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nghua SONG, University of Macau Rector - 2021

目標:五至十年內躋身世界大學200強之列 – 澳門大學校長

【人物專訪】

澳門大學宋永華校長期盼將學校發展提升至新的高度。在迎來學校成立40週年慶典之際,澳門大學定下目標,致力透過進一步聚焦研究、教學和國際化工作,在十年内成功躋身世界大學200強之列。 

《商訊》2021年3月特刊 | (現代)高等教育40年


與此同時,宋永華認爲澳門大學在實現城市經濟多元化的過程中將發揮更關鍵的作用,並強調進一步推動技術向實體經濟轉移的重要性。澳門大學與大灣區大學和企業之間嶄新的合作關係正漸見雛形。 

已在這個崗位工作了三年,請與我們分享澳門大學掌舵體驗 

宋永華  我完全享受在澳門和澳門大學的工作。這是一所年輕、活力充沛的國際學府,擁有美麗的校園。我非常喜歡澳門的文化和環境。過去三年以來,我相信我們在某些領域取得了重大進展。 

對此,您需要強調的是  

宋永華  為了滿足澳門、大灣區及其他地區的人才需求,我們推出了許多全新的課程,範圍涵蓋學士、碩士和博士學位,引起了社會和學生的極大關注。例如,我們開辦了數據科學學士學位課程和健康科學學士學位課程,碩士學位和學士後教育文憑則分別開設數據科學課程;另外,新推出的碩士學位課程還包括金融科技、微電子學、芯片設計,我們還於兩年前成功開辦了工商管理博士學位課程。 

具重大意義的是,澳門大學成功設立了智慧城市物聯網國家重點實驗室,並已獲批准建立癌症研究中心;與此同時,為融入大灣區,我們在珠海成立了珠海澳大科技研究院(ZUMRI)。由此可見,我們在教育和研究方面取得了重大進展。 


除了本地和内地學生,我們需要招收更多的國際學生 


教育是我們的首要工作,研究則是提高教學質量的一種方式。 

大學最初以“東亞大學”的身份成立四十年的今天,澳門大學的身份是什麼 

宋永華  大學的知名度和聲譽均有所提高。我們起源於私立東亞大學,是澳門第一所現代高等學府。學校的方方面面均有所發展,規模上從數百名學生增加至目前超過一萬名學生,專業課程也從寥寥數項發展至目前的全面覆蓋;從某程度來説,澳門大學從最初的社區教育機構、教學主導學府提升至今天的研究型綜合大學 。澳門大學的獨特之處在於其國際化和多元文化的環境,這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澳門本身的歷史背景,還有英語作爲授課語言,加上國際化的師資力量。 我們是一所國際性研究型大學,不僅受到中國内地的認可,還被列入世界大學前400強。 

您提到了國際認可,澳門大學2015成功進入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世界大學300強之一。根據最新排名,澳門大學躋身前400名之列。您對此感到滿意嗎? 

宋永華  我們為已經取得的成就感到榮幸,同時希望能夠開創新的篇章。把握大灣區發展帶來的機會,藉著中央政府和澳門政府的支持,澳門大學師生辛勤工作,我們的夢想不僅是成為大灣區的領頭羊,還要成爲國際的頂尖學府。因此,就排名而言,我們的目標是在5至10年內躋身世界大學200強之列。我們對自己在教育、研究和服務方面的發展充滿信心。 

爲了實現這一目標,您有何計劃? 

宋永華  我相信,必須在多個不同領域下功夫。 

教育是必要領域之一。澳大非常獨特;我們擁有亞洲規模最大的學院住宿系統。透過引入更具吸引力的規劃,我們將進一步改進和優化學生的學習環境。大學的學生人數將有所增加,尤其是學士後教育文憑課程的學生人數,僅僅用了5年時間,學生人數就從一萬多人增加至一萬五千人。另外,我們希望吸引更多外地學生修讀研究生和博士學位課程。 

其次,我們規劃了專門的研究策略和藍圖,重點與世界各地多所大學展開合作,致力創造研究成果和實現技術轉化,從而直接為澳門、大灣區及其他地區的經濟發展作出貢獻。 


我們擁有學術和研究自由,同時,教育機構不是開展政治活動的場所。 

那些對關注國際排名和研究持批判態度的人認為,這是以教學為代價。他們相信,國際排名已經成為了一種負擔。您對此有何看法? 

