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夢想”

管理著作都將為港珠澳大橋保留書寫的空間;這是一項花費極長時間才能獲得回報的工作。對中國有什麼關係?只有實現了政治目標之後,經濟動機才會出現。

商訊2019年12月特刊 | 幽靈大橋


大橋已寫下了多項創舉,並且有可能再增添(至少)一項新記錄:這一項目需要更長時間才能獲得成果。

在世界其他地方,甚至中國,這都將造成困擾,但是港珠澳大橋本身就是一個例子。從經濟或社會的角度來看,這首先是一座政治橋樑。

順便說一句,在當前的社會經濟背景下,港珠澳大橋並非重中之重,例如項目難以貨幣化——而且,由於某種原因,它早在30年前就出現在人們的幻想世界,因此需要很長時間才能繼續前行。

在香港發生社會危機期間(9月),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新聞發言人楊光反駁,香港作為主流項目組成部分的發展對半自治地區而言,是“最好的”,即使“抗議者試圖損害”這座城市的未來。

楊光提供的好處:香港、澳門和深圳三地加強互聯互通的好處。

楊光提供的秘方:通過大灣區項目實現港、澳、深三地互聯互通的正面影響,將能夠為香港實現“長期”發展和穩定。

在這種情況下,港珠澳大橋成爲了一張名片,是中國必須樹立的榜樣,也是未來計劃的展示廳。

“它具有心理影響作用:將三個地方聯繫在一起。”在談及大橋的低使用率時,港珠澳大橋管理局行政總監兼黨委副書記韋東慶解釋說,“我們對未來充滿信心:這是一個統一的市場,一個團結的民族,這是夢想。”

同時,另一位内地官員向記者們補充說:“在政治層面上,我們需要這種聯繫。另一方面,它具有社會意義:它將使用粵語方言、分享同一種文化和血緣的人們聯繫起來了。”

“浪費公共資源”?“白象”?“一座被廢棄的大橋”?中國對這些論題並不感興趣,因為當中的理論基礎仍十分遙遠,幾乎是2049年之後的事情了……

韋東慶表示:“從長遠來看,澳門和香港的所有車輛都有可能使用該座大橋。”無獨有偶,去年2月公佈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指出,該項目將“讓港澳同胞同祖國人民共擔民族復興的歷史責任、共享祖國繁榮富強的偉大榮光”。

然而,來自香港的批評人士卻對該項工程持高度懷疑的態度。香港民主派代表毛孟靜認爲:“對北京而言,這座大橋不過是將香港命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命運聯繫在一起的超大型象徵性工程。”


“(港珠澳大橋)讓港澳同胞同祖國人民共擔民族復興的歷史責任、共享祖國繁榮富強的偉大榮光”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

除了政治議題外,這項工程吸引了世界多個地方的研究人員,並有望繼續成爲人們熱議的話題。

Austin Williams便是其中之一。他是Kingston School of Art的建築學高級講師,也是中國西南交通大學的榮譽研究員。

Williams教授的理解是“這個項目顯然真正跨越了邊界,其對‘團結’的願想與社會和政治傳統之間存在極致的矛盾” 。

他補充說:“項目能夠為民生和居民生活素質創造明顯且直接的福利,但在這場激烈的辯論中,經濟增長實非最終目標。”

作爲Kingston School of Art的研究員,Austin Williams認為,内地政府將“鼓勵來自香港和澳門的年輕人到内地學校學習,進一步整合前殖民地經濟,維持更嚴格的控制……這顯然具有歷史意義且受到國際關注,絕非是簡單的國內政策轉變。”

大橋就在一切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