萎縮、沮喪、衰退

最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澳門作了有史以來最負面的預測。然而,由於有資料顯示澳門第三季度經濟萎縮了4.5%,那麽若年終整體經濟萎縮的話,沒有人會感到驚訝。 

《商訊》2020年1月特刊 | IMF:踏下輝煌的寶座


一切都離不開博彩! 

距離澳門實現2020年躋身世界最富裕地區的期望還有不到一年時間。 

去年出現的經濟衰退促使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調整了對澳門特別行政區的經濟預測並造成嚴重後果:澳門不僅退至卡塔爾之後,位居第二,亦喪失了爭奪最佳經濟體的競爭力。 

但是,讓我們面對現實吧:成為世界上最富裕的地區並不能直接為居民帶來好處,充其量只不過令某些人感到面上有光。最後,成為世界上最富裕的地區甚至可能對澳門特別行政區居民的生活質量產生負面影響。 

本期專題報道的目的是希望了解所有事情迅速發生的過程,以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如何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做出如此不同的預測。 

除了我們希望本期專題報道能夠有所貢獻外,該新一輪衰退亦要求我們著眼社會經濟關係,探索澳門是否從最近的失誤中吸取了教訓。 

從政府到每個人,我們都必須學習;政府則將成爲最不希望看到街頭抗爭的角色。 

畢竟,一切都離不開博彩,不是嗎? 


10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簡稱“IMF”)發表報告,預計經濟衰退將一直維持至2024年。這就如向澳門投擲了炸彈一樣。然而,IMF於2月公佈的文件早已預見了諸多狀況。 

這份報告的“問題”是當這座城市仍沉醉在2018年經濟增長(4.7%)的美夢中,澳門被扣分了。這恰恰是我們這個時代不確定的表現。“自2016年中以來,在博彩業和旅遊業增長的推動下,經濟已恢復增長,”該報告指出,“風險傾向於下行,主要是由於中國内地。” 

報告提到“審慎的宏觀經濟政策和高額儲備為澳門特別行政區抵禦衝擊提供了強有力的緩衝”,除了支持經濟多元化和滿足社會需求外,還確定了“三項政策重點”:擴大公共投資將支持實現經濟多元化,同時,進一步實施有針對性的社會支出將提高經濟包容性;建立一個中長期財政框架將促進明智和高效地使用賴於博彩業的財政資源; 最後,掛鉤匯率制度繼續有效服務於澳門特區,應通過相關支持性政策(包括審慎的財政政策,健全的金融部門和大量的儲備)維持。 

然而,沒有人願意在八個月後聽到這句話:澳門預計將在2019年錄得負1.3%的經濟增長,2020年為負1.1%,這些數據均與之前的估算形成鮮明對比。5月的報告預期2019年澳門GDP將達4.3%,中期年均張力則為4.2%。 

對於澳門而言,IMF的預測與經濟學人資訊社(簡稱“EIU”)、澳門大學得出的結論並不一致(請參閱附件)。 

當然,這些數字得到了统计暨普查局統計數據的支持。2019年上半年,本地經濟收縮2.5%,連續兩個季度出現負增長:第一季度下跌3.2%,第二季度同比下跌1.8%(官方指出,當連續兩個季度出現負增長時,就會發生技術性衰退)。來到第三季度,整體經濟萎縮的幅度加劇至4.5%,這無疑令預測的可信度提高了。 

“由博彩旅遊業推動的投資和出口領域是萎縮的主要推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駐澳門負責人Mariana Colacelli表示,“我們預計2019年將出現收縮,理由是賭收受到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等負面影響。此之,當局必須解決博彩專營牌照將在2022年到期一事帶來的不確定因素,才能收回投資。” 

根據宏觀經濟數據,本地博彩服務出口第二季度輕微減少0.8%,該數字可被視爲衡量外地賭徒對澳門GDP的貢獻。 


“內地作爲澳門最大的貿易夥伴,中美貿易戰這樣的全球經濟事件必定對澳門經濟增長產生重大影響”– Florence Lei 

博彩特許營運商對度假村工程的投入放緩,令公共投資水平降低(去年的投資總額或小於澳門幣一百億元),最後導致固定資本形成總額或投資的按年下跌。這都對當前的情況起着關鍵的作用。 

但這並非唯一的要素。“由於澳門經濟高度依賴内地旅客,因此我們需要對中國經濟作出相應的預測”,澳門大學Macro-forecast項目發言人陳志誠向我們解釋,“中美經濟關係惡化,而且内地寬鬆的政策未能使經濟復甦。因此,我們下調對GDP的預測。” 

澳門聖若瑟大學商學及法律學院政府研究學士學位課程協調員Florence Lei也提到了中國因素。她強調美國挑起這場經濟戰爭帶來的影響:“澳門作為一個小型的經濟開放體,增長的波動性應取決於外部貿易環境,例如貿易波動性、資本的波動流動和貿易夥伴的貿易政策等。內地作爲澳門最大的貿易夥伴,中美貿易戰這樣的全球經濟事件必定對澳門經濟增長產生重大影響。” 

(IMF預測2020年中國經濟將增長5.8%,2019年的增幅將不會大幅抛離6%。) 


賀一誠和何厚鏵 

賀一誠從崔世安手上得到了經濟衰退。無論如何,當葡萄牙國旗在澳門總督府徐徐降下後,何厚鏵亦經歷了同樣的事情。 

澳門首任行政長官2000年底發表首份施政報告時提到“艱難時期”。“這如同一位長期處於康復狀態的人,狀態仍非常虛弱。市場不穩定的氛圍,加上斷斷續續的動蕩,這都意味著全球持續復甦不會迅速顯現。”時任行政長官警告說,“某些活動領域的生存可能性、其他行業領域仍然難以發展的情況將一直存在。” 

不過,何厚鏵並未感到悲觀:“澳門特區成立十多個月以來,經濟開始見底。”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通過的第一筆預算為135.2億澳門元。2020年預計開支為1,000億澳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