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諮詢機構

政府施政、政策旨在解決社會問題,都須有民意基礎,不能事事公眾諮詢下,常設的諮詢委員會便應運而生,制度由來已久,很多先進國家地區行之有效,過去的澳門尚算可以。但近10年,網絡興起,民智漸開,現有諮詢委員會制度已不合時宜。

時事評論 | 文:甄慶悅 – 資深傳媒人


三年前筆者撰文建議,澳門諮詢委員會制度必須深層次改革,民意方有機在政策制訂中,發揮應有作用。三年過去,制度依然故我,相關問題依然存在,例如社會參與度低,政府政策因民意基礎弱而離地等。澳門需要諮詢委員會,打破社團壟斷話語權,刻不容緩。 

澳門現有45個諮詢組織,分由特首及5位司長統領,數量及功能一直變化不大,成效也不大。針對萬年委員、一人身兼多職,致委員會老化、僵化,政府幾年前推行“三三制”規定一人不可身兼3個以上委員會、最多連任3屆即6年。新制無疑增加了委員人數,新面孔湧現,但一如筆者3年前的判斷,作用有限,因以社團為核心的制度本質未變。 

澳門諮詢委員會制度的最大問題,是委員們的來源狹窄,新舊制都基於社團,故一直被詬病為分餅仔,儘管政府會以個人名義作包裝,或者社團會派出不同人去參與,但其立場、意見與所屬社團取態八九不離十。在塞渠漏水等民生事件上,社團派委員尚可貼近並反映民意,惟監督力度不會很大,一到敏感議題,多進退失據,因眾所週知,澳門各大社團早屬特區政府的管治聯盟,重大政策、事件背後實有其身影,故取態會傾向政府,就算彼此不一致,也不會有太多衝突,至少在表面上不會硬起來,委員們難有獨立意志,令部門接收到的意見單一化,甚至無法吸納到真正的民意及偏聽,以此等意見為基礎的政策,適用性大打折扣。建議有餘,監督不足,這是澳門諮詢委員會的常態及通病。 

三年前筆者提出,諮詢委員會應引入自薦、界別選舉等,去解決委員來源過窄、委員會活力及積極監督力度不足等問題,讓有心有力的市民自薦加入諮詢組織的好處甚多,既令委員會內的意見更多元化、更貼地,也讓不同取向的代表們直接角力,更有效率地尋求社會最大共識,政策會更貼地,監督力度亦會加強。長遠來説,也能增加民眾對社會的參與度、歸屬感,培養到政治人才。現在,很多政策離地,怨聲載道,民眾對政府無信心,皆因沒有社團背景的民眾,總被政府拒於門外,無法參與。 

針對自薦,特區政府並非無動於衷,今年正式成立運作的市政署,轄下“市諮委”在眾多壓力之下,破天荒推自薦,結果168人爭25席位,競爭比預期激烈。政府此舉值得鼓勵,但必須指出,第一次自薦乃黑箱操作,政府從未具體及清晰地説明甄選標準、要求等,更沒有公佈25席當中,多少是自薦、推薦、委任,連最基本的遊戲規則都不在事前公佈,惹來黑箱批評屬自討苦吃。公眾有知情權、參與權,政府必須事前公佈具體的遊戲規則、名單、履歷,並向社會解釋誰自薦、推薦,成功失敗原因,還社會一個公道及知情權。 

市諮委行出自薦第一步後,本以為往後的諮詢委員會將效法,怎料社會想多了,剛換屆不久的都市更新委員會一切依舊,清一色委任、社團背景之餘,一直被詬病的地產背景委員過多問題,亦未解決,認受性再受挫,必影響日後的公信力及工作。 

諮詢委員會眾多,現處風口位的包括都更會、城規會、交諮會、公屋會、文遺會,都是地產背景的委員多。按理,幾個委員會都與房屋相關,有地產商、發展商、建築及城規專業人士在陣,無可厚非並有其必要,惟須在一定比例之內,人數過多、比例過高都會偏頗。澳門現況是地產相關的商會、協會、總會甚多,為免順得哥情失嫂意,每個商會、協會、總會都有代表的情況屢見不鮮,其他界別亦有形形式式的類似問題,故界別選舉有其必要性。 

平情而論,眾多委員會中尚有有心有力的委員,惟礙於數量、實力不足,難撼動政府,但更大的問題在於,諮詢委員會的意見很多時都得不到政府的認同及接納,這就是政壇戲語“走過場”、“你一講他就不做”的由來,亦是政府官員胸襟不足的最佳寫照。此風不可長,下屆特首必須有胸襟去撥亂反正,吸納更多不同意見人士進入諮詢組織。忠言逆耳,苦口卻是良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