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糾纏

關於2022年6月後澳門博彩業的數十億美元問題仍有待解決,現時城中六家運營商的前路依然未定。

文:黎祖賢


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大爆發,且全球經濟活動因此陷入停頓之際,行政長官賀一誠上月發表了首份施政報告。這份備受期待的報告涵蓋多個領域,除了提出振興經濟的措施外,還包括重組多個政府部門,以及推動與粵港澳大灣區緊密結合的措施,新任特首甚至花了時間在施政報告中提出澳門為擺脫博彩業“一業獨大”,推動城市經濟多元化所作的努力還遠遠不夠的看法,這與上屆政府認爲當局的努力“已開始產生成果”的看法截然不同。

賀一誠的首份施政報告仍缺失了很重要的部分:2022年6月後本地博彩業的發展細節,屆時城中六家博企手中的特許經營權或次特許經營權將期滿。分析師和觀察家認爲,從修訂博彩法規、啓動招標程序的時間表到批出牌照的數量,這些都仍懸而未決,等待的是一項“政治決定”。需要強調,不要理所當然認爲現時所有六家博企都能夠保留各自的經營權。

“因應2022年幸運博彩經營合同到期,會持續聆聽社會聲音、認真檢視和總結實踐經驗做好相關前期準備工作。”2020年施政報告提到,“完善法制建設及監管機制,繼續研究和跟進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批給重新競投的相關工作。”

由於這份正式文件中沒有進一步提及有關程序的細節,賀一誠在隨後的記者會上備受質疑。直到此時,他才指出,希望在今年下半年展開諮詢,進入立法階段,“因為疫情令諮詢工作拖慢了幾個月”。行政長官表示,將取消次特許經營權,但拒絕透露未來將批出的賭牌數量,理由是政府將就有關議題在公開諮詢時聽取社會意見。

時間表

就政府現時的時間表安排,投資銀行JP Morgan在最近的一份研究報告中指出,當六張賭牌在2022年到期時,重新競投程序可能仍未能準備就緒,因為博彩法規的修訂最早要到明年才能完成。研究報告寫道:“如果重新競投過程被推遲至2022年6月後,我們都不會感到驚訝。”

換而言之,如果無法在2022年6月之前完成重新競投,則必須將六家博企的經營許可延長一定的時間段。根據當前法規,現有運營商的賭牌和副牌均可延期累計最多5年。為配合所有賭牌的到期日,前首席行政長官崔世安已將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和美高梅中國控股有限公司的賭牌從2020年延至2022年,為期兩年。

當前法規還規定,政府必須在批給期屆滿前六個月予以延長。既然所有賭牌在2022年6月26日統一失效,這意味著若重新競投過程無法按時完成,政府必須在2021年底之前延長牌照批給期。


“考慮與鄰近地區之間的市場競爭及其他因素,最理想的情況是,政府在現有牌照到期之前,完成重新競投過程。”- 澳門大學綜合度假村職涯發展及研究中心主任蕭志成教授

在截止日期前可達到

澳門大學綜合度假村職涯發展及研究中心主任蕭志成教授承認,政府有可能在2022年後延長博彩專營牌照的期限,但他認為政府仍有時間在截止日期之前完成競投程序的所有工作。他指出:“儘管時間緊迫,但並非不可能實現。”

“考慮與鄰近地區之間的市場競爭及其他因素,最理想的情況是,政府在現有牌照到期之前,完成重新競投過程。”他認爲,“如果將現有牌照延長一段時間,將增加競投過程的不確定性。”

蕭教授繼續說:“上屆政府已經為重新競投程序作了很多準備及準備了許多文件,提高了現屆政府的效率。”他指出,今年“立法議會還有數月時間完成2021年博彩法規修訂的審議工作,然後政府可以在2022年啓動重新競投程序。”

地緣政治鬥爭

當局確實在2015年對博彩業進行所謂的“中期審查”,並於一年後公佈了詳細報告。據稱,這為未來重新競投程序鋪平了道路。然而,據本地媒體報導,政府已完成了公開競投文件的起草,程序原定去年完成,但2018年發生的中美貿易戰阻礙了這一進程,因為澳門的六家博彩運營商中有三家都得到了美國資金的支持,分別是金沙中國有限公司,永利澳門有限公司和美高梅中國控股有限公司。

