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跌宕的一年


特刊 | 2008 – 最惡劣的一年


至少,2008年的澳門博彩業經歷了荒誕離奇的一年。這一年以動蕩為特徵,屬典型危機。同時,某些事件亦令這個年份尤為突出,時移世易至今,這些事情仍難以破譯。

以當年3月時任行政長官訪問北京一事為例:與胡錦濤主席會晤後,何厚鏵決定“特區政府將以各種政策、措施,妥善規範及調控旅遊業,尤其是博彩業的發展,使各行業更能配合澳門的可持續發展。”

從中讀到的信息是:停止發出新的博彩牌照,凍結用於建造新娛樂場的土地分配。

“在這個階段,特區當局已經進行了一系列檢討和研究,並按照中央領導人有關的指示精神,決定針對博彩業採取這些政策措施。”何厚鏵當時向澳門的立法會議員解釋。

在博彩業度過那段艱難歲月的過程中,有關措施發揮了什麼作用?時至今日,答案仍不清不楚。北京的有關決定是否與世界各地的金融動蕩有關,同樣不為人知。

人們所知道的只不過是“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放棄了被動的角色,開始干預博彩業的發展。”《Political Economy of Macau since 1999 – The Dilemma of Success》一書的作者寫道。後來,應娛樂場要求,政府還就博彩中介人的佣金設置了上限。

該書的作者郝雨凡、盛力和潘冠瑾認為:“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卻使澳門博彩業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城市如何延續繁榮’,人們對此幾乎都存有明顯的恐懼。”

 “全球經濟危機開始對澳門經濟產生深遠影響。”- 鄧宇華和盛力

同年6月,銀河解僱了270名本地娛樂場僱員,其中部分是荷官。11月,金沙把娛樂場員工的薪酬調低13個百分點,隨後暫停了位於路氹金光大道上的大型酒店和購物中心的部分工程,導致約10,000名建築工人失業,其中4,000名來自香港,4,000名來自中國內地,另外的2,000名為本地居民(佔本地建築業總人數的27%)。

澳門大學兩位教授鄧宇華和盛力相信,“全球經濟危機開始對澳門經濟產生深遠影響。”

自2008年12月至2009年6月,博彩總收入連續七個月下降。

來自澳門大學的另外兩位學者顧新華與譚珮璇在《Casino Taxation in Macau: An Economic Perspective (2011)》一文中解釋:“澳門多家大型娛樂場同時開業,嚴峻的全球金融危機,加上自由行政策被突然收緊,導致2007年至2008年行業利潤下跌。幸運的是,當博彩業的商業生命週期進入上升階段時,危機帶來的影響已經消失,內地政策亦再次放鬆,行業的萎縮只不過是暫時的現象。自2009年以來,即時面對新加坡2010年初開放博彩業帶來的潛在競爭,澳門博彩行業的盈利能力保持上漲趨勢。”

混合的徵象,難以言喻,這便是2008年。

一方面,這一年的澳門博彩總收入超越了拉斯維加斯和大西洋城的總和,比2006年拉斯維加斯的收入還要高,濠江小城已然是全球最賺錢的娛樂場,更加是一個利潤豐厚的博彩市場。另一方面,隨著入境游客數量減少和旅遊相關項目暫停,本地GDP從2008年第四季度開始連續三個季度萎縮(至2009年第三季度才開始恢復)。

那麼,根據北京指示、何厚鏵宣布的措施,又怎樣了呢?“儘管決策者們努力控制博彩增長,但由於中國內地經濟快速增長,導致人們對澳門博彩業的需求不斷膨脹,行業在2008年至2013年間經歷了空前的繁榮。”

“這一繁榮使濠江的城市空間發生了戲劇性的物理轉型,新的娛樂場綜合度假村在當局宣佈凍結博彩業用地前獲得批地且迅速擴張。”內地的大學研究人員盛明潔和顧朝林表示。


  幸運博彩主要指標

 2007年2008年2009年2010年
娛樂場 (間)28313333
賭枱 (張)4,3754,0174,7704,791
角子機 (部)13,26711,85614,36314,050
毛收入 (百萬澳門元)83,847109,826120,383189,598
貴賓百家樂55,76273,77279,834135,648

 

(資料來源) 统计暨普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