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離娛樂場的大橋

港珠澳大橋不僅未有令博彩業受益,其通車時間甚至與娛樂場旺季縮短同時發生,且這些改變都是長期的。 

商訊2019年12月特刊 | 幽靈大橋


今年3月初,Morgan Stanley的分析師寫道:“我們正逐漸變得更加積極——主要的宏觀指標表明,今年第二季度後的總收入將有所改善。” 

Praveen Choudhary、Jeremy An和Thomas Allen三位分析師補充說:“在強勁旅客訪問量的加持下,中場收入將有所提升:我們相信更完善的基礎設施,尤其是港珠澳大橋,將帶動訪澳旅客人數攀升。” 

内地旅客訪澳量確實持續增長,但Morgan Stanley的專家們也許不會在今天作出同樣的評論:在過去數月裡,隨著大橋的開通,博彩收入增長停滯不前(1月是過去29月的首個“黑色月份”……),但當下十分明顯的一個現象是增加了的旅客數量未有轉化為更多的收入。 
iGamix執行合夥人Ben Lee指:“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看到,大量經由海路抵達澳門的旅客已改爲使用港珠澳大橋。” 

Union Gaming的Grant Govertsen向本刊記者解釋:“我們認為,大橋充其量對博彩收入造成輕微影響。實際的情況是,雖然大橋縮短了香港國際機場與澳門之間的距離,卻未能為城市帶來更多賭客。”他認爲,“這些人無論如何都會來澳門,大橋令賭客花更少時間就能抵達澳門,或因此適度地延長賭客在娛樂場耍樂的時間。但,就僅僅如此。” 

Grant Govertsen和Ben Lee認同相關的理解。“造成旅客轉換出行方式的主要原因似乎是成本,其次是便利。同時,最近還有許多其他因素在起作用,例如香港的抗議活動和内地政府對本地博彩中介人提出的警告,因此我們難以確定總收入增長走向的原因。” Ben強調道。 

“迄今爲止,普通中場玩家和非博彩旅客的訪問量確實有所增加。”Bernstein研究人員指出,“娛樂場未有從中看到好處,因為經由大橋抵達澳門的旅客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低消費的一日遊旅客和非博彩旅客,甚至有部分人士純粹是為了體驗大橋才專門出遊的。” 


“我們認為,大橋充其量對博彩收入造成輕微影響”– Grant Goversten 

因此,每個人都同意:今年上半年,300萬訪客經由港珠澳大橋進入澳門,這能有助力旅遊業發展,卻無利於博彩行業。 

那麽,情況會改變嗎?“我們難以想像在可預見的將來會發生的變化。也就是說,港珠澳大橋可能對某些非博彩細分市場產生積極影響,例如會展業務,”Grant Govertsen回答說,並提議“由於會展活動,尤其是大型項目,通常都已與東道主簽訂了較長時間的合作協議,必須等到合同到期,才能考慮將活動轉移至澳門。故此,這將需要數年或許多年時間。” 

Ben Lee對未來的看法更為大膽:“我們預料,澳門甚至可以和深圳一樣,成為香港人的家;而且,人才注入及其他間接影響有望合力為澳門經濟多元化打造一個長期的可持續平台。” 

香港最近爆發的連串事件似乎為iGamix執行合夥人的想法提供了理據:“有趣的是,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香港人到澳門一日遊,在示威活動期間更是過夜逗留,這符合我們對大橋開通所作的設想。” 

有些人則比較樂觀。議員馮家超便是其中一把聲音。他認爲,大橋開通之初確實拉高了一日遊旅客和大衆市場旅客的數量,但到後期階段,港珠澳大橋將吸引更多高額投注玩家和會展業者。 

“首階段的影響基本集中在較低端的大眾市場和一日遊。但我堅信,第二波獲利的將是貴賓廳。為什麼?因為很多人告訴我,從香港中環到澳門半島僅需要一個小時……越來越多的高端客戶將選擇從香港開車到澳門。”馮議員今年在立法會上說。 

實際上,一年時間實在太短了,無法提出明確的想法:例如,數字顯示,今年上半年有300萬人次到訪澳門。但是,當中多少旅客只不過是選擇了不同的方式抵達澳門呢? 

另一個例子:珠海旅客因安全和便利關係經港珠澳大橋,借道澳門搭乘渡輪前往香港的比例又是多少?另一方面,眾所周知的是同樣有不少旅客從香港經港珠澳大橋抵達澳門,然後在進入珠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