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au economy tourism society

謹慎樂觀

儘管經濟數據連續第三個季度出現下滑,觀察人士仍對整體經濟前景持樂觀態度。

文:黎祖賢


本年或將出現三年來的首次年度經濟萎縮,加上博彩業深陷泥潭及全球經濟不確定性,觀察人士仍對明年前景持謹慎樂觀態度,理由是政府為加強經濟根基,在公共基礎設施方面付出了不懈努力。

繼2019年上半年的城市生產總值(GDP)下跌三個百分點後,澳門經濟表現連續第三季度惡化,同比收縮4.5%。
造成經濟放緩的主要原因是“服務出口跌幅擴大”,即第三季度博彩業總收入下降了4.12%。統計暨普查局在一份聲明中總結道,地區“持續放緩”且“內部需求跌幅收窄”。

澳門政治經濟研究協會理事長唐繼宗認爲:“中美貿易戰、人民幣貶值,乃至香港正在上演的政治事件,都是造成服務出口大跌的導火綫。”

今年6月,與澳門毗鄰的亞洲金融中心因政府試圖推出逃犯引渡法案,出現了動盪不安和激烈衝突的場面。儘管該部草案已被擱置,但連月來的混亂局勢令内地旅客卻步,尤其是那些來自内地的旅行團旅客都選擇避開港澳兩個特別行政區。

唐繼宗說:“儘管自去年(10月)港珠澳大橋開通以來,訪澳旅客數字仍然保持在積極的水平,但内地旅客在澳門的支出卻減少了。”

最新官方數據顯示,10月澳門入境旅客增長近1.8%,是自2018年1月以來的最低增速,突顯了鄰近特區的溢出效應。2019年首10個月的旅客總數保持15.3%的強勁增幅,逾3,341萬人次。

然而,旅客支出卻減少了。政府數據顯示,2019年第三季度的旅客非博彩總支出延續之前兩季的頹勢,同比收縮17.2%,至152億元(澳門元,下同),7月至9月期間的內地旅客人均支出更暴跌了26.7%。

技術性衰退

唐繼宗卻從這一堆令人沮喪的經濟數據中看到了一線希望。他說:“第三季的本地支出仍保持增長趨勢……為内部需求穩定奠定了基礎。”

“本地失業率始終保持低位,僅介於1.8%和2%之間,可見經濟的回復力。”他認爲,“政府還宣布明年將對公務員加薪,博彩運營商和其他雇主亦可能選擇跟風……因此,公衆不必對未來感到太悲觀。”

隨著本地生産總值至少連續兩個季度下跌,澳門經濟已陷入技術性衰退,政府卻在11月宣布,所有公務員的薪資指數將從現時的每點88元提高約三個百分點,至91元,同時,政府明年繼續向每位本地居民發放現金分享:永久居民每人可獲得10,000元,非永久居民的現金分享金額為6,000元。

唐繼宗補充說:“由於服務出口和資本投資表現疲軟,第四季度經濟或繼續呈負增長,但我對明年第一季度的前景持謹慎樂觀的態度。”

混合預測

國際組織澳門的整體經濟前景卻有不同的預測。Moody估計,訪澳旅客數量、博彩收入和服務出口受到中國内地經濟放緩(今年的GDP增幅是27年來最低的,7月至9月的增長僅六個百分點)的負面影響,將拉低澳門GDP兩個百分點。然而,該全球評級機構預計,澳門經濟將於2020年見底,年增長率為百分之三。

其他人士的預測則更為悲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計,由於内地經濟放緩,以及由於澳門賭牌續期遭受不明朗因素籠罩,令私人博彩投資表現欠佳,澳門GDP將分別在2019年和2020年下跌1.3%和1.1%。澳門的六個賭牌和副牌將在2022年到期,但政府尚未透露與此事相關的細節。

澳門大學將明年的本地經濟預測下調至0.9%,失業率則為1.9%,並解釋道:“如果中美貿易談判取得有利結果,中國經濟增長趨穩定,那麼澳門的經濟增長則變得更加樂觀。但是,若中美貿易談判破裂,中國經濟繼續惡化,澳門的經濟增長則更加悲觀。”