當被問及現有六家運營商可能無法保留其經營權的可能性時,蕭教授拒絕作出任何猜測,只說過去一年發生了“很多事情”。

儘管世界上兩大經濟體於今年初簽署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緩解了兩國間的貿易緊張局勢,但中美關係未見任何改善跡象,雙方仍然就當前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以及香港持續了數月的社會危機互相指責。香港政治和企業風險諮詢公司Steve Vickers and Associates警告,由美國資金支持的澳門博彩運營商“陷入了地緣政治斷層”,地方當局“可能單純地拒絕授予現有特許企業新的權利”。

最新一份施政報告,加上行政長官最近的言論都沒有評論當前博彩運營商的未來,但行政長官上個月強調,重新競投過程將是公開招標。他補充說:“歡迎任何各方加入競投,(政府)將不會授權某些企業參與。”他的此番評論似乎已經消除了政府可能為阻止現有博企以外的企業贏得競投而制定投標規則的可能性。


“如果數量為六個或更少,那麼考慮到競投過程向所有各方開放,很可能並非所有的現有運營商都能維持現狀;如果牌照數量增加到七至八張,甚至更多的時候,那麼現有運營商很可能會繼續運營。”- 澳門理工學院博彩教學暨研究中心主任王長斌教授

Photographer: Billy H.C. Kwok/Bloomberg

牌照數量

澳門負責任博彩協會理事長宋偉傑預計,六家博企不一定全部都能保住牌照。他談到這種可能情況時說:“運營商必須在牌照到期時將娛樂場交還給政府,政府可以將這些資產分配給他人經營。”

過去數年,有數家企業對這些世界上最著名的博彩場所表現出興趣,其中包括澳門勵駿創建有限公司聯席主席兼執行董事周錦輝,他持有的企業經營著三家衛星賭場;金龍集團的掌權人陳明金,他在城中經營著四家娛樂場酒店;還有澳門最大型的中介人運營商之一太陽城集團。

宋偉傑預計,新的競投程序將吸引新的企業。但他強調,最終結果將取決於未來數月的經濟和行業狀況。在新型冠狀病毒引發動蕩之前,由於内地經濟放緩和中美貿易戰,澳門去年的博彩收入下降了百分之3.4,是2016年以來首次年度下跌。受到疫情影響,今年第一季度的博彩收入創下了自2002年博彩業開放以來的最大季度降幅,寫下了百分之60的歷史最高跌幅。

澳門理工學院博彩教學暨研究中心主任王長斌教授同樣認爲,目前的運營商可能無法獲得新的經營牌照。“這實際上取決於政府在重新競投過程中將批出的牌照數量。”他解釋,“如果數量為六個或更少,那麼考慮到競投過程向所有各方開放,很可能並非所有的現有運營商都能維持現狀;如果牌照數量增加到七至八張,甚至更多的時候,那麼現有運營商很可能會繼續運營。”

然而,這位學者指出了未來賭牌數量背後的基本原理將並非純粹科學。“儘管現時城中只有6家博彩營運商,實際上卻有41家娛樂場,從科學的角度來看,實在難以說明適合澳門的賭牌數量。”他說,“最後,這會是一個政治決定。”


2020年施政報告中提出的博彩業重點

  • 按照年均增幅不超過 3% 的原則,繼續嚴格審批新增賭枱申請。
  • 本地僱員任職博彩企業中、高層管理人員比例不低於 85% 的目標。
  • 推動博彩企業發展中場及開拓非博彩元素
  • 於2021年第三季度完成審查幸運博彩企業執行打擊清洗黑錢活動工作指引的情況
  • 於2020年第四季度完成檢視各互相博彩承批公司執行內部營運情況規範性指引的情況
  • 做好博彩中介人規管工作,包括背景審查和執行打擊清洗黑錢活動工作指引
  • 構建幸運博彩承批公司專用的申請項目查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