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職可入

求職者和應屆畢業生面對的形勢研究且迫在眉睫。在當前的本地勞動力市場上,候選人不再擁有決定權。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期間,職位空缺在短短數周内下降了八成之多。

文:黎祖賢


Shirley就讀於澳門高等院,將於今年畢業。她曾計劃取得工商管理學士學位證書後到外地旅行,“我和朋友們討論過,一旦正式進入職場,就難有機會享受長假,所以我們計劃畢業後先去一趟旅行。”

在他們看來,澳門整體失業率過去八年來一直維持在百分之2或以下水平,即使是完成畢業旅行後,仍不難在本地博彩運營商或酒店找到工作。然而,自今年年初爆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以來,Shirley和朋友們對最初的計劃有了新的想法。

當讀到有關雇員需要休無薪假或不獲續約的新聞,又或疫情全球大流行導致經濟惡化、企業掙扎求生甚至倒閉的新聞時,Shirley意識到即將面臨的嚴峻現實。“媽媽對我大吼大叫,說在這樣的經濟環境下,還是先找到工作比較好。”她還補充說,受疫情影響,各個國家和地區實施防疫政策和旅行限制,她也無法到任何地方旅行。

然而,對Shirley及今年近8,000名本地應屆畢業生來說,現在要找到一份工作並不是那麼簡單——即使他們全情投入。分析師指出,由於勞動力市場上的職位空缺暴跌高達八成,且可能持續數月之久,應屆畢業生、求職者或求職者不應有過高期望。

最新的經濟數據顯示,新冠肺炎疫情重創澳門以旅遊業為支柱的經濟。踏入2月,澳門月度入境旅客數字下跌超過九成。根據統計暨普查局公佈的數據,2020年第一季度的城市失業率為百分之2.1,是自2012年4月至6月以來的最高水平;同期的本地居民失業率甚至高達百分之2.9,是2011年第三季度以來的最高水平。

開張數量銳減

假如沒有政府“敦促”大型企業,承擔企業社會責任並維持本地員工人數,失業率可能會更高。要知道,這些大型企業,即博彩業經營者,雄踞本地勞動力五分之一以上!

“博彩業運營商可能因疫情造成的負面影響有所萎縮,但很明顯的是,本地中小企業陷入泥潭,正在苦苦掙扎。”澳門理工學院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教授曾忠祿坦言。

他補充說:“如果全球旅行限制的持續時間繼續拉長,則整體失業率或將繼續上升,有可能飆升至百分之3以上。”澳門最近一次錄得整體失業率逾百分之3發生在2010年,當時我們仍身處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的水深火熱之中。

儘管公司盡量不裁減雇員,但在這段時間內,他們肯定不會招聘新員工。招聘網站853.com客戶服務經理劉飛指出,即使在疫情爆發之前,零售品牌等部分企業已因經濟不景氣,對招聘和擴張計劃持保守態度。去年,由於中國内地經濟放緩,以及中美之間持續的貿易緊張局勢,澳門的城市生產總值下跌了百分之4.7,為三年來首次下降。

“隨著疫情的爆發和發展,勞動力市場職位空缺數量曾一度下降八成。” 劉飛說。


澳門理工學院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教授曾忠祿說:“如果全球旅行限制的持續時間繼續拉長,則整體失業率或將繼續上升,有可能飆升至百分之3以上。”

招聘人數少,求職者多

然而,這位招聘主管指出,由於城中有部分建築和工程公司重啓招聘程序,因此情況自5月開始有所改善。為提振經濟,政府在4月公佈的2020年施政報告指出,將加快城市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推進與民生和市政相關的中小型工程項目。“建築工程公司、少數零售品牌,以及保險等金融服務企業,目前仍有招聘新人。”劉飛強調,“但是,現在的職位空缺數量較過去少了七成。”

他認為,只有當澳門與內地之間的旅行限制措施撤銷後,更多旅客進入澳門,推動本地經濟復甦,勞動力市場才會出現顯著改善。他進一步描繪:“最好的情況是,6月解除部分出行限制,部分公司的感覺改善,那麽將在7月或8月重新招聘新人入職。”

