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助語言?

甚少有人提出葡語不受尊重這一事實。與《基本法》不同的是,該部章程原定於2049年才正式在澳門特區生效。 

商訊2019年12月 | 發行人語 – 雅士度 


澳門特別行政區司法年度開幕典禮上,有人指出葡語繼續受到法院的輕視。澳門立法會的情況亦然,且最近受到了某位議員的批評。同時,本地政府僅指出語言教學的數字不斷增長,卻不曾提及教學的質量。針對中葡學校語言教學質量的指責純屬聊勝於無。 

在本刊姊妹刊物《Macau Business》的專題報道中,道破一位理工學院教授辯稱葡語最多不過是第二語言或輔助語言的謬論。有關《基本法》解讀都是眾所周知的。但是,總有某些專業人士對自己的民族主義和政治信仰視而不見,這實在令人震驚。 

中央政府應該一勞永逸地闡明立場,而非不斷重復這些兩面派的價值觀。北京可曾考慮在《基本法》中將葡語定義為第二官方語言,又或者在2049年前將中文和葡語賦予同等的價值? 

培養政治思維、推行計劃,這些主張卻不受保護,甚至時常遭到攻擊。這叫人如何接受! 

附註:多年來,葡語使用者曾以本地商店、餐廳菜單和標牌等位置的粗糙翻譯為樂,這是最嚴重的錯誤。然而,更令人不解的是政府的粗心大意。例如最近被放置市中心其中一條主幹道路上的標識(照片),指示通往主要交通基礎設施的道路。至少出於對其葡裔上司的尊重和關注,交通部在處理葡語指示的時候理應更加小心。 

揭露虛偽 

公帑充足、政府不曾花掉其預定的年度投資支出,都未能令澳門當局逃過不受保護的經濟階層發起的猛烈攻擊。 

因經濟不景氣,政府迅速同意凍結清潔工和保安的最低工資增長。這群人士目前正收取每小時32元(澳門幣,下同)的薪酬。 

然而,政府未有一視同仁。當局上月宣布,所有公務員的月薪從目前的每點88元調升至91元,增幅約為三個百分點。 

如果政府能夠更加尷尬和謙虛,它將以這次無法與雇主並肩作戰為理由説服雇主,拒絕凍結這群最不受保障的工人的工資增長。若然,它同意雇主提議的話,就沒有任何理由與這個凍薪決定背道而行。政府絕非僅僅為某些人,而是必須為所有人服務。 

所謂的影響者 

本刊姊妹刊物《Macau Business》的專題報道分別介紹了過去20年中20位最具影響力及20位具很強影響力的本地人物。正如我的同事兼特別協調員所解釋的那樣,這是“不可能的任務”,會引起分歧和爭論。 

如果一定要發表意見的話,我認同當中的八成。在我看來,有些名字未被列入前20名,有的卻已經又或應該被降級到第二份我不太重視的清單中。 

然而,我很幸運地充當發表的角色,將選擇權留給了團隊。我迴避了這一責任,並準備觀察名單在公眾中激起的浪花。在這種情況下,請讓我借用富於哲理的短語“拭目以待”。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清單的重要性,無論是選擇的公平性和強烈的主觀性如何,這些清單仍然能充當本地社會的晴雨表。因此,我們計劃將來進行相應的更新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