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夠膽作預測?

似乎沒有人為經濟崩潰做好準備,在短短數月內,多個不同的預測數據先後被修訂。專家解釋,與澳門的經濟合作並不容易,因為這座城市非常依賴外部因素。 

《商訊》2020年1月特刊 | IMF:踏下輝煌的寶座


2018年9月:澳門大學經濟系和澳門研究中心所做的宏觀經濟預測,2019年澳門生產總值將上升7.1%。 

估算數字都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先前的推測更為樂觀。IMF稱,澳門2019年生產總值將同比增長6.1%。 

迄今為止,一切尚算可以。就算不及2018年的9.7%,百分之六或七的增長幅度都可謂佳績。 

然而,當第一個警報信號於今年年初出現後,澳門大學的專家大幅調低了今年的預測數據至2.7%。接下來,輪到經濟學人智庫(EIU)作出調整了,將增幅調低至3.2%。一個月後,IMF亦更正了有關的數據。總而言之,澳門經濟的增長速度不再是6.1%,而是4.3%。 

5月,美國信用評級機構穆迪表示IMF的預測是正確的,繼而將預測調高百分之零點二,至4.5%。9月帶來了壞消息:EIU(-1.0%)和澳門大學(-0.8%)不再抱有期待,相機宣布2019年將迎來負增長。 

僅僅一個月後,IMF公佈第二份年度報告,將這一預測進一步調低至-1.3%。“ IMF人員持續更新全球預測數據,詳細數據每年至少發佈兩次,即時四月和十月的《世界經濟展望》。”IMF澳門特別行政區項目負責人Mariana Colacelli向本刊記者解釋說,“每次的調整都會將最新數據和最新發展納入考慮,反映該發布年份之前的可用信息。如果情況發生重大變化(如澳門特別行政區的最新數據所反映),則可能對預測作出較大程度的修正。” 

作為澳門大學預測報告的其中一位作者,澳門研究中心研究員陳志成(Chi-shing Chan)評論道:“澳門是一個小型的開放經濟體,取決於本地博彩業,博彩業又依賴那些來自內地的旅客。因此,澳門生產總值的波動較大。當我們進行預測時,周圍存在很多不確定性。實際上,除了基線預測外,我們還提供反映不確定性的區間預測。” 

“由於澳門生產總值高度依賴內地旅客,我們有必要對中國經濟做出預測。在您提到的兩個預測之間,經濟環境發生了變化。當我們準備第一個預測時,我們對中美貿易協議有所期望,再加上中國政府已經制定了一些寬鬆政策。然而,中美經濟關係惡化,中國推行的寬鬆政策仍未足以使經濟復甦。我們因而向下調整生產總值的預測,”陳志成補充道,“對生產總值的預測來自不同機構(包括我們)”,其中的“差異反映了人們對未來中國經濟增長的看法。這取決於許多能夠輕易逆轉的政治決定。我們的團隊需要做的是,盡可能地監測情況並更新我們的預測。” 

聖若瑟大學政府研究學士學位課程協調員李頴芝博士向本刊記者介紹有關宏觀經濟預測的波動性:“IMF的《世界經濟展望數據庫》提供2002年至2018年的數據,我從中獲得有用資料,計算得出的標準偏差約為11.31%。這種波動證明了預測的標準誤差是正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