公共投資

立法會議員柳智毅承認澳門經濟正處於“技術性衰退”,但他強調經濟基本面仍然良好。“澳門的經濟結構較爲特殊,微型且容易波動,前三季度的城市生產總值收縮數據並不是特別高。”身兼澳門經濟學會理事長的柳智毅指出,“儘管某些微型、中小型企業可能面臨運營困難的事實,但到目前為止,澳門整體經濟仍然穩定。”

由於全球經濟不確定性持續存在,他認為政府必須加大公共投資力度,推動增長。官方最新數據顯示,由於政府投資增加,加上可作對比的基數較低,第三季度公共建設投資同比增長131%。

柳智毅提到中央政府為促進澳門經濟多元化和區域一體化,於四年前重新劃定澳門水域。他認爲:“當局應加快規劃和開發,好好利用這85平方公里水域,同時推動沿海旅遊設施和項目的發展。” 

他補充說:“這些項目亦能夠豐富本地旅遊產品,提高旅遊業承載能力,為澳門發展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作貢獻。”


有限的下行壓力

觀察人士稱,經濟下行壓力可能會令本地房地產價格下跌,但由於供應不足,下調空間不大。

儘管備受經濟動蕩影響,今年本地房地產市場仍成功保持上升勢頭。根據統計暨普查局的最新數據,2019年第三季度的平均房價高達每平方米109,977元,較去年同期上漲5.9%,比去年年底錄得的平均價格高兩個百分點。

數據顯示,2019年頭九個月的住宅交易總數為6,446宗,同比下降近28.9%。

華僑永亨銀行的經濟學家Tommy Xie表示:“我們預計澳門的房地產市場將在未來幾個月繼續放緩。房價……到今年年底可能會同比下降1.5%。”

他補充說:“從長遠來看,由於住宅供應短缺,房地產市場的調整或會受到限制。”

2015年至2016年期間,澳門博彩業因經濟放緩,及受到内地反腐敗活動困擾,出現大跌。然而,自此後的本地平均房價已連續兩年上漲,2018年漲幅7.5%,2017年為16.8%。

澳門地產發展商會會長陸惠德認爲:“鑑於經濟放緩,中美貿易戰及其他因素,今年的本地住宅市場表現不佳。”他補充說:“如果未來這些因素仍然無法得到改善,那麼明年房價將維持不變,甚至下降五個百分點,對此我不會感到驚訝。”


博彩業的更優前景

儘管博彩收入或出現三年内首個年度收縮的可能性甚高,但許多分析師預計,這個行業可能在2020年將至之時反彈。

博彩監察協調局的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首10個月的博彩總收入為2467.4億元,按年下跌1.8%。

官方數據亦表明,2019年首三個季度的百家樂總收入為900.6億元,同比增長20.9%,卻仍不足以抵消貴賓廳部分的急劇萎縮。1月至9月,貴賓廳百家樂收益為1029.1億元,較去年同期少17.1%。

2019年的娛樂場逆風因内地經濟而起。中國經濟的放緩速度已達至近30年來的新低,人民幣貶值亦令内地居民在中美間貿易戰的大背景下拒絕消費。

澳門政府的預測則較為保守,認爲市場基本面不會出現顯著改善。根據11月公佈的2020年預算,政府指出明年娛樂場的直接稅總額將達到910億元,與今年預測大致相同,這意味著來年的博彩收入與今年持平。

然而,博彩分析師的看法卻更為樂觀。亞太區Morgan Securities最近表示,由於2020年的對比水平較低且市場基本面有所改善,博彩行業因此“於2019年跌到行業周期性最低點”。

Morgan Stanley則預計,至2020年的博彩收入將增長兩個百分點,其中貴賓廳將下降13%,中場的增幅為11%。該所機構的分析師指出:“我們預計輕軌系統等新的基礎設施……將有力地推動2020年至2021年收入的大規模增長。”

券商Sanford C.Bernstein Ltd同樣對行業中長期增長持樂觀態度,強調2019年至2023年間的複合年增長率為百分之九。該公司在最近發表的一份報告中表示:“從中長期來看,貴賓廳細分市場的增長應歸因於中國高淨值個人人口的持續增長,還有内地博彩滲透率的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