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待處理的硬骨頭(香港)

港珠澳大橋是分析大灣區情況的實驗室,與香港間的艱難關係便是恰當的隱喻。

商訊2019年12月特刊 | 幽靈大橋


過去一年,在與香港商討大橋業務時遭遇了許多困難。誠然,儘管澳門政府作出了努力,但僅僅一年仍不足以解決諸多此類問題。

有的顯然是拒絕解決,另外亦有的則需要更長時間才能解決,例如香港仍未為來自澳門的車輛提供停泊的地方。

儘管澳門政府作出了努力,但澳門的車輛仍未被批准在香港口岸區域內調頭,因為目前該處仍沒有停車場設施。

這是急需的基礎設施,卻建設需時。因此,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一直努力與對方政府談判,以“儘早安排旅客上落點”。

眾所周知,澳門口岸建造了兩個停車場,每個停車場約有3,000個泊位,並且向香港車輛開放,允許司機將車輛停放在這裡後,再進入澳門。施家倫議員說:“澳門的立法會要求特區政府與香港展開談判,在香港口岸建立一個類似的停車場設施。” 

每當運輸工務司司長出席立法會會議時,這都是最熱門的議題之一。今年3月,麥瑞權議員就該問題向羅立文再次提出質詢時,羅司長稱已將有關事項提交香港當局,但另一方面,“我們沒有答案”。他甚至宣稱:“大家或許理解為我們都很愚蠢或懶惰。”

另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是增加車輛配額的可能性。現時,澳門有600輛私家車能夠使用港珠澳大橋,香港方面卻只有300輛。“仍在商談中,我不想說(數據),但我確實認為雙方在討論。這些事情都需要時間。”羅司長今年5月時說到。

另一個問題:澳門希望香港推行一樣的溝通機制,為潛在用戶創造便利。然而,儘管進入澳門的香港私家車只需進行電子註冊,無需安裝特定的車牌;進入香港的澳門車輛卻仍被要求安裝實體香港車牌,在某些情況下,這意味同一輛車需要安裝三個不同地方的車牌。

現在,作為一連串消極資料的終結,傳來了一個好消息:正如本篇專題報道所載,經過長期努力,香港和澳門政府已同意增設往來港珠澳大橋澳門口岸與香港國際機場之間的跨境穿梭巴士服務 。

根據交通事務局上月公佈的最新消息,香港機場管理局已開始了相關服務的招標事宜。P


因颱風取消巴士服務

八月熱帶風暴薇帕吹襲期間,這座全新的橋樑仍維持通車狀態。為防止同類情況再次發生,當八號或更高的颱風信號懸掛時,暫停大橋穿梭巴士服務,澳門政府與大橋巴士服務特許營運商展開談判。

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是,當旅客經由港珠澳大橋到澳門,卻發現無路可走,因為澳門特別行政區通常在風暴信號發出後一個半小時停止所有巴士服務。

然而,羅立文表示,單靠特區政府不能干預港珠澳大橋的通車問題,因為有關決定取決於負責管理該基礎設施的機構,當中包括來自三個不同政府的代表。

港珠澳大橋三地聯合工作委員會 負責協調橋樑的管理和使用,港珠澳大橋管理局則負責橋樑的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