在過去短短數月,許多公司叫停了招聘活動,導致求職者數量上升。劉飛表示,與疫情爆發之前相比,他的招聘網站在3月和4月收到的工作諮詢數量增加了兩倍多,當中可能大部分是應屆畢業生和失業者。


““建築工程公司、少數零售品牌、以及保險等金融服務企業,目前仍有招聘新人。” 招聘網站853.com客戶服務經理劉飛指出。

沒有理想工作

除了敦促大型企業不要裁員,並承諾投資本地基礎設施,創造就業機會,政府還為本地失業居民開展了有薪職業培訓,以提高他們的就業能力。官方警告,今年將有7,900名本地應屆畢業生,就業形勢將更加嚴峻。

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在4月的施政報告解説會上向衆位立法會議員表示,政府一直與上市公司及大型法團保持聯繫,為青少年和應屆畢業生提供實習機會。 他還鼓勵本地年輕人將當下面對的困境視為個人成長的機會。

作爲其中一名本地應屆畢業生,主修旅遊管理專業的Henry發出的多份求職申請都石沉大海。他說:“自今年年初以來,我已經將簡歷發送給20多家公司,當中以博彩業運營商、酒店、零售品牌、公共事業單位爲主,但到目前為止,我仍沒有收到任何回覆。”

旅遊專業的畢業生不用對工作機會感到擔憂,他們的憂慮是能否找到與自己的興趣和學術領域相稱的工作。他認爲:“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去茶餐廳做侍應,或到商鋪擔任銷售助理。但是,我希望新的工作能夠應用我過去四年學到的知識。”


MSS Recruitment董事總經理屠佶佶認爲:“大多數求職者只希望擁有一份穩定的工作,而不是理想的工作。”

缺乏熱忱

Henry表示,大多數同學和他的命運類似,只有少數人成功地得到了零售企業的聘用。他補充道:“我們也參加了學校組織的網上招聘會,據稱有數千個職位空缺,但是我和朋友們都沒有運氣。”

考慮到疫情持續,加上必要的社交距離措施,有本地高等教育機構決定推遲舉辦招聘日,又或以網上形式進行。本地人力資源企業公司MSS Recruitment則繼續與澳門大學校友會、澳門大學研究生會合作,聯合舉行校園網上招聘會。據稱,與去年參與活動的超過76家企業相比,今年的第九屆招聘活動吸引了逾70家企業參與,提供了1,200多個職位空缺。

MSS Recruitment董事總經理屠佶佶發現,受疫情影響,今年的企業對參加校園招聘會的熱情不高。她說:“據我所知,最近許多娛樂場和酒店都沒有僱用任何人。過去數週開放的職位空缺數量按年減少了一半。”

資助實習

與過去的低失業率勞動力市場形成鮮明對比,當前的勞動力市場不再由求職者驅動。屠佶佶指出:“現在,大多數求職者只希望擁有一份穩定的工作,而不是理想的工作。”與那些最近因疫情而失業的人士相比,她認爲,應屆畢業生的競爭力較低,且缺乏工作經驗。

 “過去,應屆畢業生的月薪水平通常在12,000至15,000澳門元之間,” 她認爲,“如果說,今年的薪水範圍將降至10,000至12,000元,我不會感到驚訝。”

這位人力資源市場專家補充,如果未來數月的經濟和勞動力市場繼續低迷,政府或考慮與私人企業開展補貼實習計劃的可能性,目的是為應屆畢業生創造積累工作經驗的機會。

讓我們繼續Shirely的故事。她在最近幾週向近十家企業送出了求職申請。但到目前為止,沒有收到任何答覆。她說:“如果我仍不能收到反饋和電話,如果不久的將來,政府逐步取消旅行限制,那我可能會繼續我的長途旅行。”

“我暫時沒有未來計劃,”她總結說,“情況令人感到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