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的三大問題

十七年前,澳門論壇成立之時,葡萄牙確實招來了嫉妒。儘管這個時代已成過去,但論壇至今仍存在一個令人詬病的話題。

《商訊》2020年5月特刊 | 澳門論壇:十七載,歷史已夠久?


由於來自非洲的成員國,甚至東帝汶,均表現出各種弱點,葡萄牙和巴西更有理由發揮更大作用。

然而,事實證明,葡萄牙和巴西在過去十七年都以不同的方式表達自己對論壇感到不安。

作為中國的主要經濟夥伴之一,巴西表現出極簡主義的立場,明顯不太需要澳門論壇的協助;葡萄牙的表現卻更活躍和主動。

除了中國在葡萄牙經濟(即商業領域)中所佔的比重外,葡萄牙並沒有意識到踩低澳門論壇的同時會對澳門帶來負面影響。

本刊記者收到多個不同消息來源指,葡萄牙始終對三大領域持保留意見並因此導致這種不安的持續存在:

ANTÓNIO PEDRO SANTOS/LUSA
  1. 葡萄牙語國家共同體

葡萄牙是葡萄牙語國家共同體(CPLP)的牽頭人。該組織的總部位於里斯本。研究人員Carmen Amado Mendes辯稱:“在領導CPLP時,葡萄牙對北京帶領與葡語國家的合作論壇感到滿意。”葡萄牙似乎仍未能完全超越中國巨人對葡語國家的影響。

2. 多邊主義

澳門論壇使用中國與葡語國家間的貿易數據作為成果展示,但所有人都清楚這些數字是論壇之外進行的雙邊貿易結果:安哥拉和北京、里斯本和上海,聖保羅和廣東均已建立各自的貿易關係,無需經過澳門。

葡萄牙始終擔當著捍衛多邊主義,或至少三邊主義的最積極聲音。葡萄牙總理在上一屆部長級會議上表示:“除了兩國之間的雙邊合作外,葡語世界同樣存在三方合作的空間。”

這種多邊主義的想法恰恰要求澳門更高程度的參與,同時賦予中葡合作發展基金更深遠的意義。葡萄牙曾對當地企業進行了一項調查,結果顯示他們不認為澳門論壇對葡萄牙企業及三個經濟區域(中國、澳門和葡語國家)之間的業務增長作出了任何貢獻。然而,事實上,若葡萄牙早已就澳門論壇的“三方合作”展開討論,仍幾乎沒有取得任何成果。

3. 另一種組織形式

在討論內部組織形式方面,澳門論壇浪費了大量資源和精力。

葡萄牙的理解是,為了更好地發揮作用並成為真正意義上的論壇,組織不應完全依賴中國的意願。中國的財政支持阻礙了論壇的運作,這也是需要討論論壇改革的另一個原因。

多年來,組織內部民主及其他國家分擔更多責任和成本的想法,已經越來越普遍。H


首份博士論文

“隨著對中國與葡語國家關係不斷發展,研究澳門論壇的學者隊伍亦日益壯大。”Francisco Leandro表示。

這位葡語國家研究中心副主任介紹,澳門城市大學2013年開設葡語國家研究博士學位課程,“已經初步看到具體成果,我們將很快收到討論該主題和其他相關主題的第一篇博士學位論文。”

文章以《Macao and the Portuguese-speaking Countries: The Role of the Forum Macao in Bridging Relations(澳門與葡語國家:澳門論壇在搭建關係時的作用)》,作者是Pedro Paulo dos Santos。

Leandro教授強調,位於葡萄牙(即科英布拉大學、里斯本大學、阿威羅大學和米尼奧大學)、佛得角、莫桑比克、東帝汶和巴西的多所大學開展了數個合作項目,其中包括研究澳門在中葡關係中的角色。

澳門城市大學和科英布拉大學是中國內地以外,僅有的兩家進行以中葡關係為主題的專項研究計劃的機構,研究涵蓋政治、法律、貿易、投資、文化、地緣政治、商業、歷史和社會問題等不同角度。

然而,有別於葡萄牙學者所面對的情況,對於澳門或內地的中國籍研究人員而言,這個話題未能引起人們的關注。

本刊記者證實,貿促局轄下機構目前沒有人員研究有關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