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費時間

行政法務司司長最近在立法會上的言行對澳門造成了極負面的影響。我們都懷疑行政當局的腐敗惡化。即使廉署一再挑剔小人物,一而再地小打小鬧,無數的蛛絲馬跡依然令我們不得不產生質疑。一旦散發出可疑的氣味,大鱷們總有時間散盡手上資產和轉移資源,繼而慢條斯理地離開現場。 

商訊 | 發行人語

文:雅士度


健康,甚至家庭原因都能帶來提前退休的結果。出於更迫切的理由,有人急不及待地離開澳門特別行政區,奔向葡萄牙等地,追求更美好的生活。幸運的是,這種情景並不普遍。誠實的人們同樣因合法的原因離開這座城市,他們無法對體制產生認同,更不用説克服,所以選擇另一種無愧於心的生活方式,儘管此舉令錢包大受損傷。我們更願意傾向於佔據大多數比例的後者。但若如此,就應當改變體制。所以…… 

作爲被賦予“治癒”政府一切最頑固疾病責任和權力的司長,陳海帆已在立法會上表明了政府對研究設立監督公務員行爲的紀律委員會持開放態度。然而,不過是轉眼間,就被推翻,變成“複雜”的事件。 

毫無疑問,這的確非常複雜,尤其是對那些沒有必要的政治意願而言。當所有調查都名副其實的時候,當中不涉及政治意願,一個充滿問題的世界將有待發掘…… 

借用行政法務司司長最具洞察力的話語,我們學到:“主管人員有責任監督及管理其下屬”。 

親愛的司長大人,請相信我們告訴你的事情,即使你確信自己已清楚了解:問題,最大的問題,並非前線工作人員。誰會費力把一名權力有限的小小公務員拉上歪道?也許有人需要得到些許幫助?首先要殲滅的是巨大的恩惠和最大宗的不誠實交易。這些都不是下屬能夠決定的! 

但感謝你的坦言相告。雖然我們已了解,政府和你們的立場明確。這是史冊,現在不會帶來任何好處,但將向後代解釋澳門仍然走在不透明的道路上。 

美好願望 

對於我多年來始終支持的事情,何超鳳的見解與我相似。在亞洲國際娛樂展上,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主席兼執行董事對此十分清晰。 

“為打造休閒旅遊業,澳門必須做好六項重要任務,包括改善本地基建設施;提高酒店承載力;增加非博彩設施;發展本地人力資源,以把握發展與機遇;發展旅遊業綠色經濟;避免旅遊業過度開發,以及發展高端市場。” 

當中的部分任務已得到解決,但其他任務仍處於頹勢。 

何女士未有道出,但我們清楚箇中原因。我不介意代替她作解説,冒著促使她再次就公共領域分享見解的風險。好吧,也許不那麼公開,因為某些政府思想家繼續假裝不需要計劃;工作可以在明年完成,一切都很好,因為我們熱愛祖國…… 

然而,讓我們為這些想法添加數據,理由是我們無法撰寫未經證實的意見並因此被評價。 

年復一年,政府得出極低的收入預算,且從不使用公共投資計劃中的分配小額預算。 

毫不奇怪,金融管理局透露,澳門特別行政區在1月至4月間錄得預算盈餘290億澳門元(35億美元),比全年度估算高六十個百分點。哇! 我知道今年誰無法贏得諾貝爾經濟學獎了。再一次! 

此外,政府前四個月的支出比同比減少了19.5%,約為163億澳門元。 

這代表着最多9,950萬澳門元支出的公共投資計劃,同比降低八十一個百分點。 

以下是更多資料……以防你仍然不相信。 

立法會公共財政事務跟進委員會最近透露,目前有52個公共項目的進展為零。 

讀者們,別忘了。這是澳門的官方基因。賺錢並把金錢囤積在某處,同時允許向關閘的另一邊送上部分捐款和獻金,還有向常見的嫌疑人名單提供季度補貼,卻避免為那些能夠將澳門打造成全球榜樣(令祖國深感自豪)的基礎設施和項目花費一分一毫。 當決定建造某些工程時,依靠的是永無止境的延遲和藉口,當然,還有超出預算。途徑,遠遠超支。 

我們需要爲此作研究? 

CSG 研究發現,經港珠澳大橋抵達澳門旅客的平均消費比搭乘渡輪旅客的消費多32%。這是一個驚人的發現。 

如果你認為搭乘渡輪的旅客大多數是每天來澳門耍樂或工作的香港居民,更多旅客選擇港珠澳大橋,因為大橋不為香港居民提供服務,卻專注於機場——瞧! 

我真誠地希望這項研究不會令澳門公帑付出代價,就如其他多數花費一樣,不具任何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