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琴,“第二個澳門”

儘管困難仍然顯著,然而現任行政長官卻在橫琴看到了澳門經濟多元化的希望,並著力促進琴澳兩地建立更緊密的關係。 

《商訊》2020年7月特刊 | 澳門旅遊業的十字路口 


假設20年後,有人看到了這份專題報道。他或許會嘲笑我們現在的某些描述,但至少……我們確信這不會發生:對橫琴的關注將越來越具有戰略意義,且琴澳兩地將逐步發現攜手創建未來帶來的好處。 

為什麼是20年?因為兩個城市需逐步建立關係並需很長時間才得以步入正軌,才能消除兩者之間明顯的法制差異,即服務的複製,或者舉一個很客觀的例子,兩地互聯網的訪問差異。 

最終,假設澳門沒有能力獨自開發經濟和旅遊業多元化項目,例如需要空間去打造主題公園,這恰恰能夠在橫琴發生。 

在這種情況下,現任行政長官已經有所作為。賀一誠在首份施政報告中表明,大灣區區域一體化是澳門實現經濟多元化的契機,須利用橫琴島的機遇和優勢。 

行政長官指出,“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是澳門必定要走的路,需要我們持之以恆,開拓進取,不斷推進”,考慮到“地域限制和資源匱乏”等諸多困難,他認爲,前進的道路是“透過區域合作,尤其是橫琴開發”,這“為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提供空間、創造條件……不僅僅局限於為澳門增加收入、創造財富,而是要為實現澳門長治久安奠定堅實的經濟基礎,為澳門廣大居民,特別是年青一代提供新的發展舞台”。 

隨後,賀一誠在北京接受中新社採訪時更進一步地談到橫琴作為“第二個澳門”的職能。他表示,橫琴島的面積106平方公里,是澳門陸地面積的三倍,是大灣區綫路必然的“停靠點”。 

與此同時,行政長官表示,澳門輕鐵系統連接橫琴,為澳門居民提供了連接内地高鐵的通道,“這種聯繫可謂旅遊業和商業的巨大飛躍” 。 

專家指出,這將成爲連接廣東省的紐帶,但與橫琴的結合將舒緩澳門對香港聯繫的依賴,包括鄰近島嶼的機場和當地的出入境管制。 

澳門旅遊局局長最近表示:“2019年上半年,訪澳國際旅客數量錄得雙位數增長。然而,受香港局勢影響,下半年的國際旅客數量大幅減少。” 文綺華補充說:“我們必須審視現有的民航網絡,擴大國際市場,這是政府的一個長期目標。” 

“橫琴島是澳門積極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 澳門大學持續進修中心主任劉丁己教授說,“澳門政府目前著手與橫琴合作,推動高科技製造業的發展。我個人樂觀地認為,澳門適度經濟多元化將在未來十年取得令人滿意的成績。” 


生態旅遊 

眾所周知,對徒步旅行和享受大自然的旅客數量日益增加。因此,生態旅遊可以成為更廣泛的旅遊業多元化的組成部分。然而,澳門在這方面的供應永遠不足。 

旅遊學院客座副教授李俊豐認為,“只要目的地能夠達到以下四個標準,就可以宣稱正在推行生態旅遊或自然旅遊活動”:以自然環境為基礎;學習或欣賞構成生態旅遊產品基礎的自然景點;生態旅遊的精髓是可持續及維持經濟活力。 


“澳門政府沒有提供任何指引或推廣,向旅客提供與自然旅遊有關的信息。” – 李俊豐 

他對本刊記者表示:“我們仔細研究了這四個標準,我認爲澳門已經基本滿足了這四個條件,然而我們的政府並未將這些元素視作生態旅遊產品並將其整合在一起。”他堅持說,這就是為什麼“許多人認為澳門沒有任何生態旅遊。我認為我們可能會撰寫一份論文,探討澳門生態旅遊業或自然旅遊業,其中包括主要利益相關者的想法。” 

目前,到澳門進行生態旅遊或自然旅遊的國際旅客只能前往路環島。但是,李俊豐認為:“澳門政府沒有提供任何指引或推廣,向旅客提供與自然旅遊有關的信息。旅遊局將來應該考慮這一點。” 

在《Market Segmentation by Travel Motivations Under a Transforming Economy: Evidence from the Monte Carlo of the Orient(經濟轉型中的旅行動機對市場的細分:東方的蒙特卡羅)》(2018)的研究中,我們也可以找到相同的觀點。作者指出:“澳門休閒目的地的新形象應當令人感到充分放鬆和自由……政府打造更多的地道活動,讓旅客參與其中,體驗澳門的文化和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