宋永華  這是兩種不同的看法。一是教育,本科學位課程和碩士學位課程始終是大學的核心。因為我們的首要工作是教育,我們要培育人才,即未來的領導者。歸根到底,這才是大學的核心業務。無論如何,我們都必須牢記這一點。 

其次,作為一所大學,我們並非簡單地將知識傳遞予學生。我們希望學生具有創造力和創新性。因此,進行研究是創造具影響力研究成果的關鍵,這不僅對學術產生影響,對經濟發展亦作出貢獻。實際上,透過積極開展研究,我們的教職員工能夠以更新的方式進行教學,除了教授現有知識外,還分享了最新創建的知識。同時,通過創造新的知識和技術,教導學生以創新的方式解決問題,提高創造力。教育是我們的重中之重,研究則是提高教學質量的途徑之一。這是雙贏的局面,絕非教育與研究之間的衝突。 


我們能夠通過提供人才和將技術轉移至實體經濟為經濟多元化做出貢獻。 

近年來,有聲音引起人們對學術自由的關注。您如何處理有關事件 

宋永華  這包涵了兩個方面。一是我們大學的學術自由至關重要。我們教育下一代解決未來的問題,因此我們必須鼓勵師生以自由的方式進行研究,學術自由亦因而被寫入澳門高等教育法和我們的章程中。與世界上任何一所領先學府一樣,學術自由是澳門大學的核心價值。 

此外,學術自由容易與政治觀點產生混淆。爲此,我們必須作出區分,避免片面地爭辯。我們擁有學術和研究自由,同時,教育機構不是開展政治活動的場所,因此必須明確區分,同時確保我們擁有的學術自由。 

您提到了港澳大灣區對澳門大學未來發展的核心作用。 

宋永華  大灣區倡議為澳門帶來了巨大機遇,因為城市的人口和土地都很少。我們對“一國兩制”政策及融入内地感到榮幸。澳門大學橫琴校區於2014年落成,當時還未公佈大灣區倡議,我們就已從有關合作中獲益。為了進一步把握大灣區創造的合作優勢和機會,澳門大學必須超越校園的界限。我們建立了珠海澳大科技研究院,並以此為轉移平台,與來自大灣區的企業、政府和大學合作,這使我們得以提升研究成果,將其轉移至大灣區及其他地區的產業。過去兩年來,我們已成功獲得了20個合作項目,並且在珠海和其他地區開設了多間衍生公司,這是澳門大學融入大灣區的第一步。 

若這是第一步,那便意味著將有其他步驟。下一步是什麼? 

宋永華  是的。澳門大學在IT和微電子領域發揮重要作用,珠海和深圳作爲這兩大領域的世界中心,也將提供更多機遇。  

其次,除了研究和技術轉移外,我們同樣注重培養人才。我們正著手與廣東省的高等教育機構開展合作,還為我們的學生提供到大灣區企業實習的機會。 

有何計劃? 

宋永華  去年,我們與大灣區的大學、研究院和企業建立了5間聯合研究實驗室,我們將進一步探索與深圳、廣州的研究院和企業合作的機會。透過提供雙學位課程,例如兩年澳門、兩年大灣區學府的“2 + 2”方式,我們致力開展更多合作方案,以此增加學生的流動性。 

大灣區是許多頂級大學的所在地,既有合作,也有競爭。澳門大學將如何安排人手,適應這一競爭環境 

宋永華  人才、學生和教職員工方面,必定存在競爭。除了機遇外,由於對人才和新技術的需求,也存在挑戰。不僅是現有的大學,還包括大灣區即將開辦的許多新學府。最優秀的學生、教職員工和研究補助金方面總是大家爭搶的目標。然而,對澳門大學而已,我們擁有自己的獨特之處。假如我們能好好發揮自身優勢,假如我們能夠做出成績,競爭將令我們敢於夢想。競爭是推動自我進步的方式,合作則是創造雙贏的途徑。 

看一下澳門大學校園,我們可以發現發展的空間。請您介紹澳門大學未來十年的發展計劃 

宋永華  澳門大學的首要任務是滿足本地需求。澳門的高中生人數正在減少,在澳門大學修讀本科學位課程的學生中有75%是本地學生。我們將保證本科生人數穩定,同時透過開設新的課程,增加研究生、碩士和博士生數量。三年前,我們只有不到一萬名學生,現在已增加至11,500名學生,我們的目標是15,000名學生:一半是本科生,一半是研究生。我們的校園基礎設施是為大約15,000名學生設計的,因此我們正在努力實現這一目標。得益於學校聲譽的提高,申請入讀的人數正逐年增加。 

我們有能力吸引最優秀的學生修讀我們的碩士學位和博士學位課程。 

我們發現澳門大學外地學生人數,最大的份額來自中國内地您希望看到更多元化的情況嗎?有什麼策略引入更多來自大中華地區以外的學生? 

