民衝突火上加油,正義得不到彰顯,這不是法治(Rule of Law),而是我以“法”來“治”你(Rule by Law)服不了眾,收不了科。 

香港局勢持續惡化到今天,很多衝突場面觸目驚心,正常人有惻隱之心,肯定感到痛心、憤怒、慨嘆,但務必要全面思考前因後果、事態變化、各方行為,對準問題根源,即林鄭及特區政府,不要被單向資訊、仇恨所蒙蔽。在此不得不重申、強調,任何暴力都解決不到問題。事到如今,林鄭等高官必須鞠躬下台,讓港府從新出發;成立公正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去查明各方面的真相,並對症下藥,配以和解、特赦等,方有機化解敵對雙方的仇恨。對此,港澳人都要培養政治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