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engers wearing facial masks walk under a thermal scanner EPA/Narendra Shrestha

適度多元 專業先行

一場新冠肺炎,澳門特別難捱。2月賭收僅31億元,為開放博彩以來的歴史最低。好了,踏入3月,中、港、澳疫情穩定下來,工商、社交活動亦從休克中回魂。冷不防,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日、韓、意、德、美等地疫情方興未艾,作為龍頭的美股如坐過山車,全球瀰漫著恐慌。如此大氣候下,新屆政府4月發表首份施政報告,紓解民困、重振經濟份外矚目,筆者更想看到長期的經濟結構改革及相關政策。 

時事評論 | 文:甄慶悅– 資深傳媒人


可以理解,普羅大眾冀今份施政報告紓解民困,扶持中小企,重振經濟,“派錢”呼聲仍在,哪怕特區政府已表態,不會再發放多一次現金分享,亦似無意如天鴿般,向企業發放一次性援助金。如此,除“加碼再派”之外,早已推出“減税、 減費、 免水電費、以工代賑等”總額約2百億紓困措施的特區政府,還有什麼高招可用? 

現有樂觀派憧憬,4月疫情穩定,中央開動印鈔機,狂搞基建,“出口、投資、內需”三頭馬車齊發,中國全年GDP增長縱不保6,也有5至5.5%上升。又只要中國內地經濟站穩、回暖,大量遊客、旅行團便即如往常般湧澳,小城經濟很快重振雄風,或許追不回2、3月所失去的,至少全年不太差。然而,不能太樂觀。 

一來,疫情已不限於中國,實已波及全球,越演越烈,執筆時未見緩和,全球經濟將受多大影響仍屬未知數。二來,中國GDP增速年來疲態畢露,國進民退大大打擊了民營經濟,加上中美貿易一戰,外資、產業鏈早萌離意,內地產業元氣亦傷。屋漏兼逢連夜雨,新冠肺炎令社會停擺近一個月,復工緩慢,且中美摩擦日甚,貿戰第二回合不明朗因素增多,外資、產業鏈撤離速度勢將加快,經濟結構、失業等危機已寫在牆上,增長放緩甚至衰退幾成常態。傾巢之下,豈有完卵,高度依靠中國內地的澳門,去年GDP衰退4.7%,今、明兩年何樂觀之有?現在人心虛怯,中央縱大開水喉,可振興一時,尤其房地產又蠢蠢欲動,其後又如何?又重回老路嗎? 

如上所述,澳門經濟退潮早成定局,博彩一業獨大、太依賴內地客的“單一化”困局,遲早要面對,只是肺炎將問題推前。狼真的來了,殺我們一個措手不及。對此,社會及政府首先要清醒、客觀,有持久戰的心態及準備,旅客不會一日就全來,寒冬不會一夜變春,只有50幾萬居民、10多萬外僱的人口總量,缺少3千幾萬旅客,是養不到這麼大規模的零售、食肆,亦支持不到6大博企及近4萬員工馬照跑、舞照跳的。政府如何紓困都好,經濟沒有特效藥,無客之下,汰弱留強,能力弱的企業會倒下來,1.9的失業率會向上升,部分人要凍薪、減薪,供車供樓壓力大增。衰退時間愈長,生活越困苦。這些是經濟衰退的必然結果,只澳門自賭權開放而迎來10多年榮景,人們不習慣而已。不過,經濟衰退並非世界未日,關鍵在於應對,應通過一些政策令澳門的經濟結構適度多元一點,減少受經濟循環或單一因素影響,這些老生常談了。 

一如上期所說,新屆政府抗疫得宜,儘管早前在賭場重開、限制入境政策未夠嚴等方面,出現了爭議,一面倒的民意支持亦出現了拐點,惟整體論,賀班子總算開了個好頭,社會信任仍處高位,故有較好的民意及威信基礎,可藉首份施政報告大膽推動一些較大的改革。例如,必須解決高樓價高租金的致命問題。就營商層面,要麼通過空置税、租金管制等手段,防止不合理的租金升幅扼殺企業生存或摘取發展果實;要麼通過税務、行政鼓勵等,盤活多區長期的、大面積的“吉舖”群,增加舖位供應以壓低租金;要麼從速落實傳説中的整體規劃、舊區更新,令社會有更多營商及活動空間。 

針對產業問題,不得不重申,適度多元並非將博彩打低,其主導澳門經濟的作用不可能短期內改變。適度多元是指,在博彩之外能有多一些經濟支柱或產業,不要將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籃中。過去政府推動會展、文創等產業,無可厚非,澳門已回不到傳統製造業的老路。惟多年來證明,“人有我有”式的資助及發展模式不太行得通,專業性、競爭力等難以提升,亦衍生不少爭議。未來必須改變用錢解決問題的思維,制訂完整的產業政策,無論資助抑或傾斜政策須用在“專業”的刀刃之上。而“專業”正正就是澳門未來出路所需,亦是現在各行各業都欠缺的,現況是“有行業冇產業,服務走不出澳門街。”這也是“一個中心、平台”講多過做的其一主因,故政府須從速制訂各行業的專業認證制度,提升專業教育,推動企業在市場上接受考驗並成長,而非在政府的庇蔭下生存。當然,各業界也有責任,應拒絕伸手派、差不多先生而自我提升,否則單靠政府,產業適度多元仍是口號一句。