宋永華  對頂尖學府而言,國際化是一貫以來的重要元素,這對本地學生的教育來説同樣重要,因此國際化對澳門大學非常重要。我2018年加入澳門大學時,向大學理事會提議任命一名全球事務副校長,馬許願教授成爲了大學首位全球事務副校長。這是我們的核心策略。能夠吸引更多國際學生是我們的優勢,我們同時與海外大學進行交流。澳大具有多元文化環境,英語是我們的授課語言和工作語言。我們還進行國際招聘,大部分教職員工畢業於海外並擁有國外工作經驗。 

這創造了走向全球的機會。我們需要做什麼?首先,我們要吸引更多來自澳門和中國内地以外的國際學生,碩士學位課程更能協助我們實現這一目標。因此,我們始終努力增加研究生課程,東南亞、葡語國家甚至歐洲和美洲都是我們的收生目標市場,因我們身處大灣區,創新精神和企業家精神的樞紐所在。 


我們還必須以多元化的收入來源為活動提供支持。 

您提到葡語國家。過去,曾有人提出這樣的觀點:澳門作為中葡關係平台,澳門大學未能作出足夠貢獻或發揮重要作用。 

宋永華  澳門與葡語國家之間的關係長達400多年,澳門亦因此被國家賦予了作爲與葡語國家經貿合作平台的身份。自我加入澳門大學後,就接受了中央政府提出的這一概念,它為我們的全球事務策略做出指引。 

我們擁有僅次於葡萄牙和巴西的最大型葡語學院,提供本科學位課程和博士學位課程。首先,過去數年以來,我們為葡語系學生提供資助,讓他們到葡萄牙和巴西進行一個學期的學習,學習内容包括語言和文化。另外,我們開設雙語和三語法律課程,學生還將在第一年前往葡萄牙學習語言和文化。我們也為來自葡語大學的學生提供博士學位課程。 

在培訓和文化方面,我們建立了孔子學院和中葡雙語教學暨培訓中心。 

第三,我們致力加強與葡語國家大學之間的合作。2018年和2019年,我親自前往安哥拉、莫桑比克和葡萄牙,為到澳門就讀澳大的當地學生和教職員工提供獎學金及設立聯合研究項目。 

中央政府和行政長官一直呼籲經濟多元化。澳門大學在此過程中發揮了什麼作用? 

宋永華  我們必須推動經濟多元化,實現經濟可持續發展。疫情的爆發進一步突出了這個問題。澳門的某些領域創造了機遇,我們可以在這些領域發揮作用。一是培養人才,城市以高科技為前進動力,我們需要大學培養人才和提供金融服務。因此,我們迅速開設金融科技(金融技術)碩士學位課程,以數據科學為工具,透過教育,培育有助於實現經濟多元化的專業人才。這是我們作出貢獻的一種方式。 

其次,可以在專利和技術轉移方面發揮主要作用,這是為政府提供支持的另一個領域。澳大正在與政府部門緊密合作,建立了創新創業中心,為大學的教職員工和學生的初創企業提供支持,目前中心下設30多家公司。作為一所綜合性研究型大學,能夠通過提供人才和將技術轉移至實體經濟(例如通過分拆公司)為經濟多元化做出貢獻。 

過去12個月以來,世界以及本地社會機構均受到挑戰。這場危機給澳門的財政造成了沉重打擊。 澳門大學如何應對這些財務困難? 

宋永華 – 今年是充滿挑戰的一年,但澳門大學卻很幸運,我們必須感謝中央政府和澳門政府。澳門的疫情狀況受到了控制,學生相繼回到了校園,因此,除了採取必要的預防措施外,我們現在已恢復正常運作。當然,這對澳門經濟產生了巨大影響。作為一所公立大學,我們與政府合作,同時,作為政府機構,我們同樣削減了10%預算,這對運營產生了影響,但是對澳門大學而言,我們保證了課程質量並繼續研究項目。澳大確遇到了一些困難,但另一方面,由於學生人數增加及近年學費提高,政府資金在預算中所佔的比例從三年前的70%下調至現在的60%。甚至在疫情期間,我們成功將學生人數增加了500多人,今年我們計劃額外增加800名學生。此外,通過融入大灣區,去年珠海研究院與業界合作,例如廣東省和科學技術部,收入幾乎翻了三倍。我們還必須以多元化的收入來源為活動提供支持。 

更多的私營企業合作,增加大學收入,您是否從中看到良好前景? 

宋永華   對於研究而言,這種貢獻已經相當大了。去年疫情期間,我們珠海研究院的收入佔研究總支出的很大一部分,這非常重要。現在,我們正進行以港珠澳大橋為主題的兩項大型研究項目。在中央政府和廣東省政府的資助下,我們與大灣區的企業和大學合作。但重要的不僅是資金, 還有我們在本地和大灣區進行研究所帶來